《為學十六法》

一、讀書的方法

由面及點,由淺入深。

先精讀,后略讀。(把書讀厚,把書讀薄,再把書讀厚)

二、青年何以報國

先讀科學書,再讀古書。

三、整理舊籍

經史子集。

入手當從目錄學始:清《四庫書目》、張之洞《書目答問》。

四、讀經之法

經子價值相同,但經之註疏多,故先經后子。

治經當從漢人之書入,當分清今古文家數。

入門書目:皮錫瑞《經學歷史》、廖平《今古文考》、康有為《新學偽經考》、《禮記·王制註疏》、《周禮註疏》、陳立《白虎通疏證》、陳壽祺《五經異義疏證》。日讀一小時,速則三月,至遲半年。

經傳皆可信。

五、呂思勉學習歷史的歷程

少時得益于父母師友。14歲讀《通鑒》《續通鑒》《明記》,15歲讀《史記》、後四史、23歲讀完正史,匆匆讀過。

社會科學是史學的根基。

六、讀中國歷史

章太炎:“史書文義平易,兩三點鐘之功,足閱兩卷有餘,一部二十四史,三千二百三十九卷,日讀兩卷,一日不脫,四年可了,有志之士,正須以此自勉。”

三大門檻:1.昔人所重者亦重之,2.今日研究不能以昔人重者為限,當補昔人所未備,3.初步門徑仍不可不略事探討。

讀史三法:

  1. 正史暫可緩讀。《資治通鑒》、《續資治通鑒》、《明記》/《明通鑒》、《清通考》,《通志·二十略》,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前四史,南北史和新舊史第一遍只讀一組。
  2. 古史、四裔必藉他部或近來之書補正。宋羅泌《路史》、劉恕《通鑒外紀》、馬骕《繹史》。外國史另從大家。
  3. 讀史方法,亦參考今人著述。劉知幾《史通》、章學誠《文史通義》。顧炎武《日知錄》、趙甌北《廿二史札記》。(馬克思歷史唯物主義史觀、全球史觀、文明史觀等亦要學習)

七、乙部舉要

  1. 正史:
    1. 治亂興亡:
      1. 編年史:司馬光《通鑒》。朱熹《綱目》。
      2. 紀事本末:《通鑒~》《左傳~》《左傳事緯》《宋史~》《元史~》《明史~》《西夏~》
    2. 典章制度:
      1. 三通:唐《通典》宋《通志》元《通考》
      2. 會要
      3. 會典
      4. 禮儀
      5. 律禮
  2. 別史
  3. 外國史

讀史:《通鑒》《續通鑒》《明通鑒》《通志·二十略》《通考(有用之門)》《繹史》《讀史方略紀要》,日讀三時,三年可畢。

八、讀舊史法

門徑:《資治通鑒》《文獻通考》

初讀求速不求甚解。

九、治古史

治經子:讀經本文,略知訓詁。知漢宋之別。

疑古、證古。

十、作史

搜集、考訂、編纂。

十一、史學研究五法

常識:社會學、考古學、地理學、文學。

觀念:史事是進化的,不是循環的;馬克思;西洋科學;知崇古之利弊和由來。

研究出社會的法則是史學的最大任務。

史學研究五法:

  1. 史家宗旨古今不同:古人偏重政治、英雄、軍事,用以獎勵道德、激勵愛國、傳播神教、偏重生計、偏重文學。皆史家之弊。當重平常人、平常事。
  2. 史材:史籍、家語、金石、文集、傳述;人體、古物、圖畫、政俗。
  3. 搜集:本不以為史材者,向以為史材而不知關係者。
  4. 考證:設身處地,注意時空,絕對證據,小事見大,作者境況,進退大勢,科學定律,取易摒難,不取別有用心之語。
  5. 論史:因果關係。古人論事粗,今人論事精。

十二、讀子之法

讀子順序:《老子》《莊子》《管子》《韓子》《墨子》《荀子》《呂氏春秋》《淮南子》

求其大義,隨時札記,嚴別真偽。

十二、先秦諸子

可分家而不可分人。

十三、學習國文

文學:古文(先秦)、駢文(漢至南北朝)、散文(唐以後)。

中學治國文:一二年閱集類(大小蘇、老蘇、歐公、南豐、半山、柳州、昌黎),三年史類,四年經子。

十四、中學國文教學

十五、大學國文教學

附录

  1. 国学大师网

《論語》

學而第一

  1.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2. 有子曰:「其爲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爲仁之本與?」
  3.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4.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爲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5. 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6.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
  7. 子夏曰:「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已矣。」
  8.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9. 曾子曰:「愼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10. 子禽問於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諸異乎人之求之與!」
  11.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12. 有子曰:「禮之用,和爲貴;先王之道,斯爲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13. 有子曰:「信近於義,言可復也;恭近於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
  14.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愼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15.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吿諸往而知來者。」
  16.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爲政第二

  1. 子曰:「爲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
  2.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3.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4.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5.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吿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6.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7.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8.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爲孝乎?」
  9.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10. 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11.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爲師矣。」
  12. 子曰:「君子不器。」
  13. 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後從之。」
  14.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15.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16. 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已。」
  17. 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爲知之,不知爲不知,是知也。」
  18.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愼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愼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19. 哀公問曰:「何爲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20. 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勸。」
  21. 或謂孔子曰:「子奚不爲政?」子曰:「《書》云:『孝乎惟孝,友於兄弟。』施於有政,是亦爲政,奚其爲爲政?」
  22.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
  23. 子張問:「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
  24.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見義不爲,無勇也。」

八佾第三

  1.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2. 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
  3.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4.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
  5.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6. 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7.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飮,其爭也君子。」
  8. 子夏問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爲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言《詩》已矣。」
  9. 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足徵也;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徵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吾能徵之矣。」
  10. 子曰:「禘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觀之矣。」
  11.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
  12.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
  13. 王孫賈問曰:「『與其媚於奧,寧媚於竈。』何謂也?」子曰:「不然。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14. 子曰:「周監於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
  15. 子入太廟,每事問。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太廟,每事問。」子聞之曰:「是禮也!」
  16. 子曰:「射不主皮,爲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17. 子貢欲去吿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18. 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爲諂也。」
  19.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20. 子曰:「《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21. 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22.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儉乎?」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儉?」「然則管仲知禮乎?」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邦君爲兩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
  23. 子語魯大師樂,曰:「樂其可知也。始作,翕如也。從之,純如也,皦如也,繹如也。以成。」
  24. 儀封人請見,曰:「君子之至於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從者見之。出曰:「二三子,何患於喪乎?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爲木鐸。」
  25. 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
  26. 子曰:「居上不寬,爲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

里仁第四

  1. 子曰:「里仁爲美。擇不處仁,焉得知?」
  2.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3. 子曰:「惟仁者能好人,能惡人。」
  4. 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
  5. 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閒違仁,造次必於是,顚沛必於是。」
  6. 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尙之;惡不仁者,其爲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
  7. 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
  8.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9. 子曰:「士志於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10. 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
  11. 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
  12. 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
  13. 子曰:「能以禮讓爲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爲國,如禮何?」
  14. 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爲可知也。」
  15.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16. 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17. 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18. 子曰:「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而不違,勞而不怨。」
  19. 子曰:「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20. 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21.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22.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
  23. 子曰:「以約失之者,鮮矣。」
  24. 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
  25. 子曰:「德不孤,必有鄰。」
  26. 子游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

公冶長第五

  1.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2. 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3.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4.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璉也。」
  5.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6.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
  7.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子路聞之喜。子曰:「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
  8.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爲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9.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10.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予與何誅!」子曰:「始吾於人也,聽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聽其言而觀其行;於予與改是。」
  11. 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子曰:「棖也慾!焉得剛?」
  12. 子貢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亦欲無加諸人。」子曰:「賜也,非爾所及也!」
  13.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
  14. 子路有聞,未之能行,唯恐有聞。
  15.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16. 子謂子產:「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17.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18.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知也?」
  19.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爲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吿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淸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20. 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曰:「再,斯可矣!」
  21. 子曰:「甯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22.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23. 子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
  24. 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
  25.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
  26.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子路曰:「願車馬衣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子路曰:「願聞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27.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
  28.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

雍也第六

  1.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問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簡。」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乎?」子曰:「雍之言然。」
  2. 哀公問:「弟子孰爲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
  3. 子華使於齊,冉子爲其母請粟。子曰:「與之釜。」請益,曰:「與之庾。」冉子與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之也:君子周急不繼富。」原思爲之宰,與之粟九百,辭。子曰:「毋!以與爾鄰里鄉黨乎!」
  4. 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
  5.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6. 季康子問:「仲由可使從政也與?」子曰:「由也果,於從政乎何有!」曰:「賜也可使從政也與?」曰:「賜也達,於從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從政也與?」曰:「求也藝,於從政乎何有!」
  7. 季氏使閔子騫爲費宰。閔子騫曰:「善爲我辭焉。如有復我者,則吾必在汶上矣。」
  8. 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執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9.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飮,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10. 冉求曰:「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
  11. 子謂子夏曰:「女爲君子儒,無爲小人儒。」
  12. 子游爲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耳乎?」曰:「有澹臺滅明者,行不由徑;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
  13. 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將入門,策其馬,曰:『非敢後也,馬不進也。』」
  14. 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難乎免於今之世矣。」
  15. 子曰:「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
  16. 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17.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18.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19.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
  20. 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問仁。曰:「仁者先難而後獲,可謂仁矣。」
  21. 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
  22. 子曰:「齊一變,至於魯;魯一變,至於道。」
  23. 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24. 宰我問曰:「仁者雖吿之曰:『井有仁焉。』其從之也?」子曰:「何爲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25. 子曰:「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26. 子見南子,子路不說。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
  27. 子曰:「中庸之爲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
  28. 子貢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濟眾,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

述而第七

  1.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
  2. 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
  3. 子曰:「德之不脩,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4. 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5. 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6. 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
  7.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8. 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9. 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子於是日哭,則不歌。
  10.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11. 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爲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12. 子之所愼:齊、戰、疾。
  13.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爲樂之至於斯也!」
  14. 冉有曰:「夫子爲衞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爲也。」
  15. 子曰:「飯疏食,飮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16. 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17. 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18. 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爲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19.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20. 子不語:怪、力、亂、神。
  21.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22. 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
  23. 子曰:「二三子,以我爲隱乎?吾無隱乎爾!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
  24.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25. 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恆者,斯可矣。」亡而爲有,虛而爲盈,約而爲泰,難乎有恆矣!」
  26. 子釣而不綱,弋而不射宿。
  27. 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
  28. 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29.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30. 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對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爲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吿。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
  31. 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
  32. 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33. 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爲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34. 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于上下神祇。』子曰:「丘之禱久矣!」
  35. 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甯固。」
  36. 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37. 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泰伯第八

  1. 子曰:「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得而稱焉。」
  2.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愼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3.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
  4. 曾子有疾,孟敬子問之。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籩豆之事,則有司存。」
  5.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
  6. 曾子曰:「可以託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7.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爲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8. 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
  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1]
  10. 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
  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12. 子曰:「三年學,不至於穀,不易得也。」
  13.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
  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15. 子曰:「師摯之始,關雎之亂,洋洋乎,盈耳哉!」
  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17.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
  18.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
  19. 子曰:「大哉,堯之爲君也!巍巍乎,唯天爲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
  20.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虞之際,於斯爲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已矣!」
  21. 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飮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

子罕第九

  1.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
  2. 達巷黨人曰:「大哉孔子!博學而無所成名。」子聞之,謂門弟子曰:「吾何執?執御乎?執射乎?吾執御矣!」
  3. 子曰:「麻冕,禮也;今也純,儉,吾從眾。拜下,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違眾,吾從下。」
  4. 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5. 子畏於匡。曰:「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6. 大宰問於子貢曰:「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子貢曰:「固天縱之將聖,又多能也。」子聞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7. 牢曰:「子云:『吾不試,故藝。』」
  8. 子曰:「吾有知乎哉?無知也。有鄙夫問於我,空空如也,我扣其兩端而竭焉。」
  9. 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
  10. 子見齊衰者,冕衣裳者,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
  11. 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12. 子疾病,子路使門人爲臣。病間,曰:「久矣哉,由之行詐也!無臣而爲有臣,吾誰欺?欺天乎?且予與其死於臣之手也,無寧死於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縱不得大葬,予死於道路乎?」
  13. 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櫝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14. 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15. 子曰:「吾自衞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16. 子曰:「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喪事不敢不勉,不爲酒困,何有於我哉?」
  17.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18. 子曰:「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19. 子曰:「譬如爲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
  20.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
  21. 子謂顏淵,曰:「惜乎!吾見其進也,未見其止也!」
  22.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實者,有矣夫!」
  23. 子曰:「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24. 子曰:「法語之言,能無從乎!改之爲貴。巽與之言,能無說乎?繹之爲貴。說而不繹,從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25.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26. 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27. 子曰:「衣敝縕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28. 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彫也。」
  29.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30. 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
  31. 「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

鄉黨第十

  1. 孔子於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廟朝廷,便便言,唯謹爾。
  2. 朝與下大夫言,侃侃如也;與上大夫言,誾誾如也。君在,踧踖如也,與與如也。
  3. 君召使擯,色勃如也,足躩如也。揖所與立,左右手,衣前後,襜如也。趨進,翼如也。賓退,必復命,曰:「賓不顧矣。」
  4. 入公門,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門,行不履閾。過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攝齊升堂,鞠躬如也,屛氣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顏色,怡怡如也。沒階趨進,翼如也。復其位,踧踖如也。
  5. 執圭,鞠躬如也,如不勝。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戰色,足蹜蹜如有循。享禮,有容色。私覿,愉愉如也。
  6. 君子不以紺緅飾,紅紫不以爲褻服;當暑,袗絺綌,必表而出之。緇衣羔裘,素衣麑裘,黃衣狐裘。褻裘長,短右袂。(必有寢衣,長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喪,無所不佩。非帷裳,必殺之。羔裘玄冠,不以弔。吉月,必朝服而朝。
  7. 齊,必有明衣,布。齊必變食,居必遷坐。
  8.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食饐而餲,魚餒而肉敗,不食。色惡不食,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肉雖多,不使勝食氣。唯酒無量,不及亂。沽酒市脯不食。不撤薑食,不多食。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食不語,寢不言。雖疏食菜羹瓜祭,必齊如也。
  9. 席不正不坐。
  10. 鄉人飮酒,杖者出,斯出矣。鄉人儺,朝服而立於阼階。
  11. 問人於他邦,再拜而送之。康子饋藥,拜而受之,曰:「丘未達,不敢嘗。」
  12. 廄焚,子退朝,曰:「傷人乎?」不問馬。
  13. 君賜食,必正席先嘗之。君賜腥,必熟而薦之。君賜生,必畜之。侍食於君,君祭,先飯。疾,君視之,東首,加朝服拖紳。君命召,不俟駕行矣。
  14. 入太廟,每事問。(此章重出,見八佾第十五章)
  15. 朋友死,無所歸,曰:「於我殯。」朋友之饋,雖車馬,非祭肉,不拜。
  16. 寢不尸,居不容。見齊衰者,雖狎必變。見冕者與瞽者,雖褻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負版者。有盛饌,必變色而作。迅雷,風烈,必變。
  17. 升車,必正立,執綏。車中不內顧,不疾言,不親指。
  18. 色斯舉矣,翔而後集。曰:「山梁雌雉,時哉時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

先進第十一

  1. 子曰:「先進於禮樂,野人也;後進於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
  2. 子曰:「從我於陳蔡者,皆不及門也。」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游、子夏。
  3.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於吾言,無所不說。」
  4. 子曰:「孝哉閔子騫!人不間於其父母昆弟之言。」
  5. 南容三復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6. 季康子問:「弟子孰爲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7. 顏淵死,顏路請子之車以爲之槨。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鯉也死,有棺而無槨。吾不徒行以爲之槨,以吾從大夫之後,不可徒行也。」
  8.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
  9. 顏淵死,子哭之慟。從者曰:「子慟矣!」曰:「有慟乎?非夫人之爲慟而誰爲!」
  10. 顏淵死,門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門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視予猶父也,予不得視猶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11. 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12. 閔子侍側,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貢,侃侃如也。子樂。「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13. 魯人爲長府。閔子騫曰:「仍舊貫,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14. 子曰:「由之瑟,奚爲於丘之門?」門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
  15. 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子曰:「師也過,商也不及。」曰:「然則師愈與?」子曰:「過猶不及。」
  16. 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爲之聚斂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
  17. 柴也愚,參也魯,師也辟,由也喭。
  18. 子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
  19. 子張問「善人」之道。子曰:「不踐跡,亦不入於室。」
  20. 子曰:「論篤是與,君子者乎?色莊者乎?」
  21. 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赤也惑,敢問。」子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22. 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爲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23. 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吾以子爲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弒父與君,亦不從也。」
  24. 子路使子羔爲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爲學?」子曰:「是故惡夫佞者。」
  25.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閒,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爲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爾何如?」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爲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赤,爾何如?」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願爲小相焉。」「點,爾何如?」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夫子喟然歎曰:「吾與點也!」三子者出,曾皙後。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爲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唯求則非邦也與?」「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則非邦也與?」「宗廟會同,非諸侯而何?赤也爲之小,孰能爲之大!」

顏淵第十二

  1.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爲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爲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2. 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仲弓曰:「雍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3. 司馬牛問「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訒。」曰:「其言也訒,斯謂之『仁』已夫?」子曰:「爲之難,言之得無訒乎!」
  4. 司馬牛問「君子」。子曰:「君子不憂不懼。」曰:「不憂不懼,斯謂之『君子』矣夫?」子曰:「內省不疚,夫何憂何懼!」
  5. 司馬牛憂曰:「人皆有兄弟,我獨亡!」子夏曰:「商聞之矣:『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6. 子張問「明」。子曰:「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明也已矣。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遠也已矣。」
  7.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8. 棘子成曰:「君子質而已矣,何以文爲?」子貢曰:「惜乎,夫子之說,君子也,駟不及舌!文猶質也,質猶文也;虎豹之鞹,猶犬羊之鞹。」
  9. 哀公問於有若曰:「年饑,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對曰:「盍徹乎?」曰:「二,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對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
  10. 子張問「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義:崇德也。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誠不以富,亦祇以異。)
  11. 齊景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
  12. 子曰:「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與!」子路無宿諾。
  13.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14. 子張問「政」。子曰:「居之無倦,行之以忠。」
  15. 子曰:「博學以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重出,見雍也篇)
  16.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
  17.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
  18. 季康子患盜,問於孔子。孔子對曰:「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19.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爲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20.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子曰:「何哉,爾所謂『達』者?」子張對曰:「在邦必聞,在家必聞。」子曰:「是『聞』也,非『達』也。夫『達』也者,質直而好義,察言而觀色,慮以下人,在邦必達,在家必達。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疑。在邦必聞,在家必聞。」
  21. 樊遲從遊於舞雩之下曰:「敢問崇德,脩慝,辨惑?」子曰:「善哉問!先事後得,非『崇德』與?攻其惡,無攻人之惡,非『脩慝』與?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親,非『惑』與?」
  22.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知」。子曰:「知人。」樊遲未達,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樊遲退,見子夏曰:「鄉也吾見於夫子而問『知』,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於眾,舉皋陶,不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於眾,舉伊尹,不仁者遠矣。」
  23. 子貢問「友」。子曰:「忠吿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毋自辱焉。」
  24. 曾子曰:「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

子路第十三

  1. 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之。」請益,曰:「無倦。」
  2. 仲弓爲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曰:「焉知賢才而舉之?」曰:「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舍諸?」
  3. 子路曰:「衞君待子而爲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
  4. 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爲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5. 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爲?」
  6.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7. 子曰:「魯衞之政,兄弟也。」
  8. 子謂衞公子荊,「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苟美矣。』」
  9. 子適衞,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10. 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11. 子曰:「『善人爲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誠哉是言也。」
  12.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
  13. 子曰:「苟正其身矣,於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14. 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對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雖不吾以,吾其與聞之!」
  15. 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爲君難,爲臣不易』。如知爲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曰:「一言而喪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爲君,唯其言而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
  16. 葉公問「政」。子曰:「近者說,遠者來。」
  17. 子夏爲莒父宰,問「政」。子曰:「無欲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18.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爲子隱,子爲父隱,直在其中矣。」
  19. 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
  20. 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曰:「敢問其次。」曰:「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曰:「敢問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爲次矣。」曰:「今之從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21.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爲也。」
  22.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恆,不可以作巫醫』。「善夫!『不恆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
  23.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24.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25. 子曰:「君子易事而難說也;說之不以道,不說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難事而易說也。說之雖不以道,說也;及其使人也,求備焉。」
  26. 子曰:「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
  27. 子曰:「剛毅木訥,近仁。」
  28. 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29.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卽戎矣。」
  30. 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

憲問第十四

  1. 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
  2. 「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爲仁矣?」子曰:「可以爲難矣,仁則吾不知也。」
  3. 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爲士矣!」
  4.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5.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6. 南宮适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盪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尙德哉若人!」
  7.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8. 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9. 子曰:「爲命,裨諶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脩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
  10. 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騈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
  11. 子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
  12. 子曰:「孟公綽,爲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爲滕、薛大夫。」
  13. 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爲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爲成人矣!」
  14. 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吿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15.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爲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16. 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17. 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18.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爲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19.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爲文矣!」
  20. 子言衞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21. 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爲之也難!」
  22. 陳成子弒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吿於哀公曰:「陳恆弒其君,請討之。」公曰:「吿夫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吿也!君曰:『吿夫三子』者!」之三子吿,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吿也!」
  23. 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24. 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
  25. 子曰:「古之學者爲己,今之學者爲人。」
  26. 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爲?」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27.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重出,見泰伯篇第十四章。〕
  28. 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29. 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
  30.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31. 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32.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33. 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
  34. 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爲是栖栖者與?無乃爲佞也乎?」孔子曰:「非敢爲佞也,疾固也。」
  35. 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
  36. 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37. 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爲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38. 公伯寮愬子路於季孫,子服景伯以吿,曰:「夫子固有惑志於公伯寮,吾力猶能肆諸市朝。」子曰:「道之將行也與,命也;道之將廢也與,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39. 子曰:「賢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40. 子曰:「作者七人矣。」
  41. 子路宿於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爲之者與?」
  42. 子擊磬於衞。有荷蕢者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43. 子張曰:「書云:『高宗諒陰,三年不言。』何謂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總己以聽於冢宰,三年。」
  44. 子曰:「上好禮,則民易使也。」
  45. 子路問君子。子曰:「脩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脩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脩己以安百姓。脩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
  46. 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爲賊。」以杖叩其脛。
  47. 闕黨童子將命。或問之曰:「益者與?」子曰:「吾見其居於位也,見其與先生並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

衞靈公第十五

  1. 衞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對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明日遂行。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2. 子曰:「賜也,女以予爲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3. 子曰:「由,知德者鮮矣!」
  4. 子曰:「無爲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爲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5. 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其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子張書諸紳。
  6. 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7.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8.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9. 子貢問爲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
  10. 顏淵問爲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11. 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12.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13. 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
  14. 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15. 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16. 子曰:「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
  17. 子曰:「君子義以爲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18. 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19. 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
  20. 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21. 子曰:「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
  22. 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23.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24. 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25. 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26. 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
  27. 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
  28.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29.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30. 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寑,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31. 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
  32.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蒞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蒞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33.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34. 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
  35. 子曰:「當仁,不讓於師。」
  36. 子曰:「君子貞而不諒。」
  37.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
  38. 子曰:「有教無類。」
  39. 子曰:「道不同,不相爲謀。」
  40. 子曰:「辭,達而已矣!」
  41. 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吿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

季氏第十六

  1. 季氏將伐顓臾。冉有季路見於孔子曰:「季氏將有事於顓臾。」孔子曰:「求!無乃爾是過與?夫顓臾,昔者先王以爲東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爲?」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顚而不扶,則將焉用彼相矣?且爾言過矣!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冉有曰:「今夫顓臾,固而近於費;今不取,後世必爲子孫憂。」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爲之辭。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夫如是,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內。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
  2. 孔子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自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則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
  3. 孔子曰:「祿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於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孫,微矣。」
  4. 孔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5. 孔子曰:「益者三樂,損者三樂:樂節禮樂,樂道人之善,樂多賢友,益矣;樂驕樂,樂佚遊,樂宴樂,損矣。」
  6. 孔子曰:「侍於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
  7.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鬭;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
  8.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
  9.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爲下矣!」
  10.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
  11. 孔子曰:「『見善如不及,見不善如探湯。』吾見其人矣,吾聞其語矣。『隱居以求其志,行義以達其道。』吾聞其語矣,未見其人也。」
  12. (『誠不以富,亦祇以異。』)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民到于今稱之。其斯之謂與?
  13. 陳亢問於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者。」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
  14. 邦君之妻,君稱之曰「夫人」,夫人自稱曰「小童」;邦人稱之曰「君夫人」,稱諸異邦曰「寡小君」;異邦人稱之,亦曰「君夫人」。

陽貨第十七

  1.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2. 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3. 子曰:「唯上知與下愚不移也。」
  4. 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5. 公山弗擾以費畔,召,子欲往。子路不說,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豈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爲東周乎!」
  6. 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爲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7.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爲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8. 子曰:「由也,女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女。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
  9. 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10. 子謂伯魚曰:「女爲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爲周南召南,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
  11. 子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樂云樂云!鐘鼓云乎哉?」
  12. 子曰:「色厲而內荏,譬諸小人,其猶穿窬之盜也與?」
  13. 子曰:「鄉原,德之賊也。」
  14. 子曰:「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
  15. 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無所不至矣!」
  16.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蕩;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
  17.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18. 子曰:「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
  19. 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20. 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
  21.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爲禮,禮必壞;三年不爲樂,樂必崩。舊穀既沒,新穀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爲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爲也。今女安,則爲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22. 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爲之,猶賢乎已!」
  23. 子路曰:「君子尙勇乎?」子曰:「君子義以爲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爲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爲盜。」
  24. 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爲知者,惡不孫以爲勇者,惡訐以爲直者。」
  25. 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爲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
  26. 子曰:「年四十而見惡焉,其終也已。」

微子第十八

  1. 微子去之,箕子爲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仁焉。」
  2. 柳下惠爲士師,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3. 齊景公待孔子,曰:「若季氏則吾不能,以季、孟之閒待之。」曰:「吾老矣,不能用也。」孔子行。
  4. 齊人歸女樂,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
  5. 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孔子下,欲與之言。趨而辟之,不得與之言。
  6.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爲誰?」子路曰:「爲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爲誰?」曰:「爲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子路行以吿,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7. 子路從而後,遇丈人,以杖荷蓧。子路問曰:「子見夫子乎?」丈人曰:「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孰爲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殺雞爲黍而食之,見其二子焉。明日,子路行以吿。子曰:「隱者也。」使子路反見之。至則行矣。子路曰:「不仕無義。長幼之節,不可廢也;君臣之義,如之何其廢之?欲潔其身,而亂大倫。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8. 逸民:伯夷、叔齊、虞仲、夷逸、朱張、柳下惠、少連。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齊與!」謂柳下惠、少連:「降志辱身矣。言中倫,行中慮,其斯而已矣。」謂虞仲、夷逸:「隱居放言,身中淸,廢中權。」我則異於是,無可無不可。」
  9. 大師摯適齊,亞飯干適楚,三飯繚適蔡,四飯缺適秦。鼓方叔入於河,播鼗武入於漢,少師陽、擊磬襄入於海。
  10. 周公謂魯公曰:「君子不施其親,不使大臣怨乎不以。故舊無大故,則不棄也,無求備於一人。」
  11. 周有八士:伯達、伯适、仲突、仲忽、叔夜、叔夏、季隨、季騧。

子張第十九

  1. 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
  2. 子張曰:「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爲有?焉能爲亡?」
  3. 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4. 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爲也。」
  5.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6. 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7.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
  8. 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
  9. 子夏曰:「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卽之也溫,聽其言也厲。」
  10. 子夏曰:「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爲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爲謗己也。」
  11. 子夏曰:「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
  12. 子游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洒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游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
  13. 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14. 子游曰:「喪致乎哀而止。」
  15. 子游曰:「吾友張也,爲難能也,然而未仁。」
  16. 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爲仁矣。」
  17.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
  18. 曾子曰:「吾聞諸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
  19. 孟氏使陽膚爲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20. 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
  21. 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22. 衞公孫朝問於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23. 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吿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闚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24. 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爲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踰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踰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
  25. 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爲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爲知,一言以爲不知,言不可不愼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堯曰第二十

  1. 堯曰:「咨!爾舜!天之曆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吿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簡在帝心!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賚,善人是富。」「雖有周親,不如仁人;百姓有過,在予一人。」謹權量,審法度,脩廢官,四方之政行焉。興滅國,繼絕世,舉逸民,天下之民歸心焉。所重:民、食、喪、祭。寬則得眾,信則民任焉,敏則有功,公則說。
  2. 子張問於孔子曰:「何如斯可以從政矣?」子曰:「尊五美,屛四惡,斯可以從政矣。」子張曰:「何謂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子張曰:「何謂惠而不費?」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費乎!擇可勞而勞之,又誰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貪?君子無眾寡,無小大,無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驕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張曰:「何謂四惡?」子曰:「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
  3. 子曰:「不知命,無以爲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太史公书星梦手记

余按太史公书星梦凡三百余日,然星梦亡矣,前者所书皆佚,唯存百篇,每念悼亡之事,莫不叹息,谨其记哉!

七十日。帝、王二人未归,众人盼之不得,未免心中空旷,适逢给疫,给给之气日长,尚无药可医。部长虽巧,然难为无米之炊,国中已断粮数日,有食不果腹者二人,不堪其饿,乃去。其他无事。

七十一日。久病成良医,国中有善烹者,尝以鸽肉充饥,后以乳液配之,顿然奶香四溢,竟为一道佳肴。星星人竞相效之,聊以度日。是故自岁末以来,虽颗粒无收,然鲜有饿殍。今有好事者一人,欲领异标新,投鸩于所食乳中,尔后无尔后矣。其他无事。

番外篇——于七十三日。 话说踏献帝与卢克亲王巡游四方,遍历天下,欲考他乡风土人情,师夷长技,以利其国。是日,二人行至新手村,道上行人皆有星星乡音,闻之欣然。帝问道旁儿:何故至此?一曰仓空,一曰国破。帝大疑,遂令亲王归国探听。王领命,未敢少怠,乃假快马,昼夜奔驰。星星国内有一地,名曰章台。王至章台时,见百姓正玩异邦游戏,不觉心头一惊,疑是城破国亡,乃反。

七十五日。是日,叛军作乱,帝、王皆不在朝,群臣失措,诸将惶恐。幸有诸侯十余人,起义师伐之,招兵买马,四方群雄会于此,共商平寇大计,未几已得六千精兵。贼将遣人广布讹言,曰亲王叛国、献帝降敌。众将士不知实情,遂信以为真,俱无心恋战。乱军大破之,围之数重。星星国已如累卵,岌岌可危矣。小子不敏,承蒙抬爱,拙笔以记国史,弗敢阙。今国不亡,笔耕不辍。

七十六日。坐困愁城,兵少食尽,将士悲歌慷慨,泣数行下。忽闻城下鼓声大振,喊声大举,众皆失惊,遂登楼观望。只见西北尘烟中杀出一队人马,高举义旗,上书:华音学园新闻部部长。左右冲出两面旌,一书星梦漫画部,一书华音放送部。旌旗相照,霎时间蔽夺日光。众诸侯暗喜:天不亡我星星矣。

七十八日。林林生日,木村、早濑欢聚,为之庆生(大雾)。星星粉丝见长(雾),气象一新。有感,遂作打油诗一首以记之。 诗曰: 今日林糖庆生辰, 过气星梦又逢春。 优酱莉花齐相聚, 欲斗地主少一人。

八十三日。踏献帝召长公主薇薇,授以密诏。诏曰:“近日朝纲败坏,国势衰颓;昌亡荣辱,不由朕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皇儿乃朕之至亲,今可去国另寻别路,以免他日亡国灭身之祸。”薇薇涕泪交流,受诏乃去,带侍从七人,出了星星国,一路向东。投至邦邦国,改名易姓,曰松原花音。至此,邦邦人只知松原花音,星星国再无薇薇公主。

八十六日。太史公曰:“星梦手记以外的东西好像都挺有趣的。”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谈星星,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星梦手记的历史一查,这历史还没有走远,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梦回平安夜”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今天满页都写着两个字是“邦邦”!

八十七日。东瀛有国,其名邦邦。邦邦者,虎狼也。民众而国强,百姓以肝多特闻。星星乃弹丸小国,畏其淫威,是故星星人每纳粮进贡,弗敢怠。长公主薇薇,有大义,临危受命,只身去国,远赴邦邦,欲求通好。然邦邦国以公主为质子,至今数月矣。

九十日。青木生日,比迪发售,欲因而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然平安夜之天籁,去今已三月,几为绝响;拉水邦靡靡之音,不绝于耳。今王公士庶,皆意以与拉邦结派,而求闻达显贵,不得以余旁观一言辄思变计。况余以拙笔劣墨记星星之事久矣,恍如隔世,虽耳闻目睹,竟不知所言。

九十二日。吾闻之:学童每记日志,未免词穷,数扶老妪,怠矣。吾亦然,承命以来,未敢轻辍笔耕,然星星自平安夜鼎盛始日渐衰败,至今已无事可记。心灰意冷,几欲还乡。今日听闻众大臣肺腑之言,由是感激。忽闻蓬头垢面之赤足女子,忆往昔种种,潸然涕下,曲罢,泪满襟。

九十三日。自有邦邦,少有闲情,既得暇,十余人相与观星。忽见天降神火,伴以紫气。俄而落于星梦殿前,众皆失惊,不知吉凶,弗敢取。有言曰:紫气浮关,祥瑞也。亦有言曰:此为给气,厄兆也。一时莫辨。呆毛道:卢克亲王善巫卜通天之术,亲王归来之日,取神火之时。此言得之。遂遣一人寻亲王。谨以记之,他日若得神火,勿忘今朝戏言。

九十四日。茶会,群臣议天下事。群雄逐鹿,各有盛衰。星星不济,无以分一杯羹。俱皆叹:亡矣!然余观之,偶像之事孰有定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肝邦邦亦脱发,愁星星亦脱发,等秃,秃星可乎?

九十六日。邻国或值多事之秋,星星国内亦人心惶惶。莉子久未临政,今忽召群臣,百官大喜,以有兴国良策。往,但见一人、一椅、一琴耳,所奏者如水声潺潺。虽六律铿锵,然览其旨趣,则不与星星同。众不解其意,问所故。莉子曰:“此乃水水歌谣。今国内无事,若开国门,师夷长技,不亦可乎?”以为然,返,后无事。

九十七日。是日,星星人忽念长公主薇薇去国久矣,感其昔时恩德,欲报之于邦邦。数人商议赴邦邦见长公主,晓以星星人日夜思念之挚情切意。苦于路遥道险,盘缠不济。遂不得已变卖自家田地,将金缕衣、象牙牌悉数插标。散尽千金,只为公主一面。

一百一十四日。星梦久无大事,几无可记,遂日录人口变迁之态以充其数,半月有余,皆如之。是夜,解衣欲睡,忽闻梶原未来役相良茉优生诞,一则以喜,一则以惊。急访部长,有大新闻否?然部长二十余日未归,不知所踪。余怅然,乃留只言片语于其置顶博中,以为茉优生诞贺词。失粉一人,叫化活该。

一百二十五日。天降神火于星梦殿前,遣人寻卢克亲王,今已月余。是日,众人言行,悉如平常。忽闻一人道:将择机而取之。皆失惊,定神看时,乃卢克亲王也。百官摩拳,欲取神火。群臣欢欣,如度佳节。

一百二十八日。快乐元素,业界龙头。开心骗氪,资金不愁。推出星梦,当有远谋。时运不济,名利难收。企划试水,粉丝心忧。翘首相盼,日夜不休。魔都旧地,今复重游。替星请命,气昂雄纠。痛哉吾星,命途不周。壮哉吾星,永不死逑。今日之日,青史长留。星梦手记,神眷天佑。微博粉丝,去者有六。(:з」∠)

一百七十五日。有国者欲掌天下万民,记海内诸事,乃有地官史馆。民者立国之本,史者资治之道,不可不察也。然君王不早朝,众臣皆无计,遂致史鉴荒废。虽然,户口籍册查录,弗敢弛。人口日减,见惯不惊。卢克亲王未归又数月,神火难取。是日,隐约见七人自天而降,疑为上仙相助,大喜,拱手相迎。怎料掳去三人,众人怒斥妈买皮,而后皆叹惋:美目似星兮已远,佳期如梦兮难辨,提笔在手兮忘言,半载犹记兮无眠。神游其中,而忘取关,故今日无粉可失。

一百九十六日。七十日前,卢克亲王立于星梦殿前,有豪言:“本王存妙计,择机而取之。”后无音讯。其两月间,星星人日有二问:卢克归乎?星梦亡乎?恐卢克未归,星梦已亡矣。星星承大运方一年,却已日暮西山,神火触手可及,然吾等取之不得。值一周年,星星人虽有举国同庆之意,亦无喜笑颜开之心。众人齐聚,共度星年。人群中忽现卢克亲王,亲王谓群臣:“两日后即为吉日,本王将登坛取神火。”众人喜形于色,载歌载舞,举觞相庆。是日又失粉三人,不在话下。

一百九十七日。取神火前一日,星梦群壕巨佬齐聚,相与共忆往昔,叹荏苒冬春。时于浅水湾,穷冬烈风,不以为寒,今已铄石流金矣。平安夜一别,七十余日间,尚有漫画放送为药。后粮绝,食不果腹,皆忍饥,久而久之,或致幻,自以为梦回良宵,得一夜安寝。余皆记之于心,甘其同甘,苦其共苦。幸有神火,取之可存,望天下之民至,以有星梦中兴。(微博失粉二人,为此二人惋惜。

一百九十八日。神火出,星梦群壕巨佬齐聚,相与共忆往昔,叹荏苒冬春。时于浅水湾,穷冬烈风,不以为寒,今已铄石流金矣。平安夜一别,七十余日间,尚有漫画放送为药。后粮绝,食不果腹,皆忍饥,久而久之,或致幻,自以为梦回良宵,得一夜安寝。余皆记之于心,甘其同甘,苦其共苦。余恐日后无料可查,故自七十日起记星星诸事,现存事记者凡二十有一篇,籍册共百十余则。失粉之日实繁,得粉之日盖寡。二百日间,吾等不离,乐元素不弃,星梦之幸甚矣。今神火已得,天下之民乃至,以有星梦中兴。


《尚書》

虞書

堯典

《書序》: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將遜于位,讓于虞舜,作《堯典》。

yùe若稽古,帝堯曰放勳,欽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讓,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pián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

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歷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分命羲仲,宅嵎夷,曰yáng谷。寅賓出日,平秩東作。日中,星鳥,以殷仲春。厥民析,鳥獸孳尾。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訛,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鳥獸希革。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餞納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虛,以殷仲秋。厥民夷,鳥獸毛xiǎn。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鳥獸rǒng毛。帝曰:「咨!汝羲暨和。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歲。允釐百工,庶績咸熙。」

帝曰:「疇咨若時登庸?」放齊曰:「胤子朱啟明。」帝曰:「吁!yín訟可乎?」 帝曰:「疇咨若予采?」huān兜曰:「都!共工方鳩zhuàn功。」帝曰:「吁!靜言庸違,象恭滔天。」 帝曰:「咨!四岳,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qiān曰:「於!gǔn哉。」帝曰:「吁!哉,fàng族。」岳曰:「异哉!試可乃已。」 帝曰,「往,欽哉!」九載,績用弗成。

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載,汝能yòngxùn朕位?」岳曰:「tiǎn帝位。」曰:「明明揚陋。」師錫帝曰:「有guān在下,曰虞舜。」帝曰:「俞?予聞,如何?」岳曰:「子,父頑,母嚚,象傲;克諧以孝,zhēng烝乂,不格姦。」帝曰:「我其試哉!女于時,觀厥刑于二女。」降二女于guīruì,嬪于虞。帝曰:「欽哉!」

丹朱(偽)

《書序》:昔在帝丹朱,敏捷文思,德播四方,將遜位,告於虞舜,作《丹朱》。

曰若稽古,帝丹朱曰祁朱,允恭克己,光被四海,格於天地。克明俊朗,以親邦族。邦族既睦,平誓百姓。百姓穆穆,協和諸侯。帝乃命舜,監於諸侯。 帝曰:咨!舜,汝觀諸侯,邑民咸服。 舜曰:於,維帝失德,諸侯弗聽,帝明明允允,諸侯咸歸,邦族弗亂。 帝曰:咨,烝民告之,實維邦咸,諸侯歸之。汝維是之。 舜曰:於,民咸弗服,何可歸睦,邑民亂,諸侯律之。邦民服,帝修德也。 帝曰:咨,舜,明明允允,天命是之。四海寧寧,烝民同之,安汝監諸侯,惟允惟明。汝弼直,非寧丕應。以皓昭天,天申汝命用於監。 舜曰:於,維命是應,四方平允,諸侯不用,惟其穆穆。罔人貳德,惟天是應。慮明以動,厥世以監。 帝曰:都,舜,諸侯咸聚,命汝監諸侯,汝往之,諸侯必服。

維三年,諸侯咸修德,邑民歸之,舜治功成,帝丹朱遵堯命,使舜嗣位。

舜典(古)

《書序》:虞舜側微。堯聞之聰明。將使嗣位。歷試諸難。作《舜典》。

曰若稽古,帝舜曰重華,協于帝。濬哲文明,溫恭允塞,玄德升聞,乃命以位。

慎徽五典,五典克從;納于百kuí,百揆時敘;賓于四門,四門穆穆;納于大麓,烈風雷雨弗迷。帝曰:「格!汝舜。詢事考言,乃言zhǐ可績,三載。汝zhì帝位。」舜讓于德,弗嗣。

正月上日,受終于文祖。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肆類于上帝,yīn于六宗,望于山川,徧于群神。輯五瑞。既月乃日,覲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

歲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柴。望秩于山川,肆覲東后。協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禮、五玉、三帛、二生、一死贄。如五器,卒乃復。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如岱禮。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如初。十有一月朔巡守,至于北岳,如西禮。歸,格于藝祖,用特。五載一巡守,群后四朝。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

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jùn川。

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贖刑。shěng災肆赦,終賊刑。欽哉,欽哉,惟刑之恤哉!流共工于幽洲,放驩兜于崇山,竄三苗于三危,鯀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

二十有八載,帝乃落。百姓如喪考妣,三載,四海遏密八音。

月正元日,舜格于文祖,詢于四岳,闢四門,明四目,達四聰。「咨,十有二牧!」曰,「食哉惟時!柔遠能邇,惇德允元,而難任人,蠻夷率服。」

舜曰:「咨,四岳!有能奮庸熙帝之載,使宅百揆亮采,惠疇?」僉曰:「伯禹作司空。」帝曰:「俞,咨!禹,汝平水土,惟時mào哉!」禹拜q首,讓于稷、契暨gāoyáo。帝曰:「俞,汝往哉!」

帝曰:「棄,黎民阻飢,汝后稷,播時百穀。」 帝曰:「契,百姓不親,五品不遜。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寬。」

帝曰:「皋陶,蠻夷猾夏,寇賊姦guǐ。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宅,五宅三居。惟明克允!」

帝曰:「疇若予工?」僉曰:「垂哉!」帝曰:「俞,咨!垂,汝共工。」垂拜稽首,讓于shūqiāng暨伯與。」帝曰:「俞,往哉!汝諧。」

帝曰:「疇若予上下草木鳥獸?」僉曰:「益哉!」帝曰:「俞,咨!益,汝作朕虞。」益拜稽首,讓于朱虎、熊羆。帝曰:「俞,往哉!汝諧。」

帝曰:「咨!四岳,有能典朕三禮?」僉曰:「伯夷!」帝曰:「俞,咨!伯,汝作秩宗。夙夜惟寅,直哉惟清。」伯拜稽首,讓于kuí、龍。帝曰:「俞,往,欽哉!」

帝曰:「夔!命汝典樂,教zhòu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夔曰:「於!予擊石石,百獸率舞。」

帝曰:「龍,朕讒說tiǎn行,震驚朕師。命汝作納言,夙夜出納朕命,惟允!」

帝曰:「咨!汝二十有二人,欽哉!惟時亮天功。」

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庶績咸熙。分北三苗。

舜生三十徵庸三十,在位五十載,陟方乃死。

《書序》:帝釐下土,方設居方,別生分類。作《作》、《九共》九篇、《kào》。

大禹謨(古)

《書序》:皋陶矢厥謨,禹成厥功,帝舜申之。作《大禹》、《皋陶謨》、《益稷》。

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於四海,祗承于帝。曰:「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

帝曰:「俞!允若茲,嘉言罔攸伏,野無遺賢,萬邦咸寧。稽于眾,舍己從人,不虐無告,不廢困窮,惟帝時克。」

益曰:「都,帝德廣運,乃聖乃神,乃武乃文。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為天下君。」

禹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

益曰:「吁!戒哉!儆戒無虞,罔失法度。罔遊于逸,罔淫于樂。任賢勿貳,去邪勿疑。疑謀勿成,百志惟熙。罔違道以干百姓之譽,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無怠無荒,四夷來王。」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穀,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敘,九敘惟歌。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勸之以九歌俾勿壞。」

帝曰:「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

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載,耄期倦于勤。汝惟不怠,總朕師。」

禹曰:「朕德罔克,民不依。皋陶邁種德,德乃降,黎民懷之。帝念哉!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名言茲在茲,允出茲在茲,惟帝念功。」

帝曰:「皋陶,惟茲臣庶,罔或干予正。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刑期于無刑,民協于中,時乃功,懋哉。」

皋陶曰:「帝德罔愆,臨下以簡,御眾以寬;罰弗及嗣,賞延于世。宥過無大,刑故無小;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好生之德,洽于民心,茲用不犯于有司。」

帝曰:「俾予從欲以治,四方風動,惟乃之休。」

帝曰:「來,禹!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惟汝賢。克勤于邦,克儉于家,不自滿假,惟汝賢。汝惟不矜,天下莫與汝爭能。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功。予懋乃德,嘉乃丕績,天之歷數在汝躬,汝終陟元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無稽之言勿聽,弗詢之謀勿庸。可愛非君?可畏非民?眾非元后,何戴?后非眾,罔與守邦?欽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願,四海困窮,天祿永終。惟口出好興戎,朕言不再。」

禹曰:「枚卜功臣,惟吉之從。」

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龜。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筮協從,卜不習吉。」禹拜稽首,固辭。

帝曰:「毋!惟汝諧。」

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

帝曰:「咨,禹!惟時有苗弗率,汝徂征。」

禹乃會群后,誓于師曰;「濟濟有眾,咸聽朕命。蠢茲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賢,反道敗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棄不保,天降之咎,肆予以爾眾士,奉辭伐罪。爾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勳。」

三旬,苗民逆命。益贊于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帝初于歷山,往于田,日號泣于旻天,于父母,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慄,瞽亦允若。至諴感神,矧茲有苗。」

禹拜昌言曰:「俞!」班師振旅。帝乃誕敷文德,舞干羽于兩階,七旬有苗格。

皋陶謨

曰若稽古。皋陶曰:「允迪厥德,謨明弼諧。」

禹曰:「俞!如何?」

皋陶曰:「都!慎厥身,修思永。惇敘九族,庶明勵翼,邇可遠,在茲。」

禹拜昌言曰:「俞!」

皋陶曰:「都!在知人,在安民。」

禹曰:「吁!咸若時,惟帝其難之。知人則哲,能官人安民則惠。黎民懷之,能哲而惠,何憂乎驩兜?何遷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

皋陶曰:「都!亦行有九德,亦言其人有德,乃言曰,載采采。」

禹曰:「何?」

皋陶曰:「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塞,彊而義,彰厥有常。吉哉!日宣三德,夙夜浚明有家。日嚴祗敬六德,亮采有邦,翕受敷施。九德咸事,俊乂在官。百僚師師,百工惟時。撫于五辰,庶績其凝。無教逸欲。有邦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無曠庶官,天工人其代之。天敘有典,勑我五典五惇哉!天秩有禮,自我五禮有庸哉!同寅協恭和衷哉!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討有罪,五刑五用哉!政事懋哉懋哉!天聰明,自我民聰明,天明畏自我民明威。達于上下,敬哉有土。」

皋陶曰:「朕言惠,可厎行。」

禹曰:「俞!乃言厎可績。」

皋陶曰:「予未有知,思曰贊贊襄哉!」

益稷(古)

帝曰:「來,禹!汝亦昌言。」禹拜曰:「都!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皋陶曰:「吁!如何?」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昏墊。予乘四載,隨山刊木,暨益奏庶鮮食。予決九川,距四海,濬畎澮距川;暨稷播,奏庶艱食鮮食。懋遷有無,化居。烝民乃粒,萬邦作乂。」皋陶曰:「俞!師汝昌言。」

禹曰:「都!帝,慎乃在位。」帝曰:「俞!禹曰:「安汝止,惟幾惟康。其弼直,惟動丕應。徯志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

帝曰:「吁!臣哉鄰哉!鄰哉臣哉!」禹曰:「俞!」

帝曰:「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汝翼。予欲宣力四方,汝為。予欲觀古人之象,日、月、星辰、山、龍、華蟲作會;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繡,以五采彰施于五色,作服,汝明。予欲聞六律五聲八音,在治忽,以出納五言,汝聽。予違,汝弼,汝無面從,退有後言。欽四鄰!庶頑讒說,若不在時,侯以明之,撻以記之,書用識哉,欲並生哉!工以納言,時而颺之,格則承之庸之,否則威之。」

禹曰:「俞哉!帝光天之下,至于海隅蒼生,萬邦黎獻,共惟帝臣,惟帝時舉。敷納以言,明庶以功,車服以庸。誰敢不讓,敢不敬應?帝不時敷,同,日奏,罔功。」

帝曰:「無若丹朱傲,惟慢遊是好,傲虐是作。罔晝夜頟頟,罔水行舟。朋淫于家,用殄厥世。予創若時,娶于塗山,辛壬癸甲。啟呱呱而泣,予弗子,惟荒度土功。弼成五服,至于五千。州十有二師,外薄四海,咸建五長,各迪有功,苗頑弗即工,帝其念哉!」帝曰:「迪朕德,時乃功,惟敘。」皋陶方祗厥敘,方施象刑,惟明。

夔曰:「戛擊鳴球、搏拊、琴、瑟、以詠。」祖考來格,虞賓在位,群后德讓。下管鼗鼓,合止柷敔,笙鏞以閒。鳥獸蹌蹌;《簫韶》九成,鳳皇來儀。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庶尹允諧。」

帝庸作歌,曰:「勑天之命,惟時惟幾。」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皋陶拜手稽首颺言曰:「念哉!率作興事,慎乃憲,欽哉!屢省乃成,欽哉!」乃賡載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曰:「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帝拜曰:「俞,往欽哉!」

夏書

禹貢

《書序》:禹別九州,隨山濬川,任土作《貢》。

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

冀州:既載壺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陽;覃懷厎績,至于衡漳。厥土惟白壤,厥賦惟上上錯,厥田惟中中。恆、衛既從,大陸既作。島夷皮服,夾右碣石入于河。

濟河惟兗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澤,灉、沮會同。桑土既蠶,是降丘宅土。厥土黑墳,厥草惟繇,厥木惟條。厥田惟中下,厥賦貞,作十有三載乃同。厥貢漆絲,厥篚織文。浮于濟、漯,達于河。

海岱惟青州。嵎夷既略,濰、淄其道。厥土白墳,海濱廣斥。厥田惟上下,厥賦中上。厥貢鹽絺,海物惟錯。岱畎絲、枲、鉛、松、怪石。萊夷作牧。厥篚檿絲。浮于汶,達于濟。

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蒙、羽其藝,大野既豬,東原厎平。厥土赤埴墳,草木漸包。厥田惟上中,厥賦中中。厥貢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嶧陽孤桐,泗濱浮磬,淮夷蠙珠暨魚。厥篚玄纖、縞。浮于淮、泗,達于河。

淮海惟揚州。彭蠡既豬,陽鳥攸居。三江既入,震澤厎定。篠、簜既敷,厥草惟夭,厥木惟喬。厥土惟塗泥。厥田唯下下,厥賦下上,上錯。厥貢惟金三品,瑤、琨、篠、簜、齒、革、羽、毛惟木。鳥夷卉服。厥篚織貝,厥包橘柚,錫貢。沿于江、海,達于淮、泗。

荊及衡陽惟荊州。江、漢朝宗于海,九江孔殷,沱、潛既道,雲土、夢作乂。厥土惟塗泥,厥田惟下中,厥賦上下。厥貢羽、毛、齒、革惟金三品,杶、榦、栝、柏,礪、砥、砮、丹,惟菌、簵、楛;三邦厎貢厥名。包匭菁茅,厥篚玄纁璣組,九江納錫大龜。浮于江、沱、潛、漢,逾于洛,至于南河。

荊河惟豫州。伊、洛、瀍、澗既入于河,滎波既豬。導菏澤,被孟豬。厥土惟壤,下土墳壚。厥田惟中上,厥賦錯上中。厥貢漆、枲,絺、紵,厥篚纖、纊,錫貢磬錯。浮于洛,達于河。

華陽、黑水惟梁州。岷、嶓既藝,沱、潛既道。蔡、蒙旅平,和夷厎績。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厥賦下中,三錯。厥貢璆、鐵、銀、鏤、砮磬、熊、羆、狐、狸、織皮,西傾因桓是來,浮于潛,逾于沔,入于渭,亂于河。

黑水、西河惟雍州。弱水既西,涇屬渭汭,漆沮既從,灃水攸同。荊、岐既旅,終南、惇物,至于鳥鼠。原隰厎績,至于豬野。三危既宅,三苗丕敘。厥土惟黃壤,厥田惟上上,厥賦中下。厥貢惟球、琳、琅玕。浮于積石,至于龍門、西河,會于渭汭。織皮崐崘、析支、渠搜,西戎即敘。

導岍及岐,至于荊山,逾于河;壺口、雷首至于太岳;厎柱、析城至于王屋;太行、恆山至于碣石,入于海。

西傾、朱圉、鳥鼠至于太華;熊耳、外方、桐柏至于陪尾。

導嶓冢,至于荊山;內方,至于大別。

岷山之陽,至于衡山,過九江,至于敷淺原。

導弱水,至于合黎,餘波入于流沙。

導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

導河、積石,至于龍門;南至于華陰,東至于厎柱,又東至于孟津,東過洛汭,至于大伾;北過降水,至于大陸;又北,播為九河,同為逆河,入于海。

嶓冢導漾,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過三澨,至于大別,南入于江。東,匯澤為彭蠡,東,為北江,入于海。

岷山導江,東別為沱,又東至于澧;過九江,至于東陵,東迆北,會于匯;東為中江,入于海。

導沇水,東流為濟,入于河,溢為滎;東出于陶丘北,又東至于菏,又東北,會于汶,又北,東入于海。

導淮自桐柏,東會于泗、沂,東入于海。

導渭自鳥鼠同穴,東會于灃,又東會于涇,又東過漆沮,入于河。

導洛自熊耳,東北,會于澗、瀍;又東,會于伊,又東北,入于河。

九州攸同,四隩既宅,九山刊旅,九川滌源,九澤既陂,四海會同。六府孔修,庶土交正,厎慎財賦,咸則三壤成賦。中邦錫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

五百里甸服:百里賦納總,二百里納銍,三百里納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

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男邦,三百里諸侯。

五百里綏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奮武衛。

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

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蠻,二百里流。

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聲教訖于四海。禹錫玄圭,告厥成功。

禹誓(偽)

甘誓

《書序》:啟與有扈戰于甘之野,作《甘誓》。

大戰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天用勦絕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罰。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賞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則孥戮汝。」

五子之歌(古)

胤征(古)

厚父(簡)

□□□□王監劼跡,問前文人之恭明德。

王若曰:「厚父!遹聞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乃降之民,建夏邦。啟惟後,帝亦弗㧬啟之經德少,命咎繇下,為之卿事,茲咸有神,能格於上,知天之威哉,聞民之若否,惟天乃永保夏邑。在夏之哲王,乃嚴寅,畏皇天上帝之命,朝夕肆祀,不盤於康,以庶民惟政之恭,天則弗斁,永保夏邦。其在時後王之饗國,肆祀三後,永敘在服,惟如台?」

厚父拜,稽首,曰:「都魯,天子!古天降下民,設萬邦,作之君,作之師,惟曰其助上帝,司下民之匿。王乃竭失其命,弗用先哲王孔甲之典刑,顛覆厥德,沉湎於非彝,天乃弗若,乃墜厥命,亡厥邦。惟時下民鴻帝之子,咸天之臣民。乃弗慎厥德,用敘在服。」

王曰:「欽之哉,厚父!惟時餘經念乃高祖克憲皇天之政功,乃虔秉厥德,作闢事三後。肆汝其若龜筮之言,亦勿可專改。茲小人之德,惟如台?」

厚父曰:「於呼,天子!天命不可沁斯,民心難測。民式克恭心敬畏,畏不祥,保教明德,慎肆祀,惟所役之司民啟之。民其亡諒,乃弗畏不祥,亡顯於民,亦惟禍之攸及,惟司民之所取。今民莫不曰:『餘保教明德,亦鮮克以誨。』曰民心惟本,厥作惟葉,矧其能丁?良於友人,乃宣淑厥心。若山厥高,若水厥深,如玉之在石,如丹之在朱。乃是惟人曰:『天監司民,厥徵如友之服於人。』民式克敬德,毋湛於酒。民曰:『惟酒用肆祀,亦惟酒用康樂。』曰酒非食,惟神之饗。民亦惟酒用敗威儀,亦惟酒用恆狂。」

商書

湯誓

《書序》:伊尹相湯伐桀,升自陑,遂與桀戰于鳴條之野。作《湯誓》。

王曰:「格爾眾庶,悉聽朕言!非台小子敢行稱亂;有夏多罪,天命殛之。今爾有眾,汝曰:『我后不恤我眾,舍我穡事而割正?』予惟聞汝眾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汝其曰:『夏罪、其如台?』夏王率遏眾力,率割夏邑。有眾率怠弗協。曰:『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夏德若茲,今朕必往。爾尚輔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賚汝。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從誓言,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

《書序》:湯既勝夏。欲遷其社不可。作《夏社》、《疑至》、《臣扈》。

《書序》:夏師敗績,湯遂從之,遂伐三朡,俘厥寶玉。誼伯、仲伯作《典寶》。

仲虺之誥(古)

湯誥(古)

伊訓(古)

太甲上(古)

太甲中(古)

太甲下(古)

咸有一德(古)

盤庚

盤庚遷于殷,民不適有居。率吁眾戚出矢言。曰:「我王來,既爰宅于茲;重我民,無盡劉。不能胥匡以生;卜稽曰其如臺?先王有服,恪謹天命;茲猶不常寧,不常厥邑,于今五邦。今不承于古,罔知天之斷命,矧曰其克從先王之烈?若顛木之有由蘗,天其永我命于茲新邑,紹復先王之大業,厎綏四方。」

盤庚教于民,由乃在位,以常舊服,正法度。曰:「無或敢伏小人之攸箴!」王命眾,悉至于庭。王若曰:「格汝眾。予告汝訓:汝猷黜乃心,無傲從康。古我先王,亦惟圖任舊人共政。王播告之,修不匿厥指,王用丕欽;罔有逸言,民用丕變。今汝聒聒,起信險膚,予弗知乃所訟。

「非予自荒茲德,惟汝含德,不惕予一人。予若觀火。予亦拙謀,作乃逸。若網在綱,有條而不紊;若農服田力穡,乃亦有秋。汝克黜乃心,施實德于民,至于婚友;丕乃敢大言,汝有積德。乃不畏戎毒于遠邇;惰農自安,不昏作勞,不服田畝,越其罔有黍稷。汝不和吉言于百姓,惟汝自生毒;乃敗禍奸宄,以自災于厥身。乃既先惡于民,乃奉其恫,汝悔身何及!相時憸民,猶胥顧于箴言;其發有逸口,矧予制乃短長之命?汝曷弗告朕,而胥動以浮言,恐沈于眾?若火之燎于原,不可向邇,其猶可撲滅。則惟汝眾自作弗靖,非予有咎。

「遲任有言曰:『人惟求舊;器非求舊,惟新。』古我先王,暨乃祖乃父,胥及逸勤;予敢動用非罰?世選爾勞,予不掩爾善。茲予大享于先王,爾祖其從與享之。作福作災,予亦不敢動用非德。予告汝于難;若射之有志。汝無侮老成人,無弱孤有幼。各長于厥居,勉出乃力,聽予一人之作猷。無有遠邇,用罪伐厥死,用德彰厥善。邦之臧,惟汝眾;邦之不臧,惟予一人有佚罰。凡爾眾,其惟致告:自今至于後日,各恭爾事,齊乃位,度乃口。罰及爾身,弗可悔。」

盤庚作,惟涉河以民遷,乃話民之弗率,誕告用亶。其有眾咸造,勿褻在王庭。盤庚乃登進厥民。曰:「明聽朕言,無荒失朕命。嗚呼!古我前後,罔不惟民之承保,後胥戚;鮮以不浮于天時。殷降大虐,先王不懷;厥攸作,視民利用遷。汝曷弗念我古後之聞?承汝俾汝,惟喜康共;非汝有咎,比于罰。予若吁懷茲新邑,亦惟汝故,以丕從厥志。

「今予將試以汝遷,安定厥邦。汝不憂朕心之攸困,乃咸大不宣乃心,欽念以忱;動予一人。爾惟自鞠自苦:若乘舟,汝弗濟,臭厥載。爾忱不屬,惟胥以沈。不其或稽,自怒曷瘳?汝不謀長,以思乃災;汝誕勸憂。今其有今罔後,汝何生在上?今予命汝一,無起穢以自臭,恐人倚乃身、迂乃心。予迓續乃命于天;予豈汝威?用奉畜汝眾。予念我先神後之勞爾先;予丕克羞爾,用懷爾然。失于政,陳于茲,高後丕乃崇降罪疾;曰:『曷虐朕民!』汝萬民乃不生生,暨予一人猷同心,先後丕降與汝罪疾;曰:『曷不暨朕幼孫有比!』故有爽德,自上其罰汝,汝罔能迪。

「古我先後,既勞乃祖乃父,汝共作我畜民。汝有戕則在乃心,我先後綏乃祖乃父;乃祖乃父,乃斷棄汝,不救乃死。茲予有亂政同位,具乃貝玉。乃祖乃父,丕乃告我高後曰:『作丕刑于朕孫。』迪高後丕乃崇降弗祥。嗚呼!今予告汝不易:永敬大恤,無胥絕遠;汝分、猷念以相從,各設中于乃心。乃有不吉不迪,顛越不恭,暫遇奸宄;我乃劓殄滅之,無遺育,無俾易種于茲新邑。往哉生生!今予將試以汝遷,永建乃家。」

盤庚既遷,奠厥攸居。乃正厥位,綏爰有眾。曰:「無戲怠,懋建大命。今予其敷心腹腎腸,歷告爾百姓于朕志。罔罪爾眾;爾無共怒,協比讒言予一人。古我先王,將多于前功,適于山。用降我兇,德嘉績于朕邦。今我民用蕩析離居,罔有定極。爾謂朕:『曷震動萬民以遷?』肆上帝將復我高祖之德,亂越我家。朕及篤敬,恭承民命,用永地于新邑。肆予沖人,非廢厥謀,吊由靈。各非敢違卜,用宏茲賁。嗚呼!邦伯、師長、百執事之人,尚皆隱哉。予其懋簡相爾,念敬我眾。朕不肩好貨;敢恭生生,鞠人、謀人之保居,敘欽。今我既羞告爾于朕志,若否,罔有弗欽。無總于貨寶,生生自庸。式敷民德,永肩一心。」

說命(簡)

惟殷王賜說於天,庸為失仲使人。王命厥百工向,以貨徇求說於邑人。惟弼人得說于傅巖,厥俾繃弓,引關辟矢。說方築城,縢降庸力,厥說之狀,腕肩如椎。王迺訊說曰:「帝抑尔以畀余,抑非?」說迺曰:「惟帝以余畀尔,尔左執朕袂,尔右稽首。」王曰:「亶然。天迺命說伐失仲。」失仲是生子,生二牡豕。失仲卜曰:「我其殺之」,「我其已,勿殺」。勿殺是吉。失仲違卜,乃殺一豕。說于圍伐失仲,一豕乃旋保以逝,迺踐,邑人皆從,一豕隨仲之自行,是為赦俘之戎。其惟說邑,在北海之州,是惟圜土。說來,自從事于殷,王用命說為公。

說來自傅巖,在殷。武丁朝於門,入在宗。王原比厥夢,曰:「汝來惟帝命。」說曰:「允若時。」武丁曰:「來格汝說,聽戒朕言,漸之於乃心。若金,用惟汝作礪。古我先王滅夏,變強,捷蠢邦,惟庶相之力勝,用孚自邇。敬之哉,啟乃心,日沃朕心。若藥,如不瞑眩,越疾罔瘳。朕畜汝,惟乃腹,非乃身。若天旱,汝作淫雨。若津水,汝作舟。汝惟茲說底之于乃心。且天出不祥,不徂遠,在厥落,汝克視四方,乃俯視地。心毀惟備。敬之哉,用惟多德。且惟口起戎出好,惟干戈作疾,惟衣載病,惟干戈眚厥身。若抵不視,用傷,吉不吉。余告汝若時,志之于乃心。」

「……員,經德配天,余罔有斁言。小臣罔俊在朕服,余惟命汝說融朕命,余柔遠能邇,以益視事,弼永延,作余一人。」王曰:「說,既亦詣乃服,勿易俾越。如飛雀罔畏離,不惟鷹隼,廼弗虞民,厥其禍亦羅于■■。」王曰:「說,汝毋忘曰:『余克享于朕辟。』其又廼司四方民丕克明,汝惟有萬壽在乃政,汝亦惟克顯天,恫瘝小民,中乃罰,汝亦惟有萬福業業在乃服。」王曰:「說,晝如視日,夜如視辰,時罔非乃載。敬之哉。若賈,汝毋非貨如石。」王曰:「說,余既諟劼毖汝,使若玉冰,上下罔不我儀。」王曰:「說,昔在大戊,克漸五祀,天章之用九德,弗易百姓。惟時大戊謙曰:『余不克辟萬民。余罔墜天休,式惟三德賜我,吾乃敷之于百姓。余惟弗雍天之嘏命。』」王曰:「說,毋獨乃心,敷之于朕政,欲汝其有友勑朕命哉。」

高宗肜日

高宗肜日,越有雊雉。祖己曰:「惟先格王,正厥事。」乃訓于王曰:「惟天監下民,典厥義。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絕命。民有不若德,不聽罪;天既孚命正厥德,乃曰:『其如臺?』嗚呼!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無豐于昵。」

西伯戡黎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曰:「天子!天既訖我殷命;格人元龜,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弗欲喪,曰:『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摯。』今王其如臺!」王曰:「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祖伊反曰:「嗚呼!乃罪多參在上,乃能責命于天!殷之即喪,指乃功;不無戮于爾邦。」

微子

微子若曰:「父師、少師,殷其弗或亂正四方。我祖厎遂陳于上;我用沈酗于酒,用亂敗厥德于下。殷罔不小大,好草竊奸宄,卿士師師非度,凡有辜罪,乃罔恒獲。小民方興,相為敵讎。今殷其淪喪,若涉大水,其無津涯。殷遂喪,越至于今。」

曰:「父師、少師,我其發出狂?吾家耄遜于荒?今爾無指告予,顛隮若之何其?」父師若曰:「王子!天毒降災荒殷邦,方興沈酗于酒。乃罔畏畏,咈其耇長、舊有位人。今殷民,乃攘竊神只之犧牷牲,用以容,將食無災。降監殷民,用乂;讎斂,召敵讎不怠。罪合于一,多瘠罔詔。商今其有災,我興受其敗。商其淪喪,我罔為臣仆。詔王子出迪,我舊云刻子;王子弗出,我乃顛隮。自靖,人自獻于先王,我不顧行遯。」

尹至(簡)

惟尹自夏徂亳,逯至在湯。湯曰:「格!汝其有吉,志!」尹曰:「後!我來越今旬日。余美其有夏眾不吉,好其有後厥志其倉,寵二玉,弗虞其有眾。民沇曰:『余及汝偕亡。』惟災虐德、暴身童、亡典。夏有祥,在西在東,見章於天。其有民率曰:『惟我速禍。』鹹曰:『曷今東祥不章?』今其如台?」湯曰:「汝告我夏隱,率若詩?」尹曰:「若詩。」湯盟質﨤尹,茲乃柔大縈。湯往征弗附。摯度,摯德。不僭。自西剪西邑,戡其有夏。夏料民,入於水,曰戰。帝曰:「一勿遺。」

尹誥(簡)

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尹念天之敗西邑夏。曰:「夏自絕其有民,亦惟厥眾,非民亡與守邑。厥辟作怨於民,民復之用離心。我剪滅夏,今後曷不監?」 摯告湯曰:「我克協我友。今惟民遠邦歸志。」湯曰:「嗚呼!吾何作於民,俾我眾勿違朕言?」摯曰:「後其賚之,其有夏之金玉實邑,舍之。言。」乃致眾於亳中邑。

周書

泰誓上(古)

泰誓中(古)

泰誓下(古)

牧誓

時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千夫長、百夫長及庸、蜀、羌、髳、微、盧、彭、濮人。稱爾戈,比爾干,立爾矛,予其誓。」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昏棄厥肆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發,惟恭行天之罰。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齊焉。夫子勖哉!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齊焉。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羆,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爾所弗勖,其于爾躬有戮!」

武成(古)

洪範

惟十有三祀,王訪于箕子。王乃言曰:「嗚呼!箕子。惟天陰騭下民,相協厥居,我不知其彝倫攸敘。」

箕子乃言曰:「我聞在昔,鯀堙洪水,汨陳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疇,彝倫攸斁。鯀則殛死,禹乃嗣興,天乃錫禹洪范九疇,彝倫攸敘。」

「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農用八政,次四曰協用五紀,次五曰建用皇極,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徵,次九曰向用五福,威用六極。」

「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潤下作鹹,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二、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視,四曰聽,五曰思。貌曰恭,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聰,思曰睿。恭作肅,從作乂,明作哲,聰作謀,睿作聖。」

「三、八政:一曰食,二曰貨,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寇,七曰賓,八曰師。」

「四、五紀:一曰歲,二曰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歷數。」

「五、皇極:皇建其有極,斂時五福,用敷錫厥庶民。惟時厥庶民于汝極,錫汝保極。凡厥庶民,無有淫朋;人無有比德,惟皇作極。凡厥庶民,有猷有為有守,汝則念之。不協于極,不罹于咎;皇則受之。而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則錫之福。時人斯其惟皇之極。無虐煢獨;而畏高明。人之有能有為,使羞其行,面邦其昌。凡厥正人,既富方穀;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時人斯其辜。于其無好德,汝雖錫之福,其作汝用咎。無偏無陂,遵王之義;無有作好,遵王之道;無有作惡,遵王之路。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無黨無偏,王道平平;無反無側,王道正直。會其有極,歸其有極。曰皇極之敷言,是彝是訓,于帝其訓。凡厥庶民,極之敷言,是訓是行,以近天子之光。曰天子作民父母,以為天下王。」

「六、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剛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強弗友剛克,燮友柔克;沈潛剛克,高明柔克。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無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兇于而國。人用側頗僻,民用僭忒。」

「七、稽疑:擇建立卜筮人,乃命卜筮,曰雨,曰霽,曰蒙,曰驛,曰克,曰貞,曰悔。凡七,卜五,占用二,衍忒。立時人作卜筮,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從、庶民從,是之謂大同;身其康強,子孫其逢:吉。汝則從、龜從、筮從、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庶民逆:吉。庶民從、龜從、筮從、汝則逆、卿士逆:吉。汝則從、龜從、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內,吉;作外,兇。龜筮共違于人:用靜,吉;用作,兇。」

「八、庶徵:曰雨,曰陽,曰燠,曰寒,曰風,曰時。五者來備,各以其敘,庶草蕃廡。一極備兇,一極無兇。曰休徵:曰肅,時雨若;曰乂,時陽若;曰晢,時燠若;曰謀,時寒若;曰聖,時風若。曰咎徵:曰狂,恒雨若;曰僭,恒陽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風若。曰王省惟歲,卿士惟月,師尹惟日。歲月日時無易,百穀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日月歲時既易,百穀用不成,乂用昏不明,俊民用微,家用不寧。庶民惟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則有冬有夏;月之從星,則以風雨。」

「九、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六極:一曰兇短折,二曰疾,三曰憂,四曰貧,五曰惡,六曰弱。」

旅獒(古)

金縢

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二公曰:「我其為王穆卜。」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公乃自以為功,為三壇同墠。為壇於南方,北面周公立焉;植璧秉珪,乃告太王、王季、文王。史乃冊祝曰:「惟爾元孫某,遘厲虐疾;若爾三王,是有丕子之責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予仁若考,能多材多藝,能事鬼神;乃元孫不若旦多材多藝,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爾子孫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祗畏。嗚呼!無墜天之降寶命,我先王亦永有依歸。今我即命于元龜,爾之許我,我其以璧與珪,歸俟爾命,爾不許我,我乃屏璧與珪。」乃卜三龜,一習吉。啟龠見書,乃并是吉。公曰:「體,王其罔害;予小子新命于三王,惟永終是圖。茲攸俟,能念予一人。」公歸,乃納冊于金縢之匱中。王翼日乃瘳。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於孺子。」周公乃告二公曰:「我之弗辟,我無以告我先王。」周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斯得。于後,公乃為詩以貽王,名之曰「鴟鸮」;王亦未敢誚公。

秋,大熟,未獲,天大雷電以風,禾盡偃,大木斯拔;邦人大恐,王與大夫盡弁,以啟金縢之書,乃得周公所自以為功,代武王之說。二公及王乃問諸史與百執事。對曰:「信。噫!公命,我勿敢言。」王執書以泣,曰:「其勿穆卜。昔公勤勞王家,惟予沖人弗及知;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新逆,我國家禮亦宜之。」

王出郊,天乃雨。反風,禾則盡起。二公命邦人,凡大木所偃,盡起而筑之,歲則大熟。

大誥

王若曰:「猷,大誥爾多邦,越爾御事。弗吊天降割于我家,不少延。洪惟我幼沖人,嗣無疆大歷服。弗造哲,迪民康,矧曰其有能格知天命?已,予惟小子,若涉淵水,予惟往求朕攸濟。敷賁,敷前人受命,茲不忘大功,予不敢閉于天降威用。寧王遺我大寶龜,紹天明;即命曰:『有大艱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靜,越茲蠢。』殷小腆,誕敢紀其敘。天降威,知我國有疵,民不康。曰:『予復。』反鄙我周邦。「今蠢,今翼日,民獻有十夫,予翼,以于敉寧武圖功。我有大事,休,朕卜并吉。肆予告我友邦君,越尹氏、庶士、御事,曰:『予得吉卜,以惟以爾庶邦,于伐殷逋播臣。』爾庶邦君,越庶士、御事,罔不反曰:『艱大,民不靜,亦惟在王宮、邦君室。越予小子,考翼,不可征;王害不違卜?』肆予沖人,永思艱。曰:嗚呼!允蠢鰥寡,哀哉!予造天役,遺大投艱于朕身;越予沖人,不卬自恤。義爾邦君,越爾多士——尹氏、御事、綏予曰:『無毖于恤,不可不成乃寧考圖功。』己,予惟小子,不敢替上帝命。天休于寧王,興我小邦周;寧王惟卜用,克綏受茲命。今天其相民,矧亦惟卜用。嗚呼!天明畏,弼我丕丕基。」王曰:「爾惟舊人,爾丕克遠省,爾知寧王若勤哉!天閟毖我成功所,予不敢不極卒寧王圖事。肆予大化誘我友邦君;天棐忱辭,其考我民,予曷其不于前寧人圖功攸終?天亦惟用勤毖我民,若有疾;予曷敢不于前寧人攸受休畢?」王曰:「若昔,朕其逝。朕言艱日思。若考作室,既厎法,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構?厥父菑,厥子乃弗肯播,矧肯獲?厥考翼其肯曰:『予有後,弗棄基?』肆予曷敢不越卬敉寧王大命?若兄考,乃有友伐厥子,民養其勸弗救?」王曰:「嗚呼!肆哉爾庶邦君,越爾御事。爽邦由哲,亦惟十人,迪知上帝命,越天棐忱,爾時罔敢易法,矧今天降戾于周邦?惟大艱人,誕鄰胥伐于厥室;爾亦不知天命不易。予永念曰:天惟喪殷;若穡夫,予曷敢不終朕畝?天亦惟休于前寧人,予曷其極卜?敢弗于從,率寧人有指疆土?矧今卜并吉?肆朕誕以爾東征;天命不僭,卜陳惟若茲。」

微子之命(古)

康誥

惟三月,哉生魄,周公初基作新大邑于東國洛;四方民大和會,侯甸男邦采衛,百工播民,和見士于周?周公咸勤,乃洪大誥治。

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惟乃丕顯考文王,克明德慎罰,不敢侮鰥寡,庸庸、祗祗、威威、顯民。用肇造我區夏;越我一二邦,以修我西土。惟時怙,冒聞于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誕受厥命。越厥邦厥民,惟時敘。乃寡兄勖,肆汝小子封,在茲東土。」

王曰:「嗚呼!封。汝念哉!今民將在祗遹乃文考,紹聞衣德言,往敷求于殷先哲王,用保乂民。汝丕遠惟商耇成人,宅心知訓。別求聞由古先哲王,用康保民,弘于天若。德裕乃身,不廢在王命。」

王曰:「嗚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見。小人難保;往盡乃心,無康好逸豫,乃其乂民。我聞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惠不惠,懋不懋。』已,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應保殷民;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

王曰:「嗚呼!封。敬明乃罰。人有小罪非眚,乃惟終,自作不典;式爾,有厥罪小,乃不可不殺。乃有大罪非終,乃惟眚災適爾,既道極厥辜,時乃不可殺。」

王曰:「嗚呼!封。有敘時,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若有疾,惟民其畢棄咎。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非汝封刑人殺人,無或刑人殺人;非汝封又曰劓刵人,無或劓刵人。」

王曰:「外事,汝陳時臬司,師茲殷罰有倫。」

又曰:「要囚,服念五六日,至于旬時,丕蔽要囚。」

王曰:「汝陳時臬事,罰蔽殷彝,用其義刑義殺,勿庸以次汝封。乃汝盡遜,曰時敘;惟曰未有遜事。已,汝惟小子,未其有若汝封之心;朕心朕德惟乃知。凡民自得罪,寇攘奸宄,殺越人于貨,昏不畏死:罔弗憝。」

王曰:「封。元惡大憝,矧惟不孝不友。子弗祗服厥父事,大傷厥考心;于父不能字厥子,乃疾厥子。于弟弗念天顯,乃弗克恭厥兄;兄亦不念鞠子哀,大不友于弟。惟吊茲,不于我政人得罪;天惟與我民彝大泯亂;曰乃其速由文王作罰,刑茲無赦。不率大戛,矧惟外庶子訓人、惟厥正人、越小臣、諸節,乃別播敷,造民大譽,弗念弗庸,瘝厥君;時乃引惡,惟朕憝。已,汝乃其速由茲義率殺。亦惟君惟長,不能厥家人、越厥小臣外正,惟威惟虐,大放王命:乃非德用乂。汝亦罔不克敬典,乃由裕民;惟文王之敬忌,乃裕民。曰:『我惟有及。』則予一人以懌。」

王曰:「封!爽惟民,迪吉康。我時其惟殷先哲王德,用康乂民作求。矧今民罔迪不適,不迪則罔政在厥邦。」

王曰:「封!予惟不可不監,告汝德之說,于罰之行。今惟民不靜,未戾厥心,迪屢未同。爽惟天其罰殛我,我其不怨。惟厥罪無在大,亦無在多,矧曰其尚顯聞于天。」

王曰:「嗚呼!封,敬哉!無作怨,勿用非謀非彝蔽時忱,丕則敏德。用康乃心,顧乃德,遠乃猷裕,乃以民寧,不汝瑕殄。」

王曰:「嗚呼!肆汝小子封。惟命不于常;汝念哉,無我殄享,明乃服命,高乃聽,用康乂民。」

王若曰:「往哉封。勿替敬典!聽朕告汝,乃以殷民世享。」

酒誥

王若曰:「明大命于妹邦。乃穆考文王肇國在西土。厥誥毖庶邦庶士越少正御事,朝夕曰:『祀茲酒。惟天降命,肇我民,惟元祀。天降威,我民用大亂喪德,亦罔非酒惟行;越小大邦用喪,亦罔非酒惟辜。』

文王誥教小子有正有事:無彝酒。越庶國:飲惟祀,德將無醉。惟曰我民迪小子惟土物愛,厥心臧。聰聽祖考之遺訓,越小大德,小子惟一。

妹土,嗣爾股肱,純其藝黍稷,奔走事厥考厥長。肇牽車牛,遠服賈用。孝養厥父母,厥父母慶,自洗腆,致用酒。

庶士、有正越庶伯、君子,其爾典聽朕教!爾大克羞耇惟君,爾乃飲食醉飽。丕惟曰爾克永觀省,作稽中德,爾尚克羞饋祀。爾乃自介用逸,茲乃允惟王正事之臣。茲亦惟天若元德,永不忘在王家。」

王曰:「封!我西土棐徂邦君、御事、小子,尚克用文王教,不腆于酒。故我至于今,克受殷之命。」

王曰:「封,我聞惟曰:『在昔殷先哲王迪畏天顯小民,經德秉哲。自成湯咸至于帝乙,成王畏相惟御事,厥棐有恭,不敢自暇自逸,矧曰其敢崇飲?越在外服,侯甸男衛邦伯,越在內服,百僚庶尹惟亞惟服宗工越百姓里居,罔敢湎于酒。不惟不敢,亦不暇,惟助成王德顯越,尹人祗辟。』我聞亦惟曰:『在今後嗣王,酣,身厥命,罔顯于民祗,保越怨不易。誕惟厥縱,淫泆于非彝,用燕喪威儀,民罔不衋傷心。惟荒腆于酒,不惟自息乃逸,厥心疾很,不克畏死。辜在商邑,越殷國滅,無罹。弗惟德馨香祀,登聞于天;誕惟民怨,庶群自酒,腥聞在上。故天降喪于殷,罔愛于殷,惟逸。天非虐,惟民自速辜。』」

王:「封,予不惟若茲多誥。古人有言曰:『人無於水監,當於民監。』今惟殷墜厥命,我其可不大監撫于時!

予惟曰:「汝劼毖殷獻臣、侯、甸、男、衛,矧太史友、內史友、越獻臣百宗工,矧惟爾事服休,服采,矧惟若疇,圻父薄違,農夫若保,宏父定辟,矧汝,剛制于酒。』

厥或誥曰:『群飲。』汝勿佚。盡執拘以歸于周,予其殺。又惟殷之迪諸臣惟工,乃湎于酒,勿庸殺之,姑惟教之。有斯明享,乃不用我教辭,惟我一人弗恤弗蠲,乃事時同于殺。」

王曰:「封,汝典聽朕毖,勿辯乃司民湎于酒。」

梓材

王曰:「封!以厥庶民暨厥臣達大家,以厥臣達王,惟邦君。汝若恒越曰:『我有師師,司徒、司馬、司空、尹、旅。曰:予罔厲殺人;亦厥君先敬勞,肆徂厥敬勞。肆往,奸宄、殺人、歷人、宥;肆亦見厥君事,戕敗人宥。』王啟監,厥亂為民。曰:無胥戕,無胥虐,至于敬寡,至于屬婦,合由以容。王其效邦君、越御事,厥命曷以引養引恬。自古王若茲,監罔攸辟。

惟曰:若稽田,既勤敷菑,惟其陳修,為厥疆畎。若作室家,既勤垣墉,惟其涂墍茨。若作梓材,既勤樸斲,惟其涂丹雘。

「今王惟曰:先王既勤用明德,懷為夾,庶邦享作,兄弟方來;亦既用明德,後式典集,庶邦丕享。皇天既付中國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肆王惟德用,和懌先後迷民,用懌先王受命。已!若茲監。惟曰:欲至于萬年惟王,子子孫孫永保民。」

召誥

惟二月既望,越六日乙未,王朝步自周,則至于豐。惟太保先周公相宅;越若來三月,惟丙午朏,越三日戊申,太保朝至于洛,卜宅。厥既得卜,則經營。越三日庚戌,太保乃以庶殷,攻位于洛汭;越五日甲寅,位成。若翼日乙卯,周公朝至于洛,則達觀于新邑營。越三日丁巳,用牲于郊,牛二。越翼日戊午,乃社于新邑,牛一、羊一、豕一。越七日甲子,周公乃朝用書命庶殷–侯、甸、男、邦伯。厥既命殷庶,庶殷丕作。太保乃以庶邦冢君,出取幣,乃復入,錫周公。

曰:「拜手稽首,旅王若公。誥告庶殷,越自乃御事。嗚呼!皇天上帝,改厥元子茲大國殷之命。惟王受命,無疆惟休,亦無疆惟恤。嗚呼!曷其奈何弗敬!天既遐終大邦殷之命。茲殷多先哲王在天,越厥後王后民,茲服厥命;厥終智藏瘝在。夫知保抱攜持厥婦子,以哀吁天;徂厥亡出執。」

「嗚呼!天亦哀于四方民,其眷命用懋,王其疾敬德。相古先民有夏,天迪從子保;面稽天若,今時既墜厥命。今相有殷,天迪格保;面稽天若,今時既墜厥命。今沖子嗣,則無遺壽耇;曰:其稽我古人之德,矧曰其有能稽謀自天。嗚呼!有王雖小,元子哉。其丕能諴于小民,今休。王不敢後,用顧畏于民碞。王來紹上帝,自服于土中。旦曰:『其作大邑,其自時配皇天;毖祀于上下,其自時中乂,王厥有成命,治民今休。』王先服殷御事,比介于我有周御事。節性,惟日其邁;王敬作所,不可不敬德。」

「我不可不監于有夏,亦不可不監于有殷。我不敢知曰,有夏服天命,惟有歷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我不敢知曰,有殷受天命,惟有歷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今王嗣受厥命,我亦惟茲二國命,嗣若功。王乃初服;嗚呼!若生子,罔不在厥初生;自貽哲命。今天其命哲,命吉兇,命歷年。知今我初服,宅新邑,肆惟王其疾敬德。王其德之用,祈天永命。其惟王勿以小民淫用非彝,亦敢殄戮;用乂民,若有功。其惟王位在德元,小民乃惟刑;用于天下,越王顯。上下勤恤,其曰:『我受天命,丕若有夏歷年,式勿替有殷歷年。』欲王以小民受天永命。」

拜手稽首曰:「予小臣,敢以王之讎民、百君子、越友民,保受王威命明德。王末有成命,王亦顯。我非敢勤,惟恭奉幣、用供王,能祈天永命。」

洛誥

周公拜手稽首曰:「朕復子明辟。王如弗敢及天基命定命,予乃胤保,大相東土,其基作民明辟。予惟乙卯,朝至于洛師。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澗水東、瀍水西,惟洛食。我又卜瀍水東,亦惟洛食。伻來以圖,及獻卜。」

王拜手稽首曰:「公!不敢不敬天之休,來相宅,其作周匹休。公既定宅,伻來、來,視予卜休恒吉,我二人共貞;公其以予萬億年。敬天之休;拜手稽首誨言。」

周公曰:「王肇稱殷禮,祀于新邑,咸秩無文。予齊百工,伻從王于周;予惟曰:庶有事。今王即命曰:『記功,宗,以功作元祀。』惟命曰:『汝受命篤弼;丕視功載,乃汝其悉自教工。』孺子其朋,孺子其朋,其往。無若火始焰焰,厥攸灼,敘弗其絕。厥若彝及撫事。如予惟以在周工,往新邑。伻向即有僚,明作有功;惇大成裕,汝永有辭。」

公曰:「已!汝惟沖子,惟終。汝其敬識百辟享,亦識其有不享。享多儀;儀不及物,惟曰不享。惟不役志于享。凡民惟曰不享,惟事其爽侮。乃惟孺子頒,朕不暇聽。朕教汝于棐民彝。汝乃是不蘉,乃時惟不永哉。篤敘乃正父,罔不若;予不敢廢乃命。汝往,敬哉!茲予其明農哉!彼裕我民,無遠用戾。」

王若曰:「公!明保予沖子。公稱丕顯德,以予小子,揚文武烈。奉答天命,和恒四方民,居師。惇宗將禮,稱秩元祀,咸秩無文。惟公德明,光于上下,勤施于四方,旁作穆穆,迓衡不迷文武勤教。予沖子夙夜毖祀。」王曰:「公功棐迪篤,罔不若時。」

王曰:「公!予小子其退即辟于周,命公後。四方迪亂未定,于宗禮亦未克敉公功。迪將其後,監我士、師、工,誕保文武受民,亂為四輔。」王曰:「公定,予往已。公功肅將祗歡,公無困哉。我惟無斁,其康事;公勿替刑,四方其世享。」周公拜手稽首曰:「王命予來承保乃文祖受命民;越乃光烈考武王弘朕恭。孺子來相宅,其大惇典殷獻民,亂為四方新辟;作周,恭先。曰其自時中乂,萬邦咸休,惟王有成績。予旦以多子越御事,篤前人成烈,答其師;作周,孚先。考朕昭子刑,乃單文祖德。伻來毖殷,乃命寧予;以秬鬯二卣,曰:『明禋,拜手稽首休享。』予不敢宿,則禋于文王、武王。惠篤敘,無有遘自疾,萬年厭于乃德,殷乃引考。王伻殷乃承敘,萬年其永觀朕子懷德。」

戊辰,王在新邑,烝,祭歲:文王騂牛一,武王騂牛一。王命作冊逸祝冊,惟告周公其後。王賓,殺、禋,咸格,王入太室裸。王命周公後,作冊逸誥,在十有二月,惟周公誕保文武受命,惟七年。

多士

惟三月,周公初于新邑洛,用告商王士。王若曰:「爾殷遺多士!弗吊,旻天大降喪于殷;我有周佑命,將天明威,致王罰,敕殷命終于帝。肆爾多士,非我小國敢弋殷命,惟天不畀允罔固亂,弼我;我其敢求位?惟帝不畀,惟我下民秉為,惟天明畏。我聞曰:『上帝引逸。』有夏不適逸,則惟帝降格,向于時夏。弗克庸帝,大淫泆,有辭;惟時天罔念聞,厥惟廢元命,降致罰。乃命爾先祖成湯革夏,俊民甸四方。自成湯至于帝乙,罔不明德恤祀;亦惟天丕建,保乂有殷;殷王亦罔敢失帝,罔不配天,其澤。在今後嗣王,誕罔顯于天,矧曰其有聽念于先王勤家?誕淫厥泆,罔顧于天顯民祗。惟時上帝不保,降若茲大喪。惟天不畀不明厥德;凡四方小大邦喪,罔非有辭于罰。」王若曰:「爾殷多士!今惟我周王,丕靈承帝事。有命曰:『割殷!』告敕于帝。惟我事不貳適,惟爾王家我適。予其曰:『惟爾洪無度;我不爾動,自乃邑。』予亦念天即于殷大戾,肆不正。」王曰:「猷!告爾多士。予惟時其遷居西爾。非我一人奉德不康寧,時惟天命。無違!朕不敢有後,無我怨。惟爾知惟殷先人有冊有典,殷革夏命。今爾又曰:『夏迪簡在王庭,有服在百僚。』予一人惟聽用德,肆予敢求爾于天邑商。予惟率肆矜爾;非予罪,時惟天命。」王曰:「多士!昔朕來自奄,予大降爾四國民命。我乃明致天罰,移爾遐逖;比事臣我宗,多遜。」王曰:「告爾殷多士!今予惟不爾殺,予惟時命有申。今朕作大邑于茲洛,予惟四方罔攸賓。亦惟多士攸服,奔走臣我,多遜。爾乃尚有爾土,爾乃尚寧干止。爾克敬,天惟畀矜爾;爾不克敬,爾不啻不有爾土,予亦致天之罰于爾躬。今爾惟時宅爾邑,繼爾居,爾厥有干有年于茲洛,爾小子乃興,從爾遷。」王曰,又曰:「時予乃或言,爾攸居。」

無逸

周公曰:「嗚呼!君子所其無逸。先知稼穡之艱難,乃逸;則知小人之依。相小人,厥父母勤勞稼穡,厥子乃不知稼穡之艱難,乃逸乃諺既誕。否則侮厥父母曰:『昔之人,無聞知!』」

周公曰:「嗚呼!我聞曰:昔在殷王中宗,嚴恭寅畏,天命自度,治民祗懼,不敢荒寧。肆中宗之享國,七十有五年。其在高宗,時舊勞于外,爰暨小人。作其即位,乃或亮陰,三年不言;其惟不言,言乃雍。不敢荒寧,嘉靖殷邦。至于小大,無時或怨。肆高宗之享國,五十有九年。其在祖甲,不義惟王,舊為小人。作其即位,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于庶民,不敢侮鰥寡。肆祖甲之享國,三十有三年。自時厥後,立王生則逸;生則逸,不知稼穡之艱難,不聞小人之勞,惟耽樂之從。自時厥後,亦罔或克壽: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四、三年。」周公曰:「嗚呼!厥亦惟我周太王、王季,克自抑畏。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徽柔懿恭,懷保小民,惠鮮鰥寡。自朝至于日中昃,不遑暇食,用咸和萬民。文王不敢盤于游田,以庶邦惟正之供。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國五十年。」周公曰:「嗚呼!繼自今嗣王,則其無淫于觀、于逸、于游、于田,以萬民惟正之供。無皇曰:『今日耽樂。』乃非民攸訓,非天攸若,時人丕則有愆。無若殷王受之迷亂,酗于酒德哉!」周公曰:「嗚呼!我聞曰:『古之人猶胥訓告,胥保惠,胥教誨;民無或胥譸張為幻。』此厥不聽,人乃訓之;乃變亂先王之正刑,至于小大。民否則厥心違怨,否則厥口詛祝。」周公曰:「嗚呼!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茲四人迪哲。厥或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則皇自敬德。厥愆,曰:『朕之愆,允若時。』不啻不敢含怒。此厥不聽,人乃或诪張為幻。曰:『小人怨汝詈汝。』則信之。則若時,不永念厥辟,不寬綽厥心;亂罰無罪,殺無辜。怨有同,是叢于厥身。」周公曰:「嗚呼!嗣王其監于茲!」

君奭

周公若曰:「君奭!弗吊,天降喪于殷,殷既墜厥命,我有周既受。我不敢知曰,厥基永孚于休;若天棐忱,我亦不敢知曰,其終出于不祥。嗚呼!君!已曰時我,我亦不敢寧于上帝命,弗永遠念天威,越我民;罔尤違,惟人在。我後嗣子孫,大弗克恭上下,遏佚前人光在家;不知天命不易、天難諶,乃其墜命,弗克經歷嗣前人恭明德。在今予小子旦,非克有正,迪惟前人光,施于我沖子。」又曰:「天不可信,我道惟寧王德延,天不庸釋于文王受命。」

公曰:「君奭!我聞在昔,成湯既受命,時則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在太甲,時則有若保衡。在太戊,時則有若伊陟、臣扈,格于上帝;巫咸乂王家。在祖乙,時則有若巫賢。在武丁,時則有若甘盤。率惟茲有陳,保乂有殷;故殷禮陟配天,多歷年所。天惟純佑命則,商實百姓、王人,罔不秉德明恤;小臣屏侯甸,矧咸奔走。惟茲惟德稱,用乂厥辟。故一人有事于四方,若卜筮,罔不是孚。」

公曰:「君奭!天壽平格,保乂有殷;有殷嗣,天滅威。今汝永念,則有固命,厥亂明我新造邦。」

公曰:「君奭!在昔,上帝割申勸寧王之德,其集大命于厥躬。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亦惟有若虢叔,有若閎夭,有若散宜生,有若泰顛,有若南宮括。又曰:無能往來茲迪彝教,文王蔑德降于國人。亦惟純佑秉德,迪知天威,乃惟時昭文王;迪見冒聞于上帝,惟時受有殷命哉。武王惟茲四人,尚迪有祿。後暨武王,誕將天威,咸劉厥敵。惟茲四人,昭武王惟冒,丕單稱德。今在予小子旦,若游大川,予往暨汝奭其濟。小子同未,在位誕無我責。收罔勖不及,耇造德不降;我則鳴鳥不聞,矧曰其有能格?」公曰:「嗚呼!君!肆其監于茲。我受命無疆惟休,亦大惟艱。告君乃猷裕,我不以後人迷。」公曰:「前人敷乃心,乃悉命汝,作汝民極。曰:『汝明勖偶王,在亶。乘茲大命。惟文王德丕承,無疆之恤。』」公曰:「君!告汝朕允。保奭!其汝克敬以予監于殷喪大否,肆念我天威。予不允惟若茲誥,予惟曰襄我二人。汝有合哉,言曰:『在時二人。』天休滋至,惟時二人弗戡。其汝克敬德,明我俊民,在讓後人于丕時。嗚呼!篤棐時二人,我式克至于今日休。我咸成文王功于不怠,丕冒;海隅出日,罔不率俾。」公曰:「君!予不惠若茲多誥。予惟用閔于天越民。」公曰:「嗚呼!君!惟乃知民德,亦罔不能厥初,惟其終。只若茲。往,敬用治。」

蔡仲之命(古)

多方

惟五月丁亥,王來自奄,至于宗周。周公曰:「王若曰:『猷,告爾四國多方,惟爾殷侯尹民。我惟大降爾命,爾罔不知。洪惟圖天之命,弗永寅念于祀。惟帝降格于夏,有夏誕厥逸,不肯戚言于民;乃大淫昏,不克終日勸于帝之迪:乃爾攸聞。厥圖帝之命,不克開于民之麗;乃大降罰,崇亂有夏,因甲于內亂。不克靈承于旅,罔丕惟進之恭,洪舒于民。亦惟有夏之民,叨懫日欽,劓割夏邑。天惟時求民主,乃大降顯休命于成湯,刑殄有夏。「惟天不畀純,乃惟以爾多方之義民,不克永于多享。惟夏之恭多士,大不克明保享于民,乃胥惟虐于民;至于百為,大不克開。乃惟成湯,克以爾多方,簡代夏作民主。慎厥麗,乃勸;厥民刑,用勸。以至于帝乙,罔不明德慎罰,亦克用勸。要囚,殄戮多罪,亦克用勸;開釋無辜,亦克用勸。今至于爾辟,弗克以爾多方享天之命。』「嗚呼!王若曰:『誥告爾多方,非天庸釋有夏,非天庸釋有殷;乃惟爾辟,以爾多方,大淫圖天之命,屑有辭。乃惟有夏,圖厥政,不集于享;天降時喪,有邦間之。乃惟爾商後王,逸厥逸,圖厥政,不蠲烝;天惟降時喪。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天惟五年須暇之子孫,誕作民主;罔可念聽。天惟求爾多方,大動以威,開厥顧天。惟爾多士,罔堪顧之。惟我周王,靈承于旅,克堪用德,惟典神天。天惟式教我用休,簡畀殷命,尹爾多方。「今我曷敢多誥?我惟大降爾四國民命,爾曷不忱裕之于爾多方?爾曷不夾介乂我周王,享天之命?今爾尚宅爾宅,畋爾田,爾曷不惠王熙天之命?爾乃迪屢不靜,爾心未愛;爾乃不大宅天命,爾乃屑播天命;爾乃自作不典,圖忱于正。我惟時其教告之,我惟時其戰耍囚之,至于再,至于三。乃有不用我降爾命,我乃其大罰殛之。非我有周秉德不康寧,乃惟爾自速辜。』「王曰:『嗚呼!猷,告爾有方多士,暨殷多士:今爾奔走臣我監五祀,越惟有胥伯小大多正,爾罔不克臬。自作不和,爾惟和哉!爾室不睦,爾惟和哉!爾邑克明,爾惟克勤乃事。爾尚不忌于兇德,亦則以穆穆在乃位,克閱于乃邑,謀介爾乃自時洛邑,尚永力畋爾田;天惟畀矜爾。我有周惟其大介賚爾,迪簡在王庭,尚爾事,有服在大僚。』「王曰:『嗚呼!多士!爾不克勸忱我命,爾亦則惟不克享,凡民惟曰不享。爾乃惟逸惟頗,大遠王命;則惟爾多方探天之威,我則致天之罰,離逖爾土。』王曰:『我不惟多誥,我惟只告爾命。』又曰:『時惟爾初;不克敬于和,則無我怨。』」

立政

周公若曰:「拜手稽首,告嗣天子王矣。」用咸戒于王,曰王左右常伯、常任、準人、綴衣、虎賁。周公曰:「嗚呼!休茲,知恤鮮哉!古之人迪惟有夏,乃有室大競,吁俊尊上帝,迪知忱恂于九德之行。乃敢告教厥後曰:『拜手稽首,後矣。』曰:『宅乃事,宅乃牧,宅乃準,茲惟後矣。謀面用丕訓德,則乃宅人,茲乃三宅無義民。』桀德惟乃弗作往任,是惟暴德,罔後。亦越成湯陟,丕厘上帝之耿命;乃用三有宅,克即宅;曰三有俊,克即俊。嚴惟丕式,克用三宅三俊。其在商邑,用協于厥邑;其在四方,用丕式見德。「嗚呼!其在受德昏,惟羞刑暴德之人,同于厥邦,乃惟庶習逸德之人,同于厥政。帝欽罰之,乃伻我有夏,式商受命,奄甸萬姓。亦越文王、武王,克知三有宅心,灼見三有俊心;以敬事上帝,立民長伯。立政:任人、準夫、牧、作三事,虎賁、綴衣、趣馬、小尹、左右攜仆,百司庶府,大都、小伯、藝人、表臣、百司、太史、尹伯、庶常吉士,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夷、微、盧、烝、三亳、阪、尹。文王惟克厥宅心,乃克立茲常事司牧人,以克俊有德。文王罔攸兼于庶言:庶獄、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是訓用違;庶獄、庶慎,文王罔敢知于茲。亦越武王,率惟敉功,不敢替厥義德;率惟謀從容德,以并受此丕丕基。「嗚呼!孺子王矣!繼自今,我其立政、立事。準人、牧夫,我其克灼知厥若,丕乃俾亂;相我受民,和我庶獄、庶慎。時則勿有間之,自一話一言。我則末惟成德之彥,以乂我受民。嗚呼!予旦已受人之徽言咸告。孺子王矣!繼自今,文子文孫,其勿誤于庶獄、庶慎,惟正是乂之。自古商人,亦越我周文王,立政,立事:牧夫、準人,則克宅之,克由繹之,茲乃俾乂國。則罔有立政,用憸人,不訓于德,是罔顯在厥世。繼自今立政,其勿以憸人,其惟吉士,用勱相我國家。「今文子文孫,孺子王矣。其勿誤于庶獄,惟有司之牧夫。其克詰爾戎兵,以陟禹之跡;方行天下,至于海表,罔有不服。以覲文王之耿光,以揚武王之大烈。嗚呼!繼自今後王立政,其惟克用常人。」周公若曰:「太史,司寇蘇公!式敬爾由獄,以長我王國。茲式有慎,以列用中罰。」

周官(古)

君陳(古)

顧命

成王将崩,命召公、毕公率诸侯相康王,作《顾命》。 惟四月,哉生魄,王不懌。甲子,王乃洮頮水,相被冕服,憑玉几。乃同召太保奭、芮伯、彤伯、畢公、衛侯、毛公、師氏、虎臣、百尹、御事。王曰:「嗚呼!疾大漸,惟幾;病日臻,既彌留,恐不獲誓言嗣,茲予審訓命汝。昔君文王、武王,宣重光,尊麗陳教則肄;肄不違,用克達殷集大命。在後之侗,敬迓天威,嗣守文武大訓,無敢昏逾。今天降疾、殆,弗興弗悟;爾尚明時朕言,用敬保元子釗,弘濟于艱難。柔遠能邇,安勸小大庶邦。思夫人自亂于威儀,爾無以釗冒貢于非幾。」茲既受命還,出綴衣于庭。越翼日乙丑,王崩。太保命仲桓、南宮毛,俾爰齊侯呂汲,以二干戈、虎賁百人,逆子釗於南門之外;延入翼室,恤宅宗。丁卯,命作冊度。越七日癸酉,伯相命士須材。狄設黼扆、綴衣。牖間南向,敷重篾席、黼純;華玉仍几。西序東向,敷重厎席、綴純,文貝仍几。東序西向,敷重豐席、畫純,雕玉仍几。西夾南向,敷重筍席、玄紛純,漆仍几。越玉五重:陳寶、赤刀,大訓、弘璧,琬、琰,在西序;大玉、夷玉、天球、河圖,在東序。胤之舞衣,大貝、鼖鼓,在西房;兌之戈、和之弓、垂之竹矢,在東房。大輅在賓階面,綴輅在阼階面,先輅在左塾之前,次輅在右塾之前。二人雀弁執惠,立于畢門之內;四人綦弁,執戈、上刃,夾兩階戺;一人冕執劉,立于東堂;一人冕執鉞,立于西堂;一人冕執戣,立于東垂;一人冕執瞿,立于西垂;一人冕執銳,立于側階。王麻冕黼裳,由賓階隮。卿士邦君,麻冕蟻裳,入即位。太保、太史、太宗,皆麻冕彤裳。太保承介圭,上宗奉同、瑁,由阼階隮。太史秉書,由賓階隮,御王冊命。曰:「皇后憑玉几,道揚末命,命汝嗣訓,臨君周邦,率循大卞,燮和天下,用答揚文武之光訓。」王再拜,興。答曰:「眇眇予末小子,其能而亂四方,以敬忌天威?」乃受同、瑁,王三宿,三祭,三叱。上宗曰:「饗。」太保受同,降。盥,以異同,秉璋以酢。授宗人同;拜,王答拜。太保受同,祭、嚌、宅。授宗人同;拜,王答拜。太保降,收。諸侯出廟門俟。

康王之誥(古)

畢命(古)

君牙(古)

冏命(古)

呂刑

惟呂命:王享國百年,耄荒;度作刑以詰四方。王曰:「若古有訓,蚩尤惟始作亂,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賊,鴟義奸宄,奪攘矯虔。苗民弗用靈,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殺戮無辜。爰始淫為劓、刵、椓、黥,越茲麗刑并制,罔差有辭。民興胥漸,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詛盟。虐威庶戮,方告無辜于上。上帝監民,罔有馨香德,刑發聞惟腥。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報虐以威,遏絕苗民,無世在下。乃命重、黎,絕地天通,罔有降格。群後之逮在下,明明棐常,鰥寡無蓋。皇帝清問下民,鰥寡有辭于苗。德威惟畏,德明惟明。乃命三後,恤功于民:伯夷降典,折民惟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降播種,農殖嘉穀。三後成功,惟殷于民。士制百姓于刑之中,以教祗德。穆穆在上,明明在下,灼于四方,罔不惟德之勤。故乃明于刑之中,率乂于民棐彝。典獄非訖于威,惟訖于富。敬忌,罔有擇言在身。惟克天德,自作元命,配享在下。」王曰:「嗟!四方司政典獄。非爾惟作天牧?今爾何監,非時伯夷播刑之迪?其今爾何懲?惟時苗民,匪察于獄之麗;罔擇吉人,觀于五刑之中;惟時庶威奪貨,斷制五刑,以亂無辜。上帝不蠲,降咎于苗;苗民無辭于罰,乃絕厥世。」王曰:「嗚呼!念之哉!伯父、伯兄、仲叔季弟、幼子、童孫,皆聽朕言,庶有格命。今爾罔不由慰日勤,爾罔或戒不勤。天齊于民,俾我一日;非終惟終,在人。爾尚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雖畏勿畏,雖休勿休;惟敬五刑,以成三德。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其寧惟永。」王曰:「吁!來!有邦有土,告爾祥刑。在今爾安百姓,何擇非人?何敬非刑?何度非及?兩造具備,師聽五辭,五辭簡孚,正于五刑;五刑不簡,正于五罰;五罰不服,正于五過;五過之疵,惟官、惟反、惟內、惟貨、惟來,其罪惟均,其審克之。五刑之疑有赦,五罰之疑有赦,其審克之。簡孚有眾,惟貌有稽;無簡不聽,具嚴天威。墨辟疑赦,其罰百鍰,閱實其罪。劓辟疑赦,其罰惟倍,閱實其罪。剕辟疑赦,其罰倍差,閱實其罪。宮辟疑赦,其罰六百鍰,閱實其罪。大辟疑赦,其罰千鍰,閱實其罪。墨罰之屬千,劓罰之屬千,剕罰之屬五百,宮罰之屬三百,大辟之罰,其屬二百;五刑之屬三千。「上下比罪,無僭亂辭,勿用不行;惟察惟法,其審克之。上刑適輕下服,下刑適重上服,輕重諸罰有權。刑罰世輕世重,惟齊非齊,有倫有要。罰懲非死,人極于病。非佞折獄,惟良折獄,罔非在中。察辭于差,非從惟從。哀敬折獄,明啟刑書胥占,咸庶中正。其刑其罰,其審克之。獄成而孚,輸而孚;其刑上備,有并兩刑。」王曰:「嗚呼!敬之哉!官伯族姓,朕言多懼。朕敬于刑,有德惟刑。今天相民,作配在下,明清于單辭。民之亂,罔不中聽獄之兩辭;無或私家于獄之兩辭。獄貨非寶,惟府辜功,報以庶尤。永畏惟罰;非天不中,惟人在命。天罰不極庶民,罔有令政在于天下。」王曰:「嗚呼!嗣孫!今往何監,非德?于民之中,尚明聽之哉!哲人惟刑,無疆之辭,屬于五極,咸中有慶。受王嘉師,監于茲祥刑。」

文侯之命

王若曰:「父義和!丕顯文武,克慎明德,昭升于上,敷聞在下,惟時上帝集厥命于文王。亦惟先正,克左右昭事厥辟;越小大謀猷,罔不率從。肆先祖懷在位。嗚呼!閔予小子嗣,造天丕愆;殄資澤于下民,侵戎,我國家純。即我御事,罔或耆壽俊在厥服,予則罔克。曰惟祖惟父,其伊恤朕躬。嗚呼!有績,予一人永綏在位。父義和!汝克昭乃顯祖;汝肇刑文武,用會紹乃辟,追孝于前文人。汝多修,捍我于艱;若汝,予嘉。」王曰:「父義和!其歸視爾師,寧爾邦。用賚爾秬鬯一卣;彤弓一,彤矢百;盧弓一,盧矢百;馬四匹。父往哉!柔遠能邇,惠康小民,無荒寧,簡恤爾都,用成爾顯德。」

費誓/鮮誓

公曰:「嗟!人無譁,聽命!徂茲淮夷、徐戎并興,善敹乃甲胄,敿乃干,無敢不吊。備乃弓矢,鍛乃戈矛,礪乃鋒刃,無敢不善。今惟淫舍牿牛馬,杜乃擭,穽乃阱,無敢傷牿。牿之傷,汝則有常刑。馬牛其風,臣妾逋逃,無敢越逐;只復之,我商賚汝。乃越逐不復,汝則有常刑。無敢寇攘:逾垣墻,竊馬牛,誘臣妾,汝則有常刑。甲戌,我惟征徐戎。峙乃糗糧,無敢不逮;汝則有大刑。魯人三郊三遂,峙乃楨干;甲戌,我惟筑。無敢不供;汝則有無餘刑,非殺。魯人三郊三遂,峙乃芻茭,無敢不多;汝則有大刑。」

秦誓

公曰:「嗟!我士!聽無嘩!予誓告汝群言之首。古人有言曰:『民訖自若,是多般。責人斯無難;惟受責俾如流,是惟艱哉。』我心之憂:日月逾邁,若弗圓來。惟古之謀人,則曰未就予忌;惟今之謀人,姑將以為親。雖則員然,尚繇詢茲黃髪,則罔所諐。番番良士,旅力既諐,我尚有之。仡仡勇夫,射御不違,我尚不欲。惟截截善諞言,俾君子易辭,我皇多有之!昧昧我思之:如有一介臣,斷斷猗,無他伎;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人之有伎,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如自其口出,是能容之。以保我子孫黎民,亦職有利哉。人之有技,冒疾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達,是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邦之杌隉,曰由一人;邦之榮懷,亦尚一人之慶。」

程寤(簡)

惟王元祀正月既生霸,大姒夢見商廷唯棘,乃小子發取周廷梓樹於厥外,化為松柏棫柞。寤驚,告王。王弗敢占,詔太子發,俾靈名總祓。祝祈祓王,巫率祓大姒,宗丁祓太子發,敝告宗祊社稷,祈於六末山川,攻於商神,望,烝,占於明堂。王及太子發並拜吉夢,受商命於皇上帝。興,曰:「發!汝敬聽吉夢。朋棘讎梓松,梓松柏副,棫包柞,柞化為雘。嗚呼!何警非朋?何戒非商?何用非樹?樹因欲,不違材。如天降疾,旨味既用,不可樂,時不遠。惟商戚在周,周戚在商。欲惟柏夢,庶言■,■有勿亡秋。明武畏,如棫柞無根。嗚呼,敬哉!朕聞周長不貳,務擇用周,果拜不忍,綏用多福。惟梓敝,不義芃於商。俾行量亡乏,明明在向,惟容納棘,抑亡勿用,不惎,思卑柔和順,生民不災,懷允。嗚呼!何監非時?何務非和?何畏非文?何保非道?何愛非身?何力非人?人謀強,不可以藏。後戒,後戒,人用汝謀,愛日不足。」

保訓(簡)

隹王五十年,不豫,王念日之多鬲,恐述保訓。戊子,自潰。己丑,昧爽□□□□□□□□□王若曰:發,朕疾適甚,恐不汝及訓。昔前人傳保,必受之以詷。今朕疾允病,恐弗念終,汝以箸受之。欽哉,勿淫!昔舜久作小人,親耕於鬲茅。恐,救中。自詣厥志,不諱於庶萬眚之多欲,厥有施於上下遠埶,乃易立埶詣,測陰陽之物,咸川不逆。舜既得中,言不易實變名,身茲備,惟允,翼翼不懈,用作三降之德。帝堯嘉之,用受厥緒。於呼!祗之哉!昔微矵中於河,以復有易,有易伓厥罪。微亡害,乃追中於河。微寺弗忘,傳貽子孫,至於成康,祗備不懈,用受大命。於呼!發,敬哉!朕聞茲不舊,命未有所延。今汝祗備毋懈,其有所由矣。不及爾身受大命,敬哉,毋淫!日不足,唯宿不羕。」

耆夜(簡)

武王八年征伐耆,大戡之。還,乃飲至於文太室。畢公高為客,召公保奭為夾,周公叔旦為主,辛公言泉甲為位,作策逸為東堂之客,呂尚父命為司正,監飲酒。王夜爵酬畢公,作歌一終曰《樂樂旨酒》:「樂樂旨酒,宴以二公。紝夷兄弟,庶民和同。方壯方武,穆穆克邦。嘉爵速飲,後爵乃從。」王夜爵酬周公,作歌一終曰《輶乘》:「輶乘既飭,人服余不胄。徂士奮刃,殹民之秀。方壯方武,克燮仇讎。嘉爵速飲,後爵乃復。」周公夜爵酬畢公,作歌一終曰《贔贔》:「贔贔戎服,壯武赳赳。謐精謀猷,欲德乃救。王有旨酒,我憂以[風孚]。既醉有侑,明日勿慆。」周公又夜舉爵酬王,作祝誦一終曰《明明上帝》:「明明上帝,臨下之光。丕顯來格,歆厥禋盟。於飲月有盈缺,歲有歇行。作茲祝誦,萬壽無疆。」周公秉爵未飲,蟋蟀躍降於堂,公作歌一終曰《蟋蟀》:「蟋蟀在堂,役車其行。今夫君子,不喜不樂。夫日□□,□□□忘。毋已大樂,則終以康。康樂而毋荒,是惟良士之方方。蟋蟀在席,歲聿雲莫。今夫君子,不喜不樂。日月其邁,從朝及夕。毋已大康,則終以祚。康樂而毋荒,是惟良士之懼懼。蟋蟀在舍,歲聿雲□。□□□□,□□□□,□□□□,及夏。毋已大康,則終以懼懼。康樂而毋荒,是惟良士之懼懼。」

封許之命(簡)

……越在天下,故天劝之亡斁,尚振厥德,膺受大命,骏尹四方。则惟汝吕丁,肇牵文王,毖光厥烈。

武王司明刑,厘厥猷,祗事上帝,桓桓丕敬,严将天命。亦惟汝吕丁,扞辅武王,攼敦殷受,咸成商邑。

……,命汝侯于许。汝惟臧耆尔猷,虔恤王家,简乂四方不𢦚,以勤余一人。

锡汝苍珪、秬鬯一卣。路车、璁衡、玉轸、鸾铃、素旂,朱𨊻䡇。马四匹,攸勒、氍毡、罗缨、钩膺、豹弁、匿。

赠尔荐彝、盏□、燧珧,龙𩰳、琏、鑵、钲、㠻、勺、盘、鉴、蓥、𠁁、舟、禁、鼎、簋、觥、䤾。恪!

王曰:「於呼,丁,戒哉!余既监于殷之不若,稚童兹忧,靡念非常,汝亦惟就章尔虑,祗敬尔猷,以永厚周邦,勿废朕命,经嗣世享。」

皇門(簡)

惟正月庚午,公格在庫門。公若曰:「嗚呼!朕寡邑小邦,蔑有耆耇慮事屏朕位。肆朕衝人非敢不用明刑,惟莫開余嘉德之說。今我譬小於大,我聞昔在二有國之哲王,則不恐於恤,乃惟大門宗子邇臣,懋揚嘉德,迄有孚,以助厥辟,勤恤王邦王家。乃旁求選擇元武聖夫,羞於王所。自釐臣至於有分私子,苟克有諒,罔不懍達,獻言在王所。是人斯助王恭明祀,敷明刑。王用有監,多憲丅政,命用克和有成,王用能承天之魯命。百姓萬民用罔不擾比在王廷。先王用有勸,以賓佑於上。是人斯既助厥辟,勤勞王邦王家。先人神祇復式用休,俾服在厥家。王邦用寧,小民用格、能稼穡,鹹祀天神,戎兵以能興,軍用多實。王用能奄有四鄰遠土,丕承子孫用蔑被先王之耿光。至於厥後嗣立王,乃弗肯用先王之明刑,乃維汲汲胥驅胥教於非彝。以家相厥室,弗恤王邦王家,維偷德用,以昏求於王臣,弗畏不祥,不肯惠聽無辠之辭,乃惟不順是治。我王訪良言於是人,斯乃非休德以應,乃維詐詬以答,俾王之無依無助。譬如戎夫,驕用從禽,其猶克有獲?是人斯乃讒賊媢嫉,以不利厥辟厥邦。譬如圉夫之有媢妻,曰『余獨服在寢』,以自露厥家。媢夫有邇無遠,乃弇蓋善夫,善夫莫達在王所。乃惟有奉俟夫,是陽是繩,是以為上,是授司事師長。政用迷亂,獄用無成。小民用禱無用祀。天用弗保,媢夫先受殄罰,邦亦不寧。嗚呼!敬哉,監於茲。朕遺父兄眔朕藎臣,夫明尓德,以助余一人憂,毋惟尓身之懍,皆恤尓邦,假余憲。既告汝元德之行,譬如主舟,輔余於險,懍余於濟。毋作祖考羞哉。」

祭公(簡)

王若曰:「祖祭公,哀余小子,昧其在位,旻天疾威,余多時叚懲。我聞祖不豫有遲,余惟時來見,不淑疾甚,余畏天之作威。公其告我懿德。」祭公拜手稽首,曰:「天子,謀父朕疾惟不瘳。朕身尚在茲,朕魂在朕辟昭王之所,無圖不知命。」王曰:「嗚呼,公,朕之皇祖周文王、烈祖武王,宅下國,作陳周邦。惟時皇上帝度其心,享其明德,付弼四方,用膺受天之命,敷聞在下。我亦惟有若祖周公暨祖召公,茲迪襲學於文武之曼德,克夾紹成康,用畢成大商。我亦惟有若祖祭公,修和周邦,保乂王家。」王曰:「公稱丕顯德,以余小子揚文武之烈,揚成、康、昭主之烈。」王曰:「嗚呼,公,汝念哉!遜措乃心,盡付弼余一人。」公懋拜手稽首,曰:「允哉!」乃召畢桓、井利、毛班,曰:「三公,謀父朕疾惟不瘳,敢告天子,皇天改大邦殷之命,惟周文王受之,惟武王大敗之,成厥功。惟天奠我文王之志,董之用威,亦尚寬壯厥心,康受亦式用休,亦美懋綏心,敬恭之。惟文武中大命,戡厥敵。」公曰:「天子、三公,我亦上下譬於文武之受命,皇啟方邦,丕惟周之旁,丕惟後稷之受命是永厚。惟我後嗣,旁建宗子,丕惟周之厚屏。嗚呼,天子,監於夏商之旣敗,丕則無遺後,至於萬億年,萬億年參敘之。旣沁,乃有履宗,丕惟文武之由。」公曰:「嗚呼,天子,丕則寅言哉。汝毋以戾茲辠辜無時遠大邦,汝毋以嬖御疾爾莊後,汝毋以小謀敗大作,汝毋以嬖士疾大夫、卿、李,汝毋各家相而室,然莫恤其外。其皆自時中乂萬邦。」公曰:「嗚呼,天子、三公,汝念哉。汝毋泯泯芬芬,厚顏忍恥,時惟大不淑哉。」曰:「三公,敷求先王之恭明德;刑四方,克中爾罰。昔在先王,我亦不以我辟陷於難,弗失於政,我亦惟以沒我世。」公曰:「天子、三公,余惟弗起朕疾,汝其敬哉。茲皆保胥一人,康□之,蠥服之,然毋夕□,維我周有常刑。」王拜稽首譽言,乃出。


《史記》十二諸侯年表

太史公讀春秋歷譜諜,至周厲王,未嘗不廢書而嘆也。曰:鳴呼,師摯見之矣!紂為象箸而箕子唏。周道缺,詩人本之衽席,關雎作。仁義陵遲,鹿鳴刺焉。及至厲王,以惡聞其過,公卿懼誅而禍作,厲王遂奔于彘,亂自京師始,而共和行政焉。是後或力政,彊乘弱,興師不請天子。然挾王室之義,以討伐為會盟主,政由五伯,諸侯恣行,淫侈不軌,賊臣篡子滋起矣。齊、晉、秦、楚其在成周微甚,封或百里或五十里。晉阻三河,齊負東海,楚介江淮,秦因雍州之固,四海迭興,更為伯主,文武所褒大封,皆威而服焉。是以孔子明王道,干七十餘君,莫能用,故西觀周室,論史記舊聞,興於魯而次春秋,上記隱,下至哀之獲麟,約其辭文,去其煩重,以制義法,王道備,人事浹。七十子之徒口受其傳指,為有所刺譏褒諱挹損之文辭不可以書見也。魯君子左丘明懼弟子人人異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記具論其語,成左氏春秋。鐸椒為楚威王傅,為王不能盡觀春秋,采取成敗,卒四十章,為鐸氏微。趙孝成王時,其相虞卿上采春秋,下觀近勢,亦著八篇,為虞氏春秋。呂不韋者,秦莊襄王相,亦上觀尚古,刪拾春秋,集六國時事,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為呂氏春秋。及如荀卿、孟子、公孫固、韓非之徒,各往往捃摭春秋之文以著書,不同勝紀。漢相張蒼歷譜五德,上大夫董仲舒推春秋義,頗著文焉。

公元前
841 庚申 共和元年厲王子居召公宮,是為宣王。王少,大臣共和行政。 真公濞十五年,一云十四年 武公壽十年 靖侯宜臼十八年 秦仲四年 熊勇七年 釐公十八年 釐侯十四年 幽公寧十四年 武侯二十三年 夷伯二十四年 惠侯二十四年
840 十六 十一 晉釐侯司徒元年 十九 十五 十五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五
839 十七 十二 二十 十六 十六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六
838 十八 十三 二十一 十七 十七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七
837 甲子 十九 十四 楚熊嚴元年 二十二 十八 十八 蔡夷侯元年 二十八 二十八
836 二十 十五 二十三 十九 十九 二十九 二十九
835 二十一 十六 二十四 二十 二十 三十 三十
834 二十二 十七 十一 二十五 二十一 二十一 曹幽伯彊元年 三十一
833 二十三 十八 十二 二十六 二十二 二十二 三十二
832 二十四 十九 十三 二十七 二十三 二十三 三十三
831 十一 二十五 二十 十四 二十八 二十四 陳釐公孝元年 三十四
830 十二 二十六 二十一 十一 十五 宋惠公鲒元年 二十五 三十五
829 十三 二十七 二十二 十二 十六 二十六 三十六
828 十四宣王即位,共和罷。 二十八 二十三 十三 十七 二十七 三十七
827 甲戌 宣王元年 二十九 二十四 十四 十八 楚熊霜元年 二十八 十一 三十八
826 三十 二十五 十五 十九 二十九 十二 燕釐侯莊元年
825 魯武公敖元年 二十六 十六 二十 三十 十三 曹戴伯鮮元年
824 齊厲公無忌元年 十七 二十一 三十一 十四
823 十八 二十二 三十二 十五
822 晉獻侯籍元年 二十三 三十三 十六
821 秦莊公其元年 楚熊徇元年 三十四 十一 十七
820 十一 三十五 十二 十八
819 十二 三十六 十三 十九
818 十三 三十七 十四 二十
817 甲申 十一 十四 三十八 十五 二十一
816 十二 十五 三十九 十六 二十二 十一
815 十三 魯懿公戲元年 齊文公赤元年 十六 四十 十七 二十三 十一 十二
814 十四 十七 四十一 十八 二十四 十二 十三
813 十五 十八 四十二 十九 二十五 十三 十四
812 十六 十一 十九 衛武公和元年 二十 二十六 十四 十五
811 十七 穆侯弗生元年 十一 十一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七 十五 十六
810 十八 十二 十二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八 十六 十七
809 十九 十三 十三 二十二 二十三 蔡釐侯所事元年 十七 十八
808 二十 四取齊女為夫人。 十四 十四 二十三 二十四 十八 十九
807 甲午 二十一 十五 十五 二十四 二十五 十九 二十
806 二十二 魯孝公稱元年,伯御立為君,稱為諸公子云。伯御,武公孫。 十六 十六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 鄭桓公友元年始封。周宣王母弟。 二十一
805 二十三 十一 七以伐條生太子仇。 十七 十七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一 二十二
804 二十四 十二 十八 十八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二 二十三
803 二十五 齊成公說元年 十九 十九 二十八 二十九 二十三 二十四
802 二十六 十以千畝戰。生仇弟成師。二子名反,君子譏之。後亂。 二十 二十 二十九 十一 三十 二十四 二十五
801 二十七 十一 二十一 二十一 三十 十二 三十一 二十五 二十六
800 二十八 十二 二十二 二十二 三十一宋惠公薨。 十三 三十二 二十六 二十七
799 二十九 十三 二十三 楚熊鄂元年 宋戴公立。元年 十四 三十三 十一 二十七 二十八
798 三十 十四 二十四 十五 三十四 十二 二十八 二十九
797 甲辰 三十一 十五 二十五 十六 三十五 十三 二十九 三十
796 三十二 十一周宣王誅伯御,立其弟稱,是為孝公。 十六 二十六 十七 三十六 十四 三十 十一 三十一
795 三十三 十二 十七 二十七 十八 陳武公靈元年 十五 曹惠伯雉元年 十二 三十二
794 三十四 十三 齊莊公贖元年 十八 二十八 十九 十六 十三 三十三
793 三十五 十四 十九 二十九 二十 十七 十四 三十四
792 三十六 十五 二十 三十 二十一 十八 十五 三十五
791 三十七 十六 二十一 三十一 二十二 十九 十六 三十六
790 三十八 十七 二十二 三十二 楚若敖元年 二十三 二十 十七 燕頃侯元年
789 三十九 十八 二十三 三十三 十一 二十四 二十一 十八
788 四十 十九 二十四 三十四 十二 二十五 二十二 十九
787 甲寅 四十一 二十 二十五 三十五 十三 二十六 二十三 二十
786 四十二 二十一 二十六 三十六 十四 二十七 二十四 二十一
785 四十三 二十二 二十七穆侯卒,弟殤叔自立,太子仇出奔。 三十七 十五 二十八 十一 二十五 十一 二十二
784 四十四 二十三 十一 晉殤叔元年 三十八 十六 二十九 十二 二十六 十二 二十三
783 四十五 二十四 十二 三十九 十七 三十 十三 二十七 十三 二十四
782 四十六 二十五 十三 四十 十八 三十一 十四 二十八 十四 二十五
781 幽王元年 二十六 十四 四仇攻殺殤叔,立為文侯。 四十一 十九 三十二 十五 二十九 十五 二十六
780 二三川震。 二十七 十五 晉文侯仇元年 四十二 十一 二十 三十三 陳夷公說元年 三十 十六 二十七 十一
779 三王取褒姒。 二十八 十六 四十三 十二 二十一 三十四 三十一 十七 二十八 十二
778 二十九 十七 四十四 十三 二十二 三十五 三十二 十八 二十九 十三
777 甲子 三十 十八 秦襄公元年 十四 二十三 三十六 陳平公燮元年 三十三 十九 三十 十四
776 三十一 十九 十五 二十四 三十七 三十四 二十 三十一 十五
775 三十二 二十 十六 二十五 三十八 三十五 二十一 三十二 十六
774 三十三 二十一 十七 二十六 三十九 三十六 二十二 三十三 十七
773 三十四 二十二 十八 二十七 四十 三十七 二十三 三十四 十八
772 三十五 二十三 十九 二十八 四十一 三十八 二十四 三十五 十九
771 十一幽王為犬戎所殺。 三十六 二十四 七始列為諸侯。 二十 二十九 四十二 三十九 二十五 三十六以幽王故,為犬戎所殺。 二十
770 平王元年東徙雒邑。 三十七 二十五 十一 八初立西畤,祠白帝。 二十一 三十 四十三 四十 二十六 鄭武公滑突元年 二十一
769 三十八 二十六 十二 二十二 三十一 四十四 四十一 二十七 二十二
768 魯惠公弗湦元年 二十七 十三 二十三 三十二 四十五 四十二 二十八 二十三
767 甲戌 二十八 十四 十一 二十四 三十三 四十六 十一 四十三 二十九 二十四
766 二十九 十五 十二伐戎至岐而死。 二十五 三十四 四十七 十二 四十四 三十 燕哀侯元年
765 三十 十六 秦文公元年 二十六 宋武公司空元年 四十八 十三 四十五 三十一
764 三十一 十七 二十七 四十九 十四 四十六 三十二 燕鄭侯元年
763 三十二 十八 楚霄敖元年 五十 十五 四十七 三十三
762 三十三 十九 五十一 十六 四十八 三十四
761 三十四 二十 五十二 十七 蔡共侯興元年 三十五 十娶申侯女武姜。
760 十一 三十五 二十一 五十三 十八 三十六 十一
759 十二 三十六 二十二 五十四 十九 蔡戴侯元年 曹穆公元年 十二
758 十三 十一 三十七 二十三 五十五 二十 十三
757 甲申 十四 十二 三十八 二十四 楚蚡冒元年 衛莊公楊元年 二十一 十四生莊公寤生。
756 十五 十三 三十九 二十五 十作鄜畤。 二十二 曹桓公終生元年 十五
755 十六 十四 四十 二十六 十一 十一 二十三 十六
754 十七 十五 四十一 二十七 十二 十二 陳文公圉元年生桓公鮑、厲公他。他母蔡女。 十七生大叔段,母欲立段,公不聽。 十一
753 十八 十六 四十二 二十八 十三 十三 十八 十二
752 十九 十七 四十三 二十九 十四 十四 十九 十三
751 二十 十八 四十四 三十 十五 十五 二十 十四
750 二十一 十九 四十五 三十一 十六 十六 二十一 十五
749 二十二 二十 四十六 三十二 十七 十七 蔡宣侯楷論元年 二十二 十六
748 二十三 二十一 四十七 三十三 十八 十八生魯桓公母。 二十三 十七
747 甲午 二十四 二十二 四十八 三十四 十九作祠陳寶。 十一 宋宣公力元年 十一 二十四 十八
746 二十五 二十三 四十九 三十五 二十 十二 十二 十一 二十五 十九
745 二十六 二十四 五十 晉昭侯元年封季父成師于曲沃,曲沃大於國,君子譏曰:「晉人亂自曲沃始矣。」 二十一 十三 十三 十文公卒。 十二 二十六 二十
744 二十七 二十五 五十一 二十二 十四 十四 陳桓公元年 十三 二十七 二十一
743 二十八 二十六 五十二 二十三 十五 十五 十四 鄭莊公寤生元年祭仲相。 二十二
742 二十九 二十七 五十三 二十四 十六 十六 十五 二十三
741 三十 二十八 五十四 二十五 十七 十七愛妾子州吁,州吁好兵。 十六 二十四
740 三十一 二十九 五十五 二十六 武王立。 十八 十七 二十五
739 三十二 三十 五十六 潘父殺昭侯,納成師,不克。昭侯子立,是為孝侯。 二十七 十九 十一 十八 二十六
738 三十三 三十一 五十七 二十八 二十 十二 十九 二十七
737 甲辰 三十四 三十二 五十八 二十九 十一 二十一 十三 二十 二十八
736 三十五 三十三 五十九 三十 十二 二十二 十四 二十一 二十九
735 三十六 三十四 六十 三十一 十三 二十三夫人無子,桓公立。 十五 二十二 三十
734 三十七 三十五 六十一 三十二 十四 衛桓公完元年 十一 十六 二十三 三十一
733 三十八 三十六 六十二 三十三 十五 二弟州吁驕,桓黜之,出奔。 十二 十七 二十四 十一 三十二
732 三十九 三十七 六十三 三十四 十六 十三 十八 二十五 十二 三十三
731 四十 三十八 六十四 九曲沃桓叔成師卒,子代立,為莊伯。 三十五 十七 十四 十九 二十六 十三 三十四
730 四十一 三十九 齊釐公祿父元年 三十六 十一 十八 十五 二十 二十七 十四 三十五
729 四十二 四十 二同母弟夷仲年生公孫毋知也。 十一 三十七 十二 十九公卒,命立弟和,為穆公。 十六 二十一 二十八 十五 三十六
728 四十三 四十一 十二 三十八 十三 宋穆公和元年 十七 二十二 二十九 十六 燕穆侯元年
727 甲寅 四十四 四十二 十三 三十九 十四 十八 二十三 三十 十七
726 四十五 四十三 十四 四十 十五 十九 二十四 三十一 十八
725 四十六 四十四 十五 四十一 十六 二十 二十五 三十二 十九
724 四十七 四十五 十六曲沃莊伯殺孝侯,晉人立孝侯子卻為鄂侯。 四十二 十七 十一 二十一 二十六 三十三 二十
723 四十八 四十六 晉鄂侯卻元年曲沃強於晉。 四十三 十八 十二 二十二 二十七 三十四 二十一
722 四十九 魯隱公息姑元年母聲子。 四十四 十九 十三 二十三 二十八 三十五 二十二段作亂,奔。
721 五十 四十五 二十 十四 二十四 二十九 三十六 二十三公悔,思母不見,穿地相見。
720 五十一 三二月,日蝕。 十一 四十六 二十一 九公屬孔父立殤公。馮奔鄭。 十五 二十五 三十 三十七 二十四侵周,取禾。
719 桓王元年 十二 四十七 二十二 宋殤公與夷元年 十六州吁弒公自立。 二十六衛石碏來告,故執州吁。 三十一 三十八 二十五
718 二使虢公伐晉之曲沃。 五公觀魚于棠,君子譏之。 十三 六鄂侯卒。曲沃莊伯復攻晉。立鄂侯子光為哀侯。 四十八 二十三 二鄭伐我。我伐鄭。 衛宣公晉元年共立之。討州吁。 二十七 三十二 三十九 二十六 十一
717 甲子 六鄭人來渝平。 十四 晉哀侯光元年 四十九 二十四 二十八 三十三 四十 二十七始朝王,王不禮。 十二
716 十五 二莊伯卒,子稱立,為武公。 五十 二十五 二十九 三十四 四十一 二十八 十三
715 八易許田,君子譏之。 十六 秦寧公元年 二十六 三十 三十五 四十二 二十九與魯祊,易許田。 十四
714 九三月,大雨雹,電。 十七 二十七 三十一 蔡桓侯封人元年 四十三 三十 十五
713 十八 二十八 七諸侯敗我。我師與衛人伐鄭。 三十二 四十四 三十一 十六
712 十一大夫翬請殺桓公,求為相,公不聽,即殺公。 十九 二十九 三十三 四十五 三十二 十七
711 魯桓公允元年母宋武公女,生手文為魯夫人。 二十 三十 三十四 四十六 三十三以璧加魯,易許田。 十八
710 二宋賂以鼎,入於太廟,君子譏之。 二十一 三十一 華督見孔父妻好,悅之。華督殺孔父,及殺殤公。宋公馮元年華督為相。 三十五 四十七 三十四 燕宣侯元年
709 十一 三翬迎女,齊侯送女,君子譏之。 二十二 晉小子元年 三十二 三十六 四十八 三十五
708 十二 二十三 三十三 十一 三十七 四十九 三十六
707 甲戌 十三伐鄭。 二十四 三十四 十二 三十八弟他殺太子免。代立,國亂,再赴。 五十 三十七伐周,傷王。
706 十四 二十五山戎伐我。 曲沃武公殺小子。周伐曲沃,立晉哀侯弟湣為晉侯。晉侯湣元年 三十五侵隨,隨為善政,得止。 十三 陳厲公他元年 五十一 三十八太子忽救齊,齊將妻之。
705 十五 二十六 十一 三十六 十四 二生敬仲完。周史卜完後世王齊。 五十二 三十九
704 十六 二十七 十二 三十七伐隨,弗拔,但盟,罷兵。 十五 十一 五十三 四十
703 十七 二十八 秦出子元年 三十八 十六 十二 五十四 四十一
702 十八 二十九 三十九 十七 十三 五十五 四十二
701 十九 十一 三十 四十 十執祭仲。 十八太子伋弟壽爭死。 十四 曹莊公射姑元年 四十三
700 二十 十二 三十一 四十一 十一 十九 七公淫蔡,蔡殺公。 十五 鄭厲公突元年 十一
699 二十一 十三 三十二釐公令毋知秩服如太子。 四十二 十二 衛惠公朔元年 陳莊公林元年桓公子。 十六 十二
698 二十二 十四 三十三 六三父殺出子,立其兄武公。 四十三 十三 十七 三諸侯伐我,報宋故。 十三
697 甲申 二十三 十五天王求車,非禮。 齊襄公諸兒元年貶毋知秩服,毋知怨。 秦武公元年伐彭,至華山。 四十四 十四 三朔奔齊,立黔牟。 十八 四祭仲立忽,公出居櫟。 燕桓侯元年
696 莊王元年生子穨。 十六公會曹,謀伐鄭。 十一 四十五 十五 衛黔牟元年 十九 鄭昭公忽元年忽母鄧女,祭仲取之。
695 二有弟克。 十七日食,不書日,官失之。 十二 四十六 十六 二十 二渠彌殺昭公。
694 十八公與夫人如齊,齊侯通焉,使彭生殺公於車上。 四殺魯桓公,誅彭生。 十三 四十七 十七 蔡哀侯獻舞元年 鄭子亹元年齊殺子亹,昭公弟。
693 四周公欲殺王而立子克,王誅周公,克奔燕。 魯莊公同元年 十四 四十八 十八 鄭子嬰元年子亹之弟。
692 十五 四十九 十九 陳宣公杵臼元年杵臼,莊公弟。
691 十六 五十 宋湣公捷元年 十一
690 八伐紀,去其都邑。 十七 五十一王伐,隨告夫人心動,王卒軍中。 十二 燕莊公元年
689 五與齊伐衛,納惠公。 十八 楚文王貲元年始都郢。 十三
688 十九 二伐申,過鄧,鄧甥曰楚可取,鄧侯不許。 十四
687 甲午 七星隕如雨,與雨偕。 十一 二十 十一 十齊立惠公,黔牟奔周。 十五
686 十一 八子糾來奔,與管仲俱避毋知亂。 十二毋知殺君自立。 二十一 十二 衛惠公朔復入。十四年 十六
685 十二 九魯欲與糾入,後小白,齊距魯,使生致管仲。 齊桓公小白元年春,齊殺毋知。 二十二 十三 十五 十七
684 十三 十齊伐我,為糾故。 二十三 十四 六息夫人,陳女,過蔡,蔡不禮,惡之。楚伐蔡,獲哀侯以歸。 十六 十一楚虜我侯。 十八
683 十四 十一臧文仲弔宋水。 二十四 十五 九宋大水,公自罪。魯使臧文仲來弔。 十七 十二 十九 十一
682 十五 十二 二十五 十六 十萬殺君,仇牧有義。 十八 十一 十三 二十 十二
681 釐王元年 十三曹沫劫桓公。反所亡地。 五與魯人會柯。 二十六 十七 宋桓公御說元年莊公子。 十九 十二 十四 二十一 十三
680 十四 二十七 十八 二十 十三 十五 二十二 十四 十一
679 十五 七始霸,會諸侯于鄄。 二十八曲沃武公滅晉侯湣,以寶獻周,周命武公為晉君,并其地。 十九 十一 二十一 十四 十六 二十三 鄭厲公元年厲公亡後十七歲復入。 十二
678 十六 晉武公稱并晉,已立三十八年,不更元,因其元年。 二十葬雍,初以人從死。 十二伐鄧滅之。 二十二 十五 十七 二十四 二諸侯伐我。 十三
677 甲辰 十七 三十九武公卒,子詭諸立,為獻公。 秦德公元年武公弟。 十三 二十三 十六 十八 二十五 十四
676 惠王元年取陳后。 十八 晉獻公詭諸元年 二初作伏,祠社,磔狗邑四門。 楚堵敖谡元年 二十四 十七 十九 二十六 十五
675 二燕、衛伐王,王奔溫,立子穨。 十九 十一 秦宣公元年 七取衛女。文公弟。 二十五 十八 二十 二十七 十六伐王,王奔溫,立子穨。
674 二十 十二 二十六 十九 蔡穆侯肸元年 二十八 十七鄭執我仲父。
673 四誅穨,入惠王。 二十一 十三 二十七 二十 二十九 七救周亂,入王。 十八
672 五太子母早死。惠后生叔帶。 二十二 十四陳完自陳來奔,田常始此也。 五伐驪戎,得姬。 四作密畤。 五弟惲殺堵敖自立。 二十八 二十一厲公子完奔齊。 三十 鄭文公捷元年 十九
671 二十三公如齊觀社。 十五 楚成王惲元年 十一 二十九 二十二 三十一 二十
670 二十四 十六 十二 三十 二十三 曹釐公夷元年 二十一
669 二十五 十七 八盡殺故晉侯群公子。 十三 三十一 二十四 二十二
668 二十六 十八 九始城絳都。 十四 衛懿公赤元年 二十五 二十三
667 甲寅 十賜齊侯命。 二十七 十九 十五 二十六 二十四
666 十一 二十八 二十 十一 十六 二十七 二十五
665 十二 二十九 二十一 十二太子申生居曲沃,重耳居蒲城,夷吾居屈。驪姬故。 十一 十七 二十八 二十六
664 十三 三十 二十二 十三 十二 十八 二十九 十一 二十七
663 十四 三十一 二十三伐山戎,為燕也。 十四 秦成公元年 十九 三十 十二 二十八
662 十五 三十二莊公弟叔牙鴆死。慶父弒子般。季友奔陳,立湣公。 二十四 十五 二十 三十一 十三 十一 二十九
661 十六 魯湣公開元年 二十五 十六滅魏、耿、霍。始封趙夙耿,畢萬魏,始此。 十一 二十一 三十二 十四 曹昭公元年 十二 三十
660 十七 二慶父殺湣公。季友自陳立申,為釐公。殺慶父。 二十六 十七申生將軍,君子知其廢。 十二 二十二 翟伐我。公好鶴,士不戰,滅我國。國怨,惠公亂,滅其後,更立黔牟弟。衛戴公元年 三十三 十五 十三 三十一
659 十八 魯釐公申元年哀姜喪自齊至。 二十七殺女弟魯莊公夫人,淫故。 十八 秦穆公任好元年 十三 二十三 衛文公燬元年戴公弟也。 三十四 十六 十四 三十二
658 十九 二十八為衛築楚丘。救戎狄伐。 十九荀息以幣假道于虞以伐虢,滅下陽。 十四 二十四 二齊桓公率諸侯為我城楚丘。 三十五 十七 十五 三十三
657 甲子 二十 二十九與蔡姬共舟,蕩公,公怒,歸蔡姬。 二十 十五 二十五 三十六 十八以女故,齊伐我。 十六 燕襄公元年
656 二十一 三十率諸侯伐蔡,蔡潰,遂伐楚,責包茅貢。 二十一申生以驪姬讒自殺。重耳奔蒲,夷吾奔屈。 四迎婦于晉。 十六齊伐我,至陘,使屈完盟。 二十六 三十七 十九 十七
655 二十二 三十一 二十二滅虞、虢。重耳奔狄。 十七 二十七 三十八 二十 十八
654 二十三 三十二率諸侯伐鄭。 二十三夷吾奔梁。 十八伐許,許君肉袒謝,楚從之。 二十八 三十九 二十一 十九
653 二十四 三十三 二十四 十九 二十九 四十 二十二 二十
652 二十五襄王立,畏太叔。 三十四 二十五伐翟,以重耳故。 二十 三十公疾,太子茲父讓兄目夷賢,公不聽。 四十一 二十三 曹共公元年 二十一
651 襄王元年諸侯立王。 九齊率我伐晉亂,至高梁還。 三十五夏,會諸侯于葵丘。天子使宰孔賜胙,命無拜。 二十六公卒,立奚齊,里克殺之。及卓子。立夷吾。 九夷吾使郤芮賂,求入。 二十一 三十一公薨,未葬,齊桓會葵丘。 四十二 二十四 二十二
650 三十六使隰朋立晉惠公。 晉惠公夷吾元年誅里克,倍秦約。 十丕鄭子豹亡來。 二十二 宋襄公茲父元年目夷相。 四十三 二十五 二十三
649 三戎伐我,太叔帶召之。欲誅叔帶,叔帶奔齊。 十一 三十七 十一救王伐戎,戎去。 二十三伐黃。 十一 四十四 二十六 二十四有妾夢天與之蘭,生穆公蘭。
648 十二 三十八使管仲平戎于周,欲以上卿禮,讓,受下卿。 十二 二十四 十二 四十五 二十七 二十五
647 甲戌 十三 三十九使仲孫請王,言叔帶,王怒。 四饑,請粟,秦與我。 十三丕豹欲無與,公不聽,輸晉粟,起雍至絳。 二十五 十三 陳穆公款元年 二十八 二十六 十一
646 十四 四十 五秦饑,請粟,晉倍之。 十四 二十六滅六、英。 十四 二十九 二十七 十二
645 十五五月,日有食之。不書,史官失之。 四十一 六秦虜惠公,復立之。 十五以盜食善馬士得破晉。 二十七 十五 蔡莊侯甲午元年 二十八 十三
644 十六 四十二王以戎寇告齊,齊徵諸侯戍周。 七重耳聞管仲死,去翟之齊。 十六為河東置官司。 二十八 七隕五石。六鷁退飛,過我都。 十六 二十九 十四
643 十七 四十三 十七 二十九 十七 三十 十五
642 十八 齊孝公昭元年 十八 三十 十八 十一 三十一 十六
641 十一 十九 十九滅梁。梁好城,不居,民罷,相驚,故亡。 三十一 十九 十二 三十二 十七
640 十二 二十 十一 二十 三十二 十一 二十 十三 三十三 十八
639 十三 二十一 十二 二十一 三十三執宋襄公,復歸之。 十二召楚盟。 二十一 十四 三十四 十九
638 十四叔帶復歸於周。 二十二 五歸王弟帶。 十三太子圉質秦亡歸。 二十二 三十四 十三泓之戰,楚敗公。 二十二 十五 三十五君如楚,宋伐我。 二十
637 甲申 十五 二十三 六伐宋,以其不同盟。 十四圉立,為懷公。 二十三迎重耳於楚,厚禮之,妻之女。重耳願歸。 三十五重耳過,厚禮之。 十四公疾死泓戰。 二十三重耳從齊過,無禮。 十一 十六重耳過,無禮,僖負羈私善。 三十六重耳過,無禮,叔詹諫。 二十一
636 十六王奔汜。汜,鄭地也。 二十四 晉文公元年誅子圉。魏武子為魏大夫,趙衰為原大夫。咎犯曰「求霸莫如內王。」 二十四以兵送重耳。 三十六 宋成公王臣元年 二十四 十二 十七 三十七 二十二
635 十七晉納王。 二十五 二十五欲內王,軍河上。 三十七 二十五 十三 十一 十八 三十八 二十三
634 十八 二十六 三宋服。 二十六 三十八 三倍楚親晉。 衛成公鄭元年 十四 十二 十九 三十九 二十四
633 十九 二十七 十孝公薨,弟潘因衛公子開方殺孝公子,立潘。 四救宋,報曹、衛恥。 二十七 三十九使子玉伐宋。 四楚伐我,我告急於晉。 十五 十三 二十 四十 二十五
632 二十王狩河陽。 二十八公如踐土會朝。 齊昭公潘元年會晉敗楚,朝周王。 五侵曹伐衛,取五鹿,執曹伯。諸侯敗楚而朝河陽,周命賜公土地。 二十八會晉伐楚朝周。 四十晉敗子玉于城濮。 五晉救我,楚兵去。 三晉伐我,取五鹿。公出奔,立公子瑕會晉朝,復歸衛。 十六會晉伐楚,朝周王。 十四會晉伐楚,朝周王。 二十一晉伐我,執公,復歸之。 四十一 二十六
631 二十一 二十九 二十九 四十一 四晉以衛與宋。 陳共公朔元年 十五 二十二 四十二 二十七
630 二十二 三十 七聽周歸衛成公。與秦圍鄭。 三十圍鄭,有言即去。 四十二 五周入成公,復衛。 十六 二十三 四十三秦、晉圍我,以晉故。 二十八
629 二十三 三十一 三十一 四十三 十七 二十四 四十四 二十九
628 二十四 三十二 九文公薨。 三十二將襲鄭,蹇叔曰不可。 四十四 十八 二十五 四十五文公薨。 三十
627 甲午 二十五 三十三僖公薨。 六狄侵我。 晉襄公驩元年破秦于殽。 三十三襲鄭,晉敗我殽。 四十五 十九 二十六 鄭穆公蘭元年秦襲我,弦高詐之。 三十一
626 二十六 魯文公興元年 二伐衛,衛伐我。 三十四敗殽將亡歸,公復其官。 四十六王欲殺太子立職,太子恐,與傅潘崇殺王。王欲食熊蹯死,不聽。自立為王。 十一 九晉伐我,我伐晉。 二十 二十七 三十二
625 二十七 三秦報我殽,敗于汪。 三十五伐晉報殽,敗我于汪。 楚穆王商臣元年以其太子宅賜崇,為相。 十二 二十一 二十八 三十三
624 二十八 三公如晉。 四秦伐我,取王官,我不出。 三十六以孟明等伐晉,晉不敢出。 二晉伐我。 十三 十一 二十二 二十九 三十四
623 二十九 五伐秦,圍邧、新城。 三十七晉伐我,圍邧、新城。 三滅江。 十四 十二公如晉。 二十三 三十 三十五
622 三十 十一 六趙成子、欒貞子、霍伯、臼季皆卒。 三十八 四滅六、蓼。 十五 十三 二十四 三十一 三十六
621 三十一 十二 七公卒。趙盾為太子少,欲更立君,恐誅,遂立太子為靈公。 三十九繆公薨。葬殉以人,從死者百七十人,君子譏之,故不言卒。 十六 十四 十一 二十五 三十二 三十七
620 三十二 十三 晉靈公夷皋元年趙盾專政。 秦康公罃元年 十七公孫固殺成公。 十五 十二 二十六 三十三 三十八
619 三十三襄王崩。 八王使衛來求金以葬,非禮。 十四 二秦伐我,取武城,報令孤之戰。 宋昭公杵臼元年襄公之子。 十六 十三 二十七 三十四 三十九
618 頃王元年 十五 三率諸侯救鄭。 八伐鄭,以其服晉。 十七 十四 二十八 三十五 十楚伐我。 四十
617 甲辰 十六 四伐秦,拔少梁。秦取我北徵。 四晉伐我,取少梁。我伐晉取北徵。 十八 十五 二十九 曹文公壽元年 十一 燕桓公元年
616 十一敗長翟于鹹而歸,得長翟。 十七 四敗長翟長丘。 十九 十六 三十 十二
615 十二 十八 六秦取我羈馬。與秦戰河曲,秦師遁。 六伐晉,取羈馬。怒,與我大戰河曲。 十一 二十 十七 三十一 十三
614 十三 十九 七得隨會。 七晉詐得隨會。 十二 二十一 十八 三十二 十四
613 六頃王崩。公卿爭政,故不赴。 十四彗星入北斗,周史曰:七年,宋、齊、晉君死。 二十昭公卒。弟商人殺太子自立,是為懿公。 八趙盾以車八百乘納捷菑,平王室。 楚莊王侶元年 二十二 陳靈公平國元年 三十三 十五
612 匡王元年 十五六月辛丑,日蝕,齊伐我。 齊懿公商人元年 九我入蔡。 二十三 三十四晉伐我。莊侯薨。 六齊入我郛。 十六
611 十六 二不得民心。 三滅庸。 九襄夫人使衛伯殺昭公。弟鮑立。 二十四 蔡文侯申元年 十七
610 十七齊伐我。 三伐魯。 十一率諸侯平宋。 十一 宋文公鮑元年昭公弟。晉率諸侯平我。 二十五 十八
609 十八襄仲殺嫡,立庶子為宣公。 四公刖邴歜父而奪閻職妻,二人共殺公,立桓公子惠公。 十二 十二 二十六 十九
608 魯宣公俀元年魯立宣公,不正,公室卑。 齊惠公元元年取魯濟西之田。 十三趙盾救陳、宋,伐鄭。 秦共公和元年 六伐宋、陳,以倍我服晉故。 三楚、鄭伐我,以我倍楚故也。 二十七 二十與楚侵陳,遂侵宋。晉使趙盾伐我,以倍晉故。
607 甲寅 六匡王崩。 二王子成父敗長翟。 十四趙穿殺靈公,趙盾使穿迎公子黑诈于周,立之。趙氏賜公族。 四華元以羊羹故陷於鄭。 二十八 十一 二十一與宋師戰,獲華元。 十一
606 定王元年 晉成公黑诈元年伐鄭。 八伐陸渾,至雒,問鼎輕重。 五贖華元,亡歸。圍曹。 二十九 十二宋圍我。 二十二華元亡歸。 十二
605 九若敖氏為亂,滅之。伐鄭。 三十 十三 鄭靈公夷元年公子歸生以黿故殺靈公。 十三
604 三中行桓子荀林父救鄭,伐陳。 三十一 十楚伐鄭,與我平。晉中行桓子距楚,救鄭,伐我。 十四 鄭襄公堅元年靈公庶弟。楚伐我,晉來救。 十四
603 四與衛侵陳。 秦桓公元年 十一 三十二與晉侵陳。 十一晉、衛侵我。 十五 十五
602 十二 三十三 十二 十六 十六
601 八七月,日蝕。 六與魯伐秦,獲秦諜,殺之絳市,六日而蘇。 三晉伐我,獲諜。 十三伐陳,滅舒蓼。 三十四 十三楚伐我。 十一 十七 燕宣公元年
600 七使桓子伐楚。以諸侯師伐陳救鄭。成公薨。 十四伐鄭,晉郤缺救鄭,敗我。 十一 三十五 十四 十二 十八 五楚伐我,晉來救,敗楚師。
599 十四月,日蝕。 十公卒。崔杼有寵,高、國逐之,奔衛。 晉景公據元年與宋伐鄭。 十五 十二 衛穆公鸱元年齊崔杼來奔。 十五夏徵舒以其母辱,殺靈公。 十三 十九 六晉、宋、楚伐我。
598 十一 齊頃公無野元年 十六率諸侯誅陳夏徵舒,立陳靈公子午。 十三 陳成公午元年靈公太子。 十四 二十
597 甲子 十二 三救鄭,為楚所敗河上。 十七圍鄭,鄭伯肉袒謝,釋之。 十四伐陳。 十五 二十一 八楚圍我,我卑辭以解。
596 十一 十三 十八 十五 十六 二十二
595 十二 十四 五伐鄭。 十九圍宋,為殺使者。 十六殺楚使者,楚圍我。 十七 二十三文公薨。 十晉伐我。
594 十三 十五初稅畝。 六救宋,執解揚,有使節。秦伐我。 二十圍宋。五月,華元告子反以誠,楚罷。 十七華元告楚,楚去。 十八 曹宣公廬元年 十一佐楚伐宋,執解揚。
593 十四 十六 七隨會滅赤翟。 十一 二十一 十八 十九 十二
592 十五 十七日蝕。 七晉使郤克來齊,婦人笑之,克怒,歸去。 八使郤克使齊,婦人笑之,克怒歸。 十二 二十二 十九 二十文侯薨。 十三
591 十六 十八宣公薨。 八晉伐敗我。 九伐齊,質子彊,兵罷。 十三 二十三莊王薨。 二十 蔡景侯固元年 十四 十一
590 十七 魯成公黑肱元年春,齊取我隆。 十四 楚共王審元年 二十一 十五 十二
589 十八 二與晉伐齊,齊歸我汶陽,竊與楚盟。 十晉郤克敗公於鞍,虜逢丑父。 十一與魯、曹敗齊。 十五 二秋,申公巫臣竊徵舒母奔晉,以為邢大夫。冬,伐衛、魯,救齊。 二十二 十一穆公薨。與諸侯敗齊,反侵地。楚伐我。 十六 十三
588 十九 三會晉、宋、衛、曹伐鄭。 十一頃公如晉,欲王晉,晉不敢受。 十二始置六卿。率諸侯伐鄭。 十六 宋共公瑕元年 衛定公臧元年 十一 七伐鄭。 十七晉率諸侯伐我。 十四
587 甲戌 二十 四公如晉,晉不敬,公欲倍晉合於楚。 十二 十三魯公來,不敬。 十七 四子反救鄭。 十二 十八晉欒書取我氾。襄公薨。 十五
586 二十一定王崩。 十三 十四梁山崩。伯宗隱其人而用其言。 十八 五伐鄭,倍我故也。鄭悼公來訟。 十三 鄭悼公費元年公如楚訟。 燕昭公元年
585 簡王元年 十四 十五使欒書救鄭,遂侵蔡。 十九 十四 七晉侵我。 二悼公薨。楚伐我,晉使欒書來救。 吳壽夢元年
584 十五 十六以巫臣始通於吳而謀楚。 二十 七伐鄭。 十五 十一 鄭成公睔元年悼公弟也。楚伐我。 二臣巫來,謀伐楚。
583 十六 十七復趙武田邑。侵蔡。 二十一 十六 九晉伐我。 十二
582 十七頃公薨。 十八執鄭成公,伐鄭。秦伐我。 二十二伐晉。 九救鄭。冬,與晉成。 十七 十三 三與楚盟。公如晉,執公伐我。
581 十公如晉送葬,諱之。 齊靈公環元年 十九 二十三 十八 十一 十四 四晉率諸侯伐我。
580 十一 晉厲公壽曼元年 二十四與晉侯夾河盟,歸,倍盟。 十一 十九 十二 十五
579 十二 二十五 十二 二十 十三 十六
578 十三會晉伐秦。 四伐秦。 三伐秦至涇,敗之,獲其將成差。 二十六晉率諸侯伐我。 十三 十一晉率我伐秦。 十一 二十一 十四 十七晉率我伐秦。 七晉率我伐秦。
577 甲申 十四 二十七 十四 十二 十二定公薨。 二十二 十五 曹成公負芻元年
576 十五始與吳通,會鍾離。 五三郤讒伯宗,殺之,伯宗好直諫。 秦景公元年 十五許畏鄭,請徙葉。 十三華元奔晉,復還。 衛獻公衎元年 二十三 十六 二晉執我公以歸。 十一 十與魯會鍾離。
575 十一 十六宣伯告晉,欲殺季文子,文子得以義脫。 六敗楚鄢陵。 十六救鄭,不利。子反醉,軍敗,殺子反歸。 宋平公成元年 二十四 十七 十倍晉盟楚,晉伐我,楚來救。 十二 十一
574 十二 十七 十七 二十五 十八 十一 十三昭公薨。 十二
573 十三 十八成公薨。 八欒書中行偃殺厲公,立襄公曾孫,為悼公。 十八為魚石伐宋彭城。 三楚伐彭城,封魚石。 二十六 十九 十二與楚伐宋。 燕武公元年 十三
572 十四簡王崩。 魯襄公午元年圍宋彭城。 十晉伐我,使太子光質於晉。 晉悼公元年圍宋彭城。 十九侵宋,救鄭。 四楚侵我,取犬丘。晉誅魚石,歸我彭城。 五圍宋彭城。 二十七 二十 十三晉伐敗我,兵次洧上,楚來救。 十四
571 靈王元年生有髭。 二會晉城虎牢。 十一 二率諸侯伐鄭,城虎牢。 二十 二十八 二十一 十四成公薨。晉率諸侯伐我。 十五
570 十二 三魏絳辱楊干。 二十一使子重伐吳,至衡山。使何忌侵陳。 二十九倍楚盟,楚侵我。 二十二 鄭釐公惲元年 十六楚伐我。
569 四公如晉。 十三 四魏絳說和戎、狄,狄朝晉。 二十二伐陳。 三十楚伐我。成公薨。 二十三 十七
568 五季文子卒。 十四 二十三伐陳。 陳哀公弱元年 二十四 十八
567 甲午 十五 二十四 二十五 十一 十九
566 十六 十一 二十五圍陳。 十一 三楚圍我,為公亡歸。 二十六 十二 五子駟使賊夜殺釐公,詐以病卒赴諸侯。 二十
565 八公如晉。 十七 十二 二十六伐鄭。 十一 十二 二十七鄭侵我。 十三 鄭簡公嘉元年釐公子。 二十一
564 九與晉伐鄭,會河上,問公年十二,可冠,冠於衛。 十八與晉伐鄭。 九率齊、魯、宋、衛、曹伐鄭。秦伐我。 十三伐晉,楚為我援。 二十七伐鄭,師于武城,為秦。 十二晉率我伐鄭。 十三晉率我伐鄭。師曹鞭公幸妾。 二十八 十四晉率我伐鄭。 二誅子駟。晉率諸侯伐我,我與盟。楚怒,伐我。 二十二
563 九王叔奔晉。 十楚、鄭侵我西鄙。 十九令太子光、高厚會諸侯鍾離。 十率諸侯伐鄭。荀罃伐秦。 十四晉伐我。 二十八使子囊救鄭。 十三鄭伐我,衛來救。 十四救宋。 二十九 十五 三晉率諸侯伐我,楚來救。子孔作亂,子產攻之 十一 二十三
562 十一三桓分為三軍,各將軍。 二十 十一率諸侯伐鄭,秦敗我櫟。公曰:「吾用魏絳九合諸侯,」賜之樂。 十五我使庶長鮑伐晉救鄭,敗之櫟。 二十九與鄭伐宋。 十四楚、鄭伐我。 十五伐鄭。 三十 十六 四與楚伐宋,晉率諸侯伐我,秦來救。 十二 二十四
561 十一 十二公如晉。 二十一 十二 十六 三十 十五 十六 三十一 十七 十三 二十五壽夢卒。
560 十二 十三 二十二 十三 十七 三十一吳伐我,敗之。共王薨。 十六 十七 三十二 十八 十四 吳諸樊元年楚敗我。
559 十三 十四日蝕。 二十三衛獻公來奔。 十四率諸侯大夫伐秦,敗棫林。 十八晉諸侯大夫伐我,敗棫林。 楚康王昭元年共王太子出奔吳。 十七 十八孫文子攻公,公奔齊,立定公弟狄。 三十三 十九 十五 二季子讓位。楚伐我。
558 十四 十五日蝕。齊伐我。 二十四伐魯。 十五悼公薨。 十九 十八 衛殤公狄元年定公弟。 十一 三十四 二十 十六
557 甲辰 十五 十六齊伐我。地震。齊復伐我北鄙。 二十五伐魯。 晉平公彪元年我敗楚于湛阪。 二十 三晉伐我,敗湛阪。 十九 十二 三十五 二十一 十七
556 十六 十七齊伐我北鄙。 二十六伐魯。 二十一 二十伐陳。 三伐曹。 十三宋伐我。 三十六 二十二衛伐我。 十八
555 十七 十八與晉伐齊。 二十七晉圍臨淄。晏嬰。 三率魯、宋、鄭、衛圍齊,大破之。 二十二 五伐鄭。 二十一晉率我伐齊。 十四 三十七 二十三成公薨。 十一晉率我圍齊。楚伐我。 十九武公薨。
554 十八 十九 二十八廢光,立子牙為太子。光與崔杼殺牙自立。晉、衛伐我。 四與衛伐齊。 二十三 二十二 五晉率我伐齊。 十五 三十八 曹武公勝元年 十二子產為卿。 燕文公元年
553 十九 二十日蝕。 齊莊公元年 二十四 二十三 十六 三十九 十三
552 二十 二十一公如晉。日再蝕。 六魯襄公來。殺羊舌虎。 二十五 二十四 十七 四十 十四
551 二十一 二十二孔子生。 三晉欒逞來奔,晏嬰曰「不如歸之」。 七欒逞奔齊。 二十六 二十五 十八 四十一 十五
550 二十二 二十三 四欲遣欒逞入曲沃伐晉,取朝歌。 二十七 二十六 九齊伐我。 十九 四十二 十六 十一
549 二十三 二十四侵齊。日再蝕。 五畏晉通楚,晏子謀。 二十八 十一與齊通。率陳、蔡伐鄭救齊。 二十七 二十楚率我伐鄭。 四十三楚率我伐鄭。 十七范宣子為政。我請伐陳。 十二
548 二十四 二十五齊伐我北鄙,以報孝伯之師。 六晉伐我,報朝歌。崔杼以莊公通其妻,殺之,立其弟,為景公。 十伐齊至高唐,報太行之役。 二十九公如晉,盟不結。 十二吳伐我,以報舟師之役,射殺吳王。 二十八 十一 二十一鄭伐我。 四十四 十八伐陳,入陳。 燕懿公元年 十三諸樊伐楚,迫巢門,傷射以薨。
547 甲寅 二十五 二十六 齊景公杵臼元年如晉,請歸衛獻公。 十一誅衛殤公,復入獻公。 三十 十三率陳、蔡伐鄭。 二十九 十二齊、晉殺殤公,復內獻公。 二十二楚率我伐鄭。 四十五 十九楚率陳、蔡伐我。 吳餘祭元年
546 二十六 二十七日蝕。 二慶封欲專,誅崔氏,杼自殺。 十二 三十一 十四 三十 衛獻公衎後元年 二十三 四十六 二十
545 二十七 二十八公如楚。葬康王。 三冬,鮑、高、欒氏謀慶封,發兵攻慶封,慶封奔吳。 十三 三十二 十五康王薨。 三十一 二十四 四十七 二十一 四懿公薨。 三齊慶封來奔。
544 景王元年 二十九吳季札來觀周樂,盡知樂所為。 四吳季札來使,與晏嬰歡。 十四吳季札來,曰「晉政卒歸韓、魏、趙。」 三十三 楚熊郟敖元年 三十二 二十五 四十八 十一 二十二吳季札謂子產曰:政將歸子,子以禮,幸脫於厄矣。」 燕惠公元年齊高止來奔。 四守門閽殺餘祭。季札使諸侯。
543 三十 十五 三十四 三十三 衛襄公惡元年 二十六 四十九為太子取楚女,公通焉,太子殺公自立。 十二 二十三諸公子爭寵相殺,又欲殺子產,子成止之。
542 三十一襄公薨。 十六 三十五 三王季父圍為令尹。 三十四 二十七 蔡靈侯班元年 十三 二十四
541 魯昭公稠元年昭公年十九,有童心。 十七秦后子來奔。 三十六公弟后子奔晉,車千乘。 四令尹圍殺郟敖,自立為靈王。 三十五 二十八 十四 二十五
540 二公如晉,至河,晉謝還之。 八田無宇送女。 十八齊田無宇來送女。 三十七 楚靈王圍元年共王子,肘玉。 三十六 二十九 十五 二十六
539 九晏嬰使晉,見叔向,曰「齊政歸田氏。」叔向曰:「晉公室卑。」 十九 三十八 三十七 三十 十六 二十七夏,如晉。冬,如楚。 六公欲殺公卿立幸臣,公卿誅幸臣,公恐,出奔齊。
538 四稱病不會楚。 二十 三十九 三夏,合諸侯宋地,盟。伐吳朱方,誅慶封。冬,報我,取三城。 三十八 六稱病不會楚。 三十一 十七稱病不會楚。 二十八子產曰:三國不會。 十楚誅慶封。
537 甲子 十一 二十一秦后子歸秦。 四十公卒。后子自晉歸。 四率諸侯伐吳。 三十九 三十二 十八 二十九 十一楚率諸侯伐我。
536 十二公如晉,請伐燕,入其君。 二十二齊景公來,請伐燕,入其君。 秦哀公元年 五伐吳,次乾谿。 四十 三十三 十九 三十 九齊伐我。 十二楚伐我,次乾谿。
535 七季武子卒。日蝕。 十三入燕君。 二十三入燕君。 六執芋尹亡人入章華。 四十一 九夫人姜氏無子。 三十四 二十 三十一 燕悼公元年惠公歸至卒。 十三
534 十一 八公如楚,楚留之。賀章華臺。 十四 二十四 七就章華臺,內亡人實之。滅陳。 四十二 衛靈公元年 三十五弟招作亂,哀公自殺。 二十一 三十二 十四
533 十二 十五 二十五 八弟棄疾將兵定陳。 四十三 陳惠公吳元年哀公孫也。楚來定我。 二十二 三十三 十五
532 十三 十六 二十六春,有星出婺女。七月,公薨。 四十四平公薨。 十一 二十三 三十四 十六
531 十四 十一 十七 晉昭公夷元年 十醉殺蔡侯,使棄疾圍之。棄疾居之,為蔡侯。 宋元公佐元年 十二靈侯如楚,楚殺之,使棄疾居之,為蔡侯。 二十四 三十五 十七
530 十五 十二朝晉至河,晉謝之歸。 十八公如晉。 十一王伐徐以恐吳,次乾谿。民罷於役,怨王。 五公如晉,朝嗣君。 蔡侯廬元年景侯子。 二十五 三十六公如晉。 吳餘昧元年
529 十六 十三 十九 十二棄疾作亂自立,靈王自殺。復陳、蔡。 五楚平王復陳,立惠公。 二楚平王復我,立景侯子廬。 二十六 鄭定公寧元年
528 十七 十四 二十 楚平王居元年共王子,抱玉。 二十七 燕共公元年
527 甲戌 十八后太子卒。 十五日蝕。公如晉,晉留之葬,公恥之。 二十一 二王為太子取秦女,好,自取之。 曹平公須元年
526 十九 十六 二十二 六公卒。六卿彊,公室卑矣。 十一 吳僚元年
525 二十 十七五月朔,日蝕。彗星見辰。 二十三 晉頃公去疾元年 十二 四與吳戰。 五火,欲禳之,子產曰:不如脩德。 二與楚戰。
524 二十一 十八 二十四 十三 八火。 十一火。 十火。 四平公薨。 六火。 五共公薨。
523 二十二 十九地震。 二十五 十四 十二 十一 曹悼公午元年 燕平公元年
522 二十三 二十齊景公與晏子狩,入魯問禮。 二十六獵魯界,因入魯。 十五 七誅伍奢、尚,太子建奔宋,伍胥奔吳。 十公毋信。詐殺諸公子。楚太子建來奔,見亂,之鄭。 十三 十二 九平侯薨。靈侯孫東國殺平侯子而自立。 八楚太子建從宋來奔。 五伍員來奔。
521 二十四 二十一公如晉至河,晉謝之,歸。日蝕。 二十七 十六 八蔡侯來奔。 十一 十四 十三 蔡悼侯東國元年奔楚。
520 二十五 二十二日蝕。 二十八 六周室亂,公平亂,立敬王。 十七 十二 十五 十四
519 敬王元年 二十三地震。 二十九 十八 十吳伐敗我。 十三 十六 十五吳敗我兵,取胡、沈。 十一楚建作亂,殺之。 八公子光敗楚。
518 二十四⒧鵒來巢。 三十 十九 十一吳卑梁人爭桑,伐取我鍾離。 十四 十七 十六 蔡昭侯申元年悼侯弟。 十二公如晉,請內王。
517 甲申 二十五公欲誅季氏,三桓氏攻公,公出居鄆。 三十一 二十 十二 十五 十八 十七 十三
516 二十六齊取我鄆以處公。 三十二彗星見。晏子曰:「田氏有德於齊,可畏。」 十知櫟、趙鞅內王於王城。 二十一 十三欲立子西,子西不肯。秦女子立,為昭王。 宋景公頭曼元年 十九 十八 十四 十一
515 二十七 三十三 十一 二十二 楚昭王珍元年誅無忌以說眾。 二十 十九 十五 十二公子光使專諸殺僚,自立。
514 二十八公如晉,求入,晉弗聽,處之乾侯。 三十四 十二六卿誅公族,分其邑。各使其子為大夫。 二十三 二十一 二十 曹襄公元年 十六 吳闔閭元年
513 二十九公自乾侯如鄆。齊侯曰:主君。公恥之,復之乾侯。 三十五 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二 二十一 鄭獻公蠆元年 十一
512 三十 三十六 十四頃公薨。 二十五 四吳三公子來奔,封以扞吳。 二十三 二十二 十二 三三公子奔楚。
511 三十一日蝕。 三十七 晉定公午元年 二十六 五吳伐我六、潛。 二十四 二十三 十三 四伐楚六、潛。
510 十晉使諸侯為我築城。 三十二公卒乾侯。 三十八 二率諸侯為周築城。 二十七 二十五 二十四 五平公弟通殺襄公自立。 十四
509 十一 魯定公宋元年昭公喪自乾侯至。 三十九 二十八 七囊瓦伐吳,敗我豫章。蔡侯來朝。 二十六 二十五 十朝楚,以裘故留。 曹隱公元年 十五 六楚伐我,迎擊,敗之,取楚之居巢。
508 十二 四十 二十九 二十七 二十六 十一 十六
507 甲午 十三 四十一 三十 九蔡昭侯留三歲,得裘,故歸。 二十八 二十七 十二與子常裘,得歸,如晉,請伐楚。 十七
506 十四與晉率諸侯侵楚。 四十二 六周與我率諸侯侵楚。 三十一楚包胥請救。 十吳、蔡伐我,入郢,昭王亡。伍子胥鞭平王墓。 十一 二十九與蔡爭長。 二十八 十三與衛爭長。楚侵我,吳與我伐楚,入郢。 十八 九與蔡伐楚,入郢。
505 十五 五陽虎執季桓子,與盟,釋之。日蝕。 四十三 三十二 十一秦救至,吳去,昭王復入。 十二 三十 陳懷公柳元年 十四 曹靖公路元年 十九
504 十六王子朝之徒作亂故,王奔晉。 四十四 三十三 十二吳伐我番,楚恐,徙鄀。 十三 三十一 十五 十魯侵我。 燕簡公元年 十一伐楚,取番。
503 十七劉子迎王,晉入王。 七齊伐我。 四十五侵衛。伐魯。 九入周敬王。 三十四 十三 十四 三十二齊侵我。 十六 十一 十二
502 十八 八陽虎欲伐三桓,三桓攻陽虎,虎奔陽關。 四十六魯伐我。我伐魯。 十伐衛。 三十五 十四子西為民泣,民亦泣,蔡昭侯恐。 十五 三十三晉、魯侵伐我。 四公如吳,吳留之,因死吳。 十七 四靖公薨。 十二 十三陳懷公來,留之,死於吳。
501 十九 九伐陽虎,虎奔齊。 四十七囚陽虎,虎奔晉。 十一陽虎來奔。 三十六哀公薨。 十五 十六陽虎來奔。 三十四 陳湣公越元年 十八 曹伯陽元年 十三獻公薨。 十四
500 二十 十公會齊侯於夾谷。孔子相。齊歸我地。 四十八 十二 秦惠公元年彗星見。 十六 十七 三十五 十九 鄭聲公勝元年鄭益弱。 十五
499 二十一 十一 四十九 十三 二生躁公、懷公、簡公。 十七 十八 三十六 二十 三國人有夢眾君子立社宮,謀亡曹,振鐸請待公孫彊,許之。 十六
498 二十二 十二齊來歸女樂,季桓子受之,孔子行。 五十遺魯女樂。 十四 十八 十九 三十七伐曹。 二十一 四衛伐我。 十七
497 甲辰 二十三 十三 五十一 十五趙鞅伐范、中行。 十九 二十 三十八孔子來,祿之如魯。 二十二 十八
496 二十四 十四 五十二 十六 二十 二十一 三十九太子蒯聵出奔。 六孔子來。 二十三 六公孫彊好射,獻鴈,君使為司城,夢者子行。 五子產卒。 十九伐越,敗我,傷闔閭指,以死。
495 二十五 十五定公薨。日蝕。 五十三 十七 二十一滅胡。以吳敗,我倍之。 二十二鄭伐我。 四十 二十四 六伐宋。 吳王夫差元年
494 二十六 魯哀公將元年 五十四伐晉。 十八趙鞅圍范、中行朝歌。齊、衛伐我。 二十二率諸侯圍蔡。 二十三 四十一伐晉。 八吳伐我。 二十五楚伐我,以吳怨故。 十一 二伐越。
493 二十七 五十五輸范、中行氏粟。 十九趙鞅圍范、中行,鄭來救,我敗之。 二十三 二十四 四十二靈公薨。蒯聵子輒立。晉納太子蒯聵于戚。 二十六畏楚,私召吳人,乞遷于州來,州來近吳。 八救范、中行氏,與趙鞅戰於鐵,敗我師。 十二
492 二十八 三地震。 五十六 二十 二十四 二十五孔子過宋,桓魋惡之。 衛出公輒元年 二十七 十宋伐我。 燕獻公元年
491 二十九 五十七乞救范氏。 二十一趙鞅拔邯鄲、柏人,有之。 十惠公薨。 二十五 二十六 十一 二十八大夫共誅昭侯。 十一
490 三十 五十八景公薨。立嬖姬子為太子。 二十二趙鞅敗范中行,中行奔齊。伐衛。 秦悼公元年 二十六 二十七 三晉伐我,救范氏故。 十二 蔡成侯朔元年 十二 十一
489 三十一 齊晏孺子元年田乞詐立陽生,殺孺子。 二十三 二十七救陳,王死城父。 二十八伐曹。 十三吳伐我,楚來救。 十三宋伐我。 十二 七伐陳。
488 三十二 七公會吳王于繒。吳徵百牢,季康子使子貢謝之。 齊悼公陽生元年 二十四侵衛。 楚惠王章元年 二十九侵鄭,圍曹。 五晉侵我。 十四 十四宋圍我,鄭救我。 十三 八魯會我繒。
487 甲寅 三十三 八吳為邾伐我,至城下,盟而去。齊取我三邑。 二伐魯,取三邑。 二十五 二子西召建子勝於吳,為白公。 三十曹倍我,我滅之。 十五 十五宋滅曹,虜伯陽。 十四 九伐魯。
486 三十四 二十六 三伐陳,陳與吳故。 三十一鄭圍我,敗之于雍丘。 十六倍楚,與吳成。 十五圍宋,敗我師雍丘,伐我。
485 三十五 十與吳伐齊。 四吳、魯伐我。鮑子殺悼公,齊人立其子壬為簡公。 二十七使趙鞅伐齊。 四伐陳。 三十二伐鄭。 八孔子自陳來。 十七 十六 十一與魯伐齊救陳。誅五員。
484 三十六 十一齊伐我。冉有言,故迎孔子,孔子歸。 齊簡公元年魯與吳敗我。 二十八 三十三 九孔子歸魯。 十八 十七 十二與魯敗齊。
483 三十七 十二與吳會橐皋。用田賦。 二十九 六白公勝數請子西伐鄭,以父怨故。 三十四 十公如晉,與吳會橐皋。 十九 十八宋伐我。 十三與魯會橐皋。
482 三十八 十三與吳會黃池。 三十與吳會黃池,爭長。 七伐陳。 三十五鄭敗我師。 十一 二十 十九敗宋師。 十一 十四與晉會黃池。
481 三十九 十四西狩獲麟。衛出公來奔。 四田常殺簡公,立其弟驁,為平公,常相之,專國權。 三十一 三十六 十二父蒯聵入,輒出亡。 二十一 二十 十二 十五
480 四十 十五子服景伯使齊,子貢為介,齊歸我侵地。 齊平公驁元年景公孫也。齊自是稱田氏。 三十二 十一 三十七熒惑守心,子韋曰「善。」 衛莊公蒯聵元年 二十二 十一 二十一 十三 十六
479 四十一 十六孔子卒。 三十三 十二 十白公勝殺令尹子西,攻惠王。葉公攻白公,白公自殺。惠王復國。 三十八 二十三楚滅陳,殺湣公。 十二 二十二 十四 十七
478 四十二 十七 三十四 十三 十一 三十九 三莊公辱戎州人,戎州人與趙簡子攻莊公,出奔。 十三 二十三 十五 十八越敗我。
477 甲子 四十三敬王崩。 十八二十七卒。 四二十五卒。 三十五三十七卒。 十四卒,子厲共公立。 十二五十七卒。 四十六十四卒。 衛君起元年石傅逐起出,輒復入。 十四十九卒 二十四三十八卒。 十六二十八卒。 十九二十三卒。

太史公曰:儒者斷其義,馳說者騁其辭,不務綜其終始;歷人取其年月,數家隆於神運,譜諜獨記世謚,其辭略,欲一觀諸要難。於是譜十二諸侯,自共和訖孔子,表見春秋、國語學者所譏盛衰大指著于篇,為成學治古文者要刪焉。


《史記》六國年表

太史公讀秦記,至犬戎敗幽王,周東徙洛邑,秦襄公始封為諸侯,作西畤用事上帝,僭端見矣。《禮》曰:「天子祭天地,諸侯祭其域內名山大川。」今秦雜戎翟之俗,先暴戾,後仁義,位在藩臣而臚於郊祀,君子懼焉。及文公踰隴,攘夷狄,尊陳寶,營岐雍之閒,而穆公修政,東竟至河,則與齊桓、晉文中國侯伯侔矣。是後陪臣執政,大夫世祿,六卿擅晉權,征伐會盟,威重於諸侯。及田常殺簡公而相齊國,諸侯晏然弗討,海內爭於戰功矣。三國終之卒分晉,田和亦滅齊而有之,六國之盛自此始。務在彊兵并敵,謀詐用而從衡短長之說起。矯稱蜂出,誓盟不信,雖置質剖符猶不能約束也。秦始小國僻遠,諸夏賓之,比於戎翟,至獻公之後常雄諸侯。論秦之德義不如魯衛之暴戾者,量秦之兵不如三晉之彊也,然卒并天下,非必險固便形勢利也,蓋若天所助焉。

或曰「東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孰」。夫作事者必於東南,收功實者常於西北。故禹興於西羌,湯起於亳,周之王也以豐鎬伐殷,秦之帝用雍州興,漢之興自蜀漢。

秦既得意,燒天下詩書,諸侯史記尤甚,為其有所刺譏也。詩書所以復見者,多藏人家,而史記獨藏周室,以故滅。惜哉,惜哉!獨有秦記,又不載日月,其文略不具。然戰國之權變亦有可頗采者,何必上古。秦取天下多暴,然世異變,成功大。傳曰「法後王」,何也?以其近己而俗變相類,議卑而易行也。學者牽於所聞,見秦在帝位日淺,不察其終始,因舉而笑之,不敢道,此與以耳食無異。悲夫!

余於是因秦記,踵春秋之後,起周元王,表六國時事,訖二世,凡二百七十年,著諸所聞興壞之端。後有君子,以覽觀焉。

公元前
476
周元王元年。 秦厲共公元年。 魏獻子。衛出公輒後元年。 韓宣子 趙簡子。四十二。 楚惠王章十三年。吳伐我。 燕獻公十七年。 齊平公驁五年。
475 二。蜀人來賂。 晉定公卒。 四十三 十四。越圍吳,吳怨。 十八
474 晉出公錯元年。 四十四 十五 十九 七。越人始來。
473 四十五 十六。越滅吳。 二十
472 五。楚人來賂。 四十六 十七。蔡景侯卒。 二十一 九。晉知伯瑤來伐我。
471 六。義渠來賂。綿諸乞援。 四十七 十八。蔡聲侯元年。 二十二
470 七。彗星見。 衛出公飲,大夫不解襪,公怒,即攻公,公奔宋。 四十八 十九。王子英奔秦。 二十三 十一
469 四十九 二十 二十四 十二
468 定王元年。。 五十 二十一 二十五 十三
467 十。庶長將兵拔魏城。彗星見。 五十一 二十二。魯哀公卒。 二十六 十四
466 十一 五十二 二十三。魯悼公元年。三桓勝,魯如小侯。 二十七 十五
465 十二 五十三 二十四 二十八 十六
464 十三 知伯伐鄭,駟桓子如齊求救。 五十四。知伯謂簡子,欲廢太子襄子,襄子怨知伯。 二十五 燕孝公元年 十七。救鄭,晉師去。中行文子謂田常:「乃今知所以亡。」
463 十四。晉人、楚人來賂。 鄭聲公卒。 五十五 二十六 十八
462 十五 鄭哀公元年。 五十六 二十七 十九
461 十六。塹阿旁。伐大荔。補龐戲城。 五十七 二十八 二十
460 十七 五十八 二十九 二十一
459 十八 五十九 三十 二十二
458 十一 十九 六十 三十一 二十三
457 十二 二十。公將師與綿諸戰。 襄子。元年未除服,登夏屋,誘代王,以金斗殺代王。封伯魯子周為代成君。 三十二。蔡聲侯卒。 二十四
456 十三 二十一 晉哀公忌元年。 三十三。蔡元侯元年。 二十五
455 十四 二十二 衛悼公黔元年。 三十四 齊宣公就匝元年。
454 十五 二十三 四。與智伯分范、中行地。 三十五 十一
453 十六 二十四 魏桓子敗智伯于晉陽。 韓康子敗智伯于晉陽。 五。襄子敗智伯晉陽,與魏、韓三分其地。 三十六 十二
452 十七 二十五。晉大夫智開率其邑來奔。 三十七 十三
451 十八 二十六。左庶長城南鄭。 三十八 十四 五。宋景公卒。。
450 十九 二十七 衛敬公元年。 三十九。蔡侯齊元年。 十五 六。宋昭公元年。
449 二十 二十八。越人來迎女。 四十 燕成公元年
448 二十一 二十九。晉大夫智寬率其邑人來奔。 四十一
447 二十二 三十 十一 四十二。楚滅蔡。
446 二十三 三十一 十二 四十三
445 二十四 三十二 十三 四十四。滅杞。杞,夏之後。 十一
444 二十五 三十三。伐義渠,虜其王。 十四 四十五 十二
443 二十六 三十四。日蝕,晝晦。星見。 十五 四十六 十三
442 二十七 秦躁公元年 十六 四十七 十四
441 二十八 二。南鄭反。 十七 四十八 十五
440 考王元年。 十八 四十九 十六
439 十九 五十 十一 十七
438 二十 五十一 十二 十八
437 晉幽公柳元年。服韓、魏。 二十一 五十二 十三 十九
436 二十二 五十三 十四 二十
435 八。六月,雨雪。日、月蝕。 二十三 五十四 十五 二十一
434 二十四 五十五 十六 二十二
433 二十五 五十六 燕湣公元年 二十三
432 十一 二十六 五十七 二十四
431 十二 衛昭公元年。 二十七 楚簡王仲元年。滅莒。 二十五
430 十一 十三。義渠伐秦,侵至渭陽。 二十八 二十六
429 十二 十四 二十九 三。魯悼公卒。 二十七
428 十三 秦懷公元年。生靈公。 三十 四。魯元公元年。 二十八
427 十四 三十一 二十九
426 十五 三十二 三十
425 威烈王元年。。 四。庶長晁殺懷公。太子蚤死,大臣立太子之子,為靈公。 衛悼公亹元年。 三十三。襄子卒。 三十一
424 秦靈公元年。生獻公。 魏文侯斯元年。 韓武子元年。 趙桓子元年。 三十二
423 二。鄭幽公元年。韓殺之。 趙獻侯元年 十一 三十三
422 三。作上下畤。 三。鄭立幽公子,為繻公,元年。 十二 三十四
421 十一 十三 三十五
420 五。魏誅晉幽公,立其弟止。 十二 十四 三十六
419 六。晉烈公止元年。魏城少梁。 十三 十五 三十七
418 七。與魏戰少梁。 十四 十六 三十八
417 八。城塹河瀕。初以君主妻河。 八。復城少梁。 十五 十七 三十九
416 十六 十八 四十
415 十一 十。補龐,城籍姑。靈公卒,立其季父悼子,是為簡公。 十七 十九 四十一
414 十二 秦簡公元年 十一。衛慎公元年。 十一 十。中山武公初立。 十八 二十 四十二
413 十三 二。與晉戰,敗鄭下。 十二 十二 十一 十九 二十一 四十三。伐晉,毀黃城,圍陽狐。
412 十四 十三。公子擊圍繁龐,出其民。 十三 十二 二十 二十二 四十四。伐魯、莒及安陽。
411 十五 十四 十四 十三。城平邑。 二十一 二十三 四十五。伐魯,取都。
410 十六 五。日蝕。 十五 十五 十四 二十二 二十四 四十六
409 十七 六。初令吏帶劍。 十六。伐秦,築臨晉、元里。 十六 十五 二十三 二十五 四十七
408 十八 七。塹洛,城重泉。初租禾。 十七。擊守中山。伐秦至鄭,還築洛陰、合陽。 韓景侯虔元年。伐鄭,取雍丘。鄭城京。 趙烈侯籍元年。魏使太子伐中山。 二十四。簡王卒。 二十六 四十八。取魯郕。
407 十九 十八。文侯受經子夏。過段干木之閭常式。 二。鄭敗韓于負黍。 楚聲王當元年。魯穆公元年 二十七 四十九。與鄭會于西城。伐衛,取毌。
406 二十 十九 二十八 五十
405 二十一 二十。卜相,李克、翟璜爭。 二十九 五十一。田會以廩丘反。
404 二十二 十一 二十一 三十 齊康公貸元年
403 二十三。九鼎震。 十二 二十二。初為侯。 六。初為侯。 六。初為侯。 五。魏、韓、趙始列為諸侯。 三十一 二。宋悼公元年。
402 二十四 十三 二十三 七。烈侯好音,欲賜歌者田,徐越侍以仁義,乃止。 六。盜殺聲王。 燕釐公元年
401 安王元年。 十四。伐魏,至陽狐。 二十四。秦伐我,至陽狐。 楚悼王類元年
400 十五 二十五。太子罃生。 九。鄭圍陽翟。 二。三晉來伐我,至乘丘。
399 三。王子定奔晉。 秦惠公元年。 二十六。虢山崩,壅河。 韓烈侯元年。 趙武公元年 三。歸榆關于鄭。
398 二十七 二。鄭殺其相駟子陽。 四。敗鄭師,圍鄭。鄭人殺子陽。
397 三。日蝕。 二十八 三。(鄭人殺君)三月,盜殺韓相俠累。
396 二十九 四。鄭相子陽之徒殺其君繻公。
395 五。伐綿諸。 三十 五。鄭康公元年。 十。宋休公元年。
394 三十一 六。救魯。鄭負黍反。 十一。伐魯,取最。
393 三十二。伐鄭,城酸棗。 九。伐韓,取負黍。 十二
392 三十三。晉孝公傾元年。 十一 十三
391 十一 九。伐韓宜陽,取六邑。 三十四 九。秦伐宜陽,取六邑。 十一 十二 十四
390 十二 十。與晉戰武城。縣陝。 三十五。齊伐取襄陵。 十二 十三 十五。魯敗我平陸。
389 十三 十一。太子生。 三十六。秦侵陰晉。 十一 十一 十三 十四 十六。與晉、衛會濁澤。
388 十四 十二 三十七 十二 十二 十四 十五 十七
387 十五 十三。蜀取我南鄭。 三十八 十三 十三 十五 十六 十八
386 十六 秦出公元年。 魏武侯。。元年。襲邯鄲,敗焉。 韓文侯元年 趙敬侯元年。武公子朝作亂,奔魏。 十六 十七 十九。田常曾孫田和始列為諸侯。遷康公海上,食一城。
385 十七 二。庶長改迎靈公太子,立為獻公。誅出公。 二。城安邑、王垣。 二。伐鄭,取陽城。伐宋,到彭城,執宋君。 十七 十八 二十。伐魯,破之。田和卒。
384 十八 秦獻公元年。 十八 十九 二十一。田和子桓公午立。
383 十九 二。城櫟陽。 四。魏敗我兔臺。 十九 二十 二十二
382 二十 三。日蝕,晝晦。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三
381 二十一 四。孝公生。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四
380 二十二 七。伐齊,至桑丘。 七。伐齊,至桑丘。鄭敗晉。 七。伐齊,至桑丘。 楚肅王臧元年 二十三 二十五。伐燕,取桑丘。
379 二十三 六。初縣蒲、藍田、善明氏。 八。襲衛,不克。 二十四 二十六。康公卒,田氏遂并齊而有之。太公望之後絕祀。
378 二十四 九。翟敗我澮。伐齊,至靈丘。 九。伐齊,至靈丘。 九。伐齊,至靈丘。 二十五 齊威王因元年。自田常至威王,威王始以齊彊天下。
377 二十五 十。晉靜公俱酒元年。 四。蜀伐我茲方。 二十六
376 二十六 十一。魏、韓、趙滅晉,絕無後。 韓哀侯元年。分晉國。 十一。分晉國。 五。魯共公元年。 二十七 三。三晉滅其君。
375 烈王元年。 十。日蝕。 十二 二。滅鄭。康公二十年滅,無後。 十二 二十八
374 十一。縣櫟陽。 十三 趙成侯元年 二十九
373 十二 十四 三十。敗齊林孤。 六。魯伐入陽關。晉伐到鱄陵。
372 十三 十五。衛聲公元年。敗趙北藺。 三。伐衛,取都鄙七十三。魏敗我藺。 燕桓公元年 七。宋辟公元年。
371 十四 十六。伐楚,取魯陽。 六。韓嚴殺其君。 十。魏取我魯陽。
370 十五 惠王元年 莊侯元年。 五。伐齊于甄。魏敗我懷。 十一 九。趙伐我甄。
369 十六。民大疫。日蝕。 二。敗韓馬陵。 二。魏敗我馬陵。 六。敗魏涿澤,圍惠王。 楚宣王良夫元年 十。宋剔成元年。
368 顯王元年。 十七。櫟陽雨金,四月至八月。 三。齊伐我觀。 七。侵齊,至長城。 十一。伐魏取觀。趙侵我長城。
367 十八 十二
366 十九。敗韓、魏洛陰。 五。與韓會宅陽。城武都。 十三
365 二十 六。伐宋,取儀臺。 十四
364 五。賀秦。 二十一。章蟜與晉戰石門,。。斬首六萬,天子賀。 十一 十五
363 二十二 十二 十六
362 二十三。與魏戰少梁,虜其太子。 九。與秦戰少梁,虜我太子。 九。魏敗我于澮。大雨三月。 十三。魏敗我于澮。 十一 十七
361 秦孝公元年。彗星見西方。 十。取趙皮牢。衛成侯元年。 十四 燕文公元年 十八
360 九。致胙于秦。 二。天子致胙。 十一 十一 十五 十九
359 十二。星晝墮,有聲。 十二 十六 十一 二十
358 十一 十三 韓昭侯元年。秦敗我西山。 十七 十二 二十一。鄒忌以鼓琴見威王。
357 十二 十四。與趙會鄗。 二。宋取我黃池。魏取我朱。 十八。趙孟如齊。 十三。君尹黑迎女秦。 二十二。封鄒忌為成侯。
356 十三 十五。魯、衛、宋、鄭侯來。 十九。與燕會阿。與齊、宋會平陸。 十四 二十三。與趙會平陸。
355 十四 七。與魏王會杜平。 十六。與秦孝公會杜平。侵宋黃池,宋復取之。 二十 十五 二十四。與魏會田於郊。
354 十五 八。與魏戰元里,斬首七千,取少梁。 十七。與秦戰元里,秦取我少梁。 二十一。魏圍我邯鄲。 十六 二十五
353 十六 十八。邯鄲降。齊敗我桂陵。 六。伐東周,取陵觀、廩丘。 二十二。魏拔邯鄲。 十七 二十六。敗魏桂陵。
352 十七 十。衛公孫鞅為大良造,伐安邑,降之。 十九。諸侯圍我襄陵。築長城,塞固陽。 二十三 十八。魯康公元年 二十七
351 十八 十一。城商塞。衛鞅圍固陽,降之。 二十。歸趙邯鄲。 八。申不害相。 二十四。魏歸邯鄲,與魏盟漳水上。 十九 十一 二十八
350 十九 十二。初聚小邑為三十一縣,令。為田開阡陌。 二十一。與秦遇彤。 二十五 二十 十二 二十九
349 二十 十三。初為縣,有秩史。 二十二 十。韓姬弒其君悼公。 趙肅侯元年。 二十一 十三 三十
348 二十一 十四。初為賦。 二十三 十一。昭侯如秦。 二十二 十四 三十一
347 二十二 十五 二十四 十二 三。公子范襲邯鄲,不勝,死。 二十三 十五 三十二
346 二十三 十六 二十五 十三 二十四 十六 三十三。殺其大夫牟辛。
345 二十四 十七 二十六 十四 二十五 十七 三十四
344 二十五。諸侯會。 十八 二十七。丹封名會。丹,魏大臣。 十五 二十六 十八 三十五。田忌襲齊,不勝。
343 二十六。致伯秦。 十九。城武城。從東方牡丘來歸。天子致伯。 二十八 十六 二十七。魯景公偃元年。 十九 三十六
342 二十七 二十。諸侯畢賀。會諸侯于澤。朝天子。 二十九。中山君為相。 十七 二十八 二十 齊宣王辟彊元年
341 二十八 二十一。馬生人。 三十。齊虜我太子申,殺將軍龐涓。 十八 二十九 二十一 二。敗魏馬陵。田忌、田嬰、田馊將,孫子為師。
340 二十九 二十二。封大良造商鞅。 三十一。秦商君伐我,虜我公子卬。 十九 三十 二十二 三。與趙會,伐魏。
339 三十 二十三。與晉戰岸門。 三十二。公子赫為太子。 二十 十一 楚威王熊商元年 二十三
338 三十一 二十四。(秦)大荔圍合陽。孝公薨。商君反,死彤地。 三十三。衛鞅亡歸我,我恐,弗內。 二十一 十二 二十四
337 三十二 秦惠文王元年。楚、韓、趙、蜀人來。 三十四 二十二。申不害卒。 十三 二十五
336 三十三。賀秦。 二。天子賀。行錢。宋太丘社亡。 三十五。孟子來,王問利國,對曰:「君不可言利。」 二十三 十四 二十六 七。與魏會平阿南。
335 三十四 三。王冠。拔韓宜陽。 三十六 二十四。秦拔我宜陽 十五 二十七 八。與魏會于甄。
334 三十五 四。天子致文武胙。魏夫人來。 魏襄王元年。與諸侯會徐州,以相王。 二十五。旱。作高門,屈宜臼曰「昭侯不出此門。」 十六 二十八。蘇秦說燕。 九。與魏會徐州,諸侯相王。
333 三十六 五。陰晉人犀首為大良造。 二。秦敗我彫陰。 二十六。高門成,昭侯卒,不出此門。 十七 七。圍齊于徐州。 二十九 十。楚圍我徐州。
332 三十七 六。魏以陰晉為和,命曰寧秦。 三。伐趙。衛平侯元年。 韓宣惠王元年 十八。齊、魏伐我,我決河水浸之。 燕易王元年 十一。與魏伐趙。
331 三十八 七。義渠內亂,庶長操將兵定之。 十九 十二
330 三十九 八。魏入河西地于秦。 五。與秦河西地少梁。秦圍我焦、曲沃。 二十 十三
329 四十 九。度河,取汾陰、皮氏。圍焦,降之。與魏會應。 六。與秦會應。秦取汾陰、皮氏。 二十一 十一。魏敗我陘山。 十四
328 四十一 十。張儀相。公子桑圍蒲陽,降之。魏納上郡。 七。入上郡于秦。 二十二 楚懷王槐元年 十五。宋君偃元年。
327 四十二 十一。義渠君為臣。歸魏焦、曲沃。 八。秦歸我焦、曲沃。 二十三 十六
326 四十三 十二。初臘。會龍門。 二十四 十七
325 四十四 十三。四月戊午,君為王。 八。魏敗我韓舉。 趙武靈王元年。魏敗我趙護。 十八
324 四十五 相張儀將兵取陝。初更元年 十一。衛嗣君元年。 二。城鄗。 十九
323 四十六 二。相張儀與齊、楚會齧桑。 十二 十。君為王。 六。敗魏襄陵。 十。君為王。 齊湣王地元年
322 四十七 三。張儀免相,相魏。 十三。秦取曲沃。平周女化為丈夫。 十一 四。與韓會區鼠。 十一
321 四十八 十四 十二 五。取韓女為夫人。 十二 三。封田嬰於薛。
320 慎靚王元年。 五。王北遊戎地,至河上。 十五 十三 燕王噲元年 四。迎婦于秦。
319 十六 十四。秦來擊我,取鄢。 十。城廣陵。
318 七。五國共擊秦,不勝而還。 魏哀王元年。擊秦不勝。 十五。擊秦不勝。 八。擊秦不勝。 十一。擊秦不勝。 三。擊秦不勝。 六。宋自立為王。
317 八。與韓、趙戰,斬首八萬。張儀復相。 二。齊敗我觀澤。 十六。秦敗我脩魚,得將軍申差。 九。與韓、魏擊秦。齊敗我觀澤。 十二 七。敗魏、趙觀澤。
316 九。擊蜀,滅之。取趙中都、西陽。 十七 十。秦取我中都、西陽。 十三 五。君讓其臣子之國,顧為臣。
315 十八 十一。秦敗我將軍英。 十四
314 周赧王元年。。 十一。侵義渠,得二十五城。 五。秦拔我曲沃,歸其人。走犀首岸門。 十九 十二 十五。魯平公元年。 七。君噲及太子相子之皆死。
313 十二。樗里子擊藺陽,虜趙將。公子繇通封蜀。 六。秦來立公子政為太子。與秦王會臨晉。 二十 十三。秦拔我藺,虜將趙莊。 十六。張儀來相。 十一
312 十三。庶長章擊楚,斬首八萬。 七。擊齊,虜聲子於濮。與秦擊燕。 二十一。我秦攻楚,圍景座。 十四 十七。秦敗我將屈饨。 九。燕人共立公子平。 十二
311 十四。蜀相殺蜀侯。 八。圍衛。 韓襄王元年 十五 十八 燕昭王元年 十三
310 秦武王元年。誅蜀相壯。張儀、魏章皆出之魏。 九。與秦會臨晉。 十六。吳廣入女,生子何,立為惠王后。 十九 十四
309 二。初置丞相,樗里子、甘茂為丞相。 十。張儀死。 十七 二十 十五
308 十一。與秦會應。 四。與秦會臨晉。秦擊我宜陽。 十八 二十一 十六
307 四。拔宜陽城,斬首六萬。涉河,城武遂。 十二。太子往朝秦。 五。秦拔我宜陽,斬首六萬。 十九。初胡服。 二十二 十七
306 秦昭襄王元年 十三。秦擊皮氏,未拔而解。 六。秦復與我武遂。 二十 二十三 十八
305 二。彗星見。桑君為亂,誅。 十四。秦武王后來歸。 二十一 二十四。秦來迎婦。 十九
304 十一 十五 二十二 二十五。與秦王會黃觉,秦復歸我上庸。 二十
303 十二 四。彗星見。 十六。秦拔我蒲阪、晉陽、封陵。 九。秦取武遂。 二十三 二十六。太子質秦。 二十一
302 十三 五。魏王來朝。 十七。與秦會臨晉,復歸我蒲阪。 十。太子嬰與秦王會臨晉,因至咸陽而歸。 二十四 二十七 二十二
301 十四 六。蜀反,司馬錯往誅蜀守煇,定蜀。日蝕,晝晦。伐楚。 十八。與秦擊楚。 十一。秦取我穰。與秦擊楚。 二十五。趙攻中山。惠后卒。 二十八。秦、韓、魏、齊敗我將軍唐眛於重丘。 十一 二十三。與秦擊楚,使公子將,大有功。
300 十五 七。樗里疾卒。擊楚,斬首三萬。魏冉為相。 十九 十二 二十六 二十九。秦取我襄城,殺景缺。 十二 二十四。秦使涇陽君來為質。
299 十六 八。楚王來,因留之。 二十。與齊王會于韓。 十三。齊、魏王來。立咎為太子。 二十七 三十。王入秦。秦取我八城。 十三 二十五。涇陽君復歸秦。薛文入相秦。
298 十七 二十一。與齊、韓共擊秦于函谷。河、渭絕一日。 十四。與齊、魏共擊秦。 趙惠文王元年。以公子勝為相,封平原君。 楚頃襄王元年。秦取我十六城 十四 二十六。與魏、韓共擊秦。孟嘗君歸相齊。
297 十八 十。楚懷王亡之趙,趙弗內。 二十二 十五 二。楚懷王亡來,弗內。 十五 二十七
296 十九 十一。彗星見。復與魏封陵。 二十三 十六。(與齊魏擊秦)秦與我武遂和。 三。懷王卒于秦,來歸葬。 十六 二十八
295 二十 十二。樓緩免。穰侯魏冉為丞相。 魏昭王元年。秦尉錯來擊我襄。 韓釐王咎元年 四。圍殺主父。與齊、燕共滅中山。 四。魯文公元年。 十七 二十九。佐趙滅中山。
294 二十一 十三。任鄙為漢中守。 二。與秦戰,我不利。 十八 三十。田甲劫王,相薛文走。
293 二十二 十四。白起擊伊闕,斬首二十四萬。 三。佐韓擊秦,秦敗我兵伊闕。 三。秦敗我伊闕,斬首二十四萬,虜將喜。 十九 三十一
292 二十三 十五。魏冉免相。 七。迎婦秦。 二十 三十二
291 二十四 十六 五。秦拔我宛城。 二十一 三十三
290 二十五 十七。魏入河東四百里。 六。芒卯以詐見重。 六。與秦武遂地方二百里。 二十二 三十四
289 二十六 十八。客卿錯擊魏,至軹,取城大小六十一。 七。秦擊我。取城大小六十一。 二十三 三十五
288 二十七 十九。十月為帝,十二月復為王。任鄙卒。 十一。秦拔我桂陽。 十一 二十四 三十六。為東帝二月,復為王。
287 二十八 二十 九。秦拔我新垣、曲陽之城。 十二 十二 二十五 三十七
286 二十九 二十一。魏納安邑及河內。 十。宋王死我溫。 十。秦敗我兵夏山。 十三 十三 二十六 三十八。齊滅宋。
285 三十 二十二。蒙武擊齊。 十一 十一 十四。與秦會中陽。 十四。與秦會宛。 二十七 三十九。秦拔我列城九。
284 三十一 二十三。尉斯離與韓、魏、燕、趙共擊齊,破之。 十二。與秦擊齊濟西。與秦王會西周。 十二。與秦擊齊濟西。與秦王會西周。 十五。取齊昔陽。 十五。取齊淮北。 二十八。與秦、三晉擊齊,燕獨入至臨菑,取其寶器。 四十。五國共擊湣王,王走莒。
283 三十二 二十四。與楚會穰。 十三。秦拔我安城,兵至大梁而還。 十三 十六 十六。與秦王會穰。 二十九 齊襄王法章元年
282 三十三 二十五 十四。大水。衛懷君元年。 十四。與秦會兩周閒。 十七。秦拔我兩城。 十七 三十
281 三十四 二十六。魏冉復為丞相。 十五 十五 十八。秦拔我石城。 十八 三十一
280 三十五 二十七。擊趙,斬首三萬。地動,壞城。 十六 十六 十九。秦敗我軍,斬首三萬。 十九。秦擊我,與秦漢北及上庸地。 三十二
279 三十六 二十八 十七 十七 二十。與秦會黽池,藺相如從。 二十。秦拔衝、西陵。 三十三 五。殺燕騎劫。
278 三十七 二十九。白起擊楚,拔郢,更東至竟陵,以為南郡。 十八 十八 二十一 二十一。秦拔我郢,燒夷陵,王亡走陳。 燕惠王元年
277 三十八 三十。白起封為武安君。 十九 十九 二十二 二十二。秦拔我巫、黔中。
276 三十九 三十一 魏安釐王元年。秦拔我兩城。封弟公子無忌為信陵君。 二十 二十三 二十三。秦所拔我江旁反秦。
275 四十 三十二 二。秦拔我兩城,軍大梁下,韓來救,與秦溫以和。 二十一。暴鳶救魏,為秦所敗,走開封。 二十四 二十四
274 四十一 三十三 三。秦拔我四城,斬首四萬。 二十二 二十五 二十五
273 四十二 三十四。白起擊魏華陽軍,芒卯走,得三晉將,斬首十五萬。 四。與秦南陽以和。 二十三 二十六 二十六 十一
272 四十三 三十五 五。擊燕。 韓桓惠王元年 二十七 二十七。擊燕。魯頃公元年。 十二
271 四十四 三十六 二十八。藺相如攻齊,至平邑。 二十八 燕武成王元年 十三
270 四十五 三十七 三。秦擊我閼與城,不拔。 二十九。秦攻韓閼與。趙奢將擊秦,大敗之,賜號曰馬服。 二十九 十四。秦、楚擊我剛壽。
269 四十六 三十八 三十 三十 十五
268 四十七 三十九 九。秦拔我懷城。 三十一 三十一 十六
267 四十八 四十。太子質於魏者死,歸葬芷陽。 三十二 三十二 十七
266 四十九 四十一 十一。秦拔我廩丘。 三十三 三十三 十八
265 五十 四十二。宣太后薨。安國君為太子。 十二 趙孝成王元年。秦拔我三城。平原君相。 三十四 七。齊田單拔中陽。 十九
264 五十一 四十三 十三 九。秦拔我陘。城汾旁。 三十五 齊王建元年
263 五十二 四十四。(秦)攻韓,取南陽。 十四 十。秦擊我太行。 三十六
262 五十三 四十五。(秦)攻韓,取十城。 十五 十一 楚考烈王元年。秦取我州。黃歇為相。
261 五十四 四十六。王之南鄭。 十六 十二 五。使廉頗拒秦於長平。 十一
260 五十五 四十七。白起破趙長平,殺卒四十五萬。 十七 十三 六。使趙括代廉頗將。白起破括四十五萬。 十二
259 五十六 四十八 十八 十四 十三
258 五十七 四十九 十九 十五 十四
257 五十八 五十。王齕、鄭安平圍邯鄲,及齕還軍,拔新中。 二十。公子無忌救邯鄲,秦兵解去。 十六 九。秦圍我邯鄲,楚、魏救我。 六。春申君救趙。 燕孝王元年
256 五十九。。赧王卒。 五十一 二十一。韓、魏、楚救趙新中,秦兵罷。 十七。秦擊我陽城,救趙新中。 七。救趙新中。
255 五十二。。取西周。王稽棄市。 二十二 十八 十一 八。取魯,魯君封於莒。
254 五十三 二十三 十九 十二 燕王喜元年 十一
253 五十四 二十四 二十 十三 十。徙於鉅陽。 十二
252 五十五 二十五。衛元君元年。 二十一 十四 十一 十三
251 五十六 二十六 二十二 十五。平原君卒。 十二。柱國景伯死。 四。伐趙,趙破我軍,殺栗腹。 十四
250 秦孝文王元年。 二十七 二十三 十六 十三 十五
249 秦莊襄王楚元年。。蒙驁取成皋、滎陽。初置三川郡。呂不韋相。取東周。 二十八 二十四。秦拔我成皋、滎陽。 十七 十四。楚滅魯,頃公遷卞,為家人,絕祀。 十六
248 二。蒙驁擊趙榆次、新城、狼孟,得三十七城。日蝕。 二十九 二十五 十八 十五。春申君徙封於吳。 十七
247 三。王齮擊上黨。初置太原郡。魏公子無忌率五國卻我軍河外,蒙驁解去, 三十。無忌率五國兵敗秦軍河外。 二十六。秦拔我上黨。 十九 十六 十八
246 始皇帝元年。擊取晉陽,作鄭國渠。 三十一 二十七 二十。秦拔我晉陽。 十七 十九
245 三十二 二十八 二十一 十八 二十
244 三。蒙驁擊韓,取十三城。王齮死。 三十三 二十九。秦拔我十三城。 趙悼襄王偃元年 十九 十一 二十一
243 四。七月,蝗蔽天下。百姓納粟千石,拜爵一級。 三十四。信陵君死。 三十 二。太子從質秦歸。 二十 十二。趙拔我武遂、方城。 二十二
242 五。蒙驁取魏酸棗二十城。初置東郡。 魏景湣王元年。秦拔我二十城。 三十一 三。趙相、魏相會柯,盟。 二十一 十三。劇辛死於趙。 二十三
241 六。五國共擊秦。 二。秦拔我朝歌。衛從濮陽徙野王。 三十二 二十二。王東徙壽春,命曰郢。 十四 二十四
240 七。彗星見北方西方。夏太后薨。蒙驁死。 三。秦拔我汲。 三十三 二十三 十五 二十五
239 八。嫪毐封長信侯。 三十四 二十四 十六 二十六
238 九。彗星見,竟天。嫪毐為亂,遷其舍人于蜀。彗星復見。 五。秦拔我垣、蒲陽、衍。 韓王安元年 二十五。李園殺春申君。 十七 二十七
237 十。相國呂不韋免。齊、趙來,置酒。太后入咸陽。大索。 八。入秦,置酒。 楚幽王悼元年 十八 二十八。入秦,置酒。
236 十一。呂不韋之河南。王翦擊鄴、閼與,取九城。 九。秦拔我閼與、鄴,取九城。 十九 二十九
235 十二。發四郡兵助魏擊楚。呂不韋卒。復嫪毐舍人遷蜀者。 八。秦助我擊楚。 趙王遷元年。 三。秦、魏擊我。 二十 三十
234 十三。桓齮擊平陽,殺趙扈輒,斬首十萬,因東擊。趙王之河南。彗星見。 二。秦拔我平陽,敗扈輒,。斬首十萬。 二十一 三十一
233 十四。桓齮定平陽、武城、宜安。韓使非來,我殺非。韓王請為臣。 三。秦拔我宜安。 二十二 三十二
232 十五。興軍至鄴。軍至太原。取狼孟。 十一 四。秦拔我狼孟、鄱吾,。軍鄴。 二十三。太子丹質於秦,亡來歸。 三十三
231 十六。置麗邑。發卒受韓南陽。 十二。獻城秦。 八。秦來受地。 五。地大動。 二十四 三十四
230 十七。內史騰擊得韓王安,盡取其地,置潁川郡。華陽太后薨。 十三 九。秦虜王安,秦滅韓。 二十五 三十五
229 十八 十四。衛君角元年。 二十六 三十六
228 十九。王翦拔趙,虜王遷邯鄲。帝太后薨。 十五 八。秦王翦虜王遷邯鄲。公子嘉自立為代王。 十。幽王卒,弟郝立,為哀王。三月,負芻殺哀王。 二十七 三十七
227 二十。燕太子使荊軻刺王,覺之。王翦將擊燕。 魏王假元年 代王嘉元年 楚王負芻元年。負芻,哀王庶兄。 二十八。太子丹使荊軻刺秦王,秦伐我。 三十八
226 二十一。王賁擊楚。 二。秦大破我,取十城。 二十九。秦拔我薊,得太子丹。王徙遼東。 三十九
225 二十二。王賁擊魏,得其王假,盡取其地。 三。秦虜王假。 三十 四十
224 二十三。王翦、蒙武擊破楚軍,殺其將項燕。 四。秦破我將項燕。 三十一 四十一
223 二十四。王翦、蒙武破楚,虜其王負芻。 五。秦虜王負芻。秦滅楚。 三十二 四十二
222 二十五。王賁擊燕,虜王喜。又擊得代王嘉。五月,天下大酺。 六。秦將王賁虜王嘉,秦滅趙。 三十三。秦虜王喜,拔遼東,秦滅燕。 四十三
221 二十六。王賁擊齊,虜王建。初并天下,立為皇帝。 四十四。秦虜王建。秦滅齊。
220 二十七更命河為「德水」。為金人十二。命民曰「黔首」。同天下書。分為三十六郡。
219 二十八為阿房宮。之衡山。治馳道。帝之琅邪,道南郡入。為太極廟。賜戶三十,爵一級。
218 二十九郡縣大索十日。帝之琅邪,道上黨入。
217 三十
216 三十一更命臘曰「嘉平」。賜黔首里六石米二羊,以嘉平。大索二十日。
215 三十二帝之碣石,道上郡入。
214 三十三遣諸逋亡及賈人贅婿略取陸梁,為桂林、南海、象郡,以適戍。西北取戎為三十四縣。築長城河上,蒙恬將三十萬。
213 三十四適治獄不直者築長城。取南方越地。覆獄故失。
212 三十五為直道,道九原,通甘泉。
211 三十六徙民於北河、榆中,耐徙三處,拜爵一級。石畫下東郡,有文言「地分。」
210 三十七十月,帝之會稽、琅邪,還至沙丘崩。子胡亥立,為二世皇帝。殺蒙恬。道九原入。復行錢。
209 二世元年十月戊寅,大赦罪人。十一月,為兔園。十二月,就阿房宮。其九月,郡縣皆反。楚兵至戲,章邯擊卻之。出衛君角為庶人。
208 二將軍章邯、長史司馬欣、都尉董翳追楚兵至河。誅丞相斯、去疾,將軍馮劫。
207 三趙高反,二世自殺,高立二世兄子嬰。子嬰立,剌殺高,夷三族。諸侯入秦,嬰降,為項羽所殺。尋誅羽,天下屬漢。

《史記》三代世表

太史公曰:五帝、三代之記,尚矣。自殷以前諸侯不可得而譜,周以來乃頗可著。孔子因史文次春秋,紀元年,正時日月,蓋其詳哉。至於序尚書,則略無年月;或頗有,然多闕,不可錄。故疑則傳疑,蓋其慎也。

余讀諜記,黃帝以來皆有年數。稽其曆譜終始五德之傳,古文咸不同,乖異。夫子之弗論次其年月,豈虛哉!於是以五帝擊諜、尚書集世紀皇帝以來訖共和為世表。

帝王世國號

(zhuān)()

()(喾)屬

堯屬

舜屬

夏屬

殷屬

周屬

黃帝號有熊。

黃帝生昌意。

皇帝生玄囂。

黃帝生昌意。

皇帝生玄囂。

帝顓頊,黃帝孫。起黃帝,至顓頊三世,號高陽。

昌意生顓頊。為高陽氏。

玄囂生(jiǎo)極。

昌意生顓頊。顓頊生窮蟬。

昌意生顓頊。

玄囂生蟜極。蟜極生高辛。

帝俈,黃帝曾孫。起黃帝,至帝俈四世。號高辛。

蟜極生高辛,為帝俈。

蟜極生高辛,高辛生放勛。

窮蟬生敬康。敬康生(gōu)望。

高辛生(xiè)(契)。

高辛生后稷,為周祖。

帝堯。起黃帝,至俈子五世。號唐。

放勛為堯。

句望生蟜牛。蟜牛生 ( ) 叟。

禼為殷祖。

后稷生不(zhú)

帝舜,黃帝玄孫之玄孫,號虞。

瞽叟生重華,是為帝舜。

顓頊生(gǔn)。鯀生文命。

禼生昭明。

不窋生鞠。

帝禹,黃帝耳孫,號夏。

文命是為禹。

昭明生相土。

鞠生公劉。

帝啓,伐有扈,作甘誓。

相土生昌若。

公劉生慶節。

帝太康。

昌若生曹()。曹圉生冥。

慶節生皇僕。皇僕生差弗。

帝仲康,太康弟。

冥生振。

差弗生毀渝。毀渝生公非。

帝相。

振生微。微生報丁。

公非生高圉。高圉生亞圉。

帝少康。

報丁生報乙。報乙生報丙。

亞圉生公孫類。

帝予。

報丙生主壬。主壬生主癸。

公孫類生太王(dǎn)父。

帝槐。

主癸生天乙,是為殷湯。

亶父生季歷。季歷生文王昌。益易卦。

帝芒。

文王昌生武王發。

帝泄。

帝不降。

(jiōng)。不降弟。

(jǐn)

帝孔甲,不降子。好鬼神,淫亂,不好德,二龍去。

帝皋。

帝發。

帝履癸,是為桀。從禹至桀十七世。從黃帝至桀二十世。

殷湯代夏氏。從黃帝至湯十七世。

帝外丙。湯太子太丁蚤卒,故立次弟外丙。

帝仲壬,外丙弟。

帝太甲,故太子太丁子。淫伊尹放之桐宮。三年,悔過自責,伊尹乃迎之復位。

帝沃丁。伊尹卒。

帝太庚,沃丁弟。

帝小甲,太庚弟。殷道衰,諸侯或不至。

帝雍己,小甲弟。

弟太戊,雍己弟。

以桑榖生,稱中宗。

帝中丁。

帝外壬,中丁弟。

帝河亶甲,外壬弟。

帝祖乙。

帝祖辛。

帝沃甲,祖辛弟。

帝祖丁,祖辛子。

帝南庚,沃甲子。

帝陽甲,祖丁子。

帝盤庚,陽甲弟。

徙河南。

帝小辛,盤庚弟。

帝小乙,小辛弟。

帝武丁。雉升鼎耳(gòu)。得傳說。稱高宗。

帝祖庚。

帝甲,祖庚弟。淫。

帝廩辛。

帝庚丁,廩辛弟。

殷徙河北。

帝武乙。慢神震死。

帝太丁。

帝乙。殷益衰。

帝辛,是為紂。弒。從湯至紂二十九世。從黃帝至紂四十六世。

周武王代殷。從黃帝至武王十九世。

成王誦。

魯 周公旦 初封,武王弟。

齊 太公尚 初封,文王武王師。

晉 唐叔虞 初封,武王子。

秦 惡來, 助紂。父飛廉,有力。

楚 熊繹 初封。繹父()熊,事文王。

宋 微子啓 初封,紂庶兄。

衛 康叔 初封,武王弟。

陳 胡公滿 初封,堯之後。

蔡 叔度 初封,武王弟。

曹 叔振鐸 初封,武王弟。

燕召公(shì) 初封,周同姓。

康王釗。

魯公伯禽。

丁公呂伋。

晉侯燮。

女防。

熊乂。

微仲,啓弟。

康伯。

申公。

蔡仲。

九世至惠侯。

昭王瑕。南巡不返。不赴,諱之。

考公。

乙公。

武侯。

旁皋。

(dàn)

宋公。

孝伯。

相公。

蔡伯。

太伯。

穆王滿。作甫刑。荒服不至。

煬公,考公弟。

癸公。

成侯。

大几。

熊勝。

丁公。

嗣伯。

孝公。

宮侯。

仲君。

恭王伊扈。

幽公。

哀公。

厲侯。

大駱。

熊煬。

湣公,丁公弟。

( jié ) 伯。

慎公。

厲侯。

宮伯。

懿王堅。周道衰,詩人作刺。

魏公。

胡公。

靖侯。

非子。

熊渠。

煬公,湣公弟。

靖伯。

幽公。

武侯。

孝伯。

孝王方,懿王弟。

厲公。

獻公弒胡公。

秦侯。

熊無康。

厲公。

貞伯。

釐公。

夷伯。

夷王燮,懿王子。

獻公,厲公弟。

武公。

公伯。

( zhé ) 紅。

釐公。

頃侯。

厲王胡。以惡問過亂,出奔,遂死于彘。

真公。

秦仲。

熊延,紅弟。

釐侯。

共和,二伯行政。

武公,真公弟。

熊勇。


韩语字母表

韩语字母似乎没有日语五十音图那样一目了然的东西,所以发音成了我学习韩语的第一道难关。这里整理了一个对我来说比较容易记忆的表格。


eu i a eo o u ae e
ui ya yeo yo yu yae ye
oe wi wa weo wae we

g d b s j r n m
k t p ch h
kk tt pp ss jj -

k
t
p
l
n
m
ng

和日语一样,使用罗马字输入是最简单的。这里我使用了macOS提供的「工振厅罗马字」布局方案。

macOS的韩语输入法


《高铁风云录》 & 《大国速度》

@高铁见闻 所著的《大国速度:中国高铁崛起之路》一书,最初在微博上看到的时候并不以为意。4月21日,当当搞200-100的活动,就顺手把这本书连同《高铁风云录》一起买了回来。

劳动节带着《高铁风云录》去了上海,然而并没有什么时间看,而且也是坐飞机来回的。回来后用坐地铁和城际的空隙,断断续续把这两本书读完了。

我和铁路的一些事情

我和高铁的缘分还是比较奇妙的。我从小没出过远门,直到上了高中,从安阳远到郑州求学。这时选择的交通工具,就是动车。从来没有做过火车,连火车站都没去过,和任何轨道交通都没有接触过的我,居然坐的第一辆轨道交通就是动车。当时是2010年夏天,我还不能理解这辆车意味着什么。现在想起来,真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很不幸,作为穷学生,除了刚开始的两次动车,后来的三年高中生活,都是坐K字头或者T字头火车往返的。而且往返也很少,一年只有两个学期的最多三次往返。我对这新式的交通工具的认识,只停留在2011年7月23日的甬温线动车事故——去翻我那个时期的微博,居然是空空如也。事到如今,也无法追忆当时的具体态度了。

我在高中期间,最关注的其实是那时候开建的郑州地铁一号线。那时候从学校往返火车站,每次经过二七广场就能看到挖地铁的场景——那也基本上是我对地铁最大的认识和期待了。后来高中毕业地铁才开通,对地铁有了兴趣,这是后话。

起初,铁路第六次大提速的时候,还只有D字头的动车,跑在老线路和老火车站间。等我坐上第一辆G字头,已经是2015年10月了。这第一次坐高铁,其实是一次事故。国庆节期间去广州和深圳逛漫展,期间也坐了一回广深城际——这是第一次坐城际铁路。本来买好的往返车票都是Z字头,可悲剧的是,我在深圳玩得过于兴奋,一时间没算好到火车站的距离。于是我达成了第一次没赶上火车的成就。那怎么办,后天还要上班。看了看阿里旅行显示的余票,心想索性坐一回高铁试试吧——记录显示,这趟车是G74。第二天早上,又是差点没起来,强行打车跑去了深圳北站,在差几分钟的情况下赶上了人生第一次高铁。7小时后,到达郑州东站。花钱买速度,原计划18小时的行程压缩了一半,价格却不止翻了个番。第一次坐高铁,第一次落脚郑州东站,当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和我后来第一次坐飞机一样,虽然意义重大,但是仔细回想起来,却没有什么激动的。

真正对铁路产生兴趣,是2016年8月的日本之旅期间。在这之前,我对郑州的地铁建设已经有了浓厚的兴趣,去北上广深武渝旅游的同时也注意了这些城市的轨道交通。然而,这些都比不上一张JR Pass带给我的体验。在飞日本之前停留了三天香港,体验了一把香港机场快线的海底隧道。到了日本,除了刚开始的秋叶原之旅,剩下的日子基本都靠着JR Pass在浪。这张小小的蓝色券,用了两周,被我用的皱巴巴的,字迹和边角也磨损了。这条东海道新干线东始东京,经品川、新横滨、小田原、热海、三岛、新富士、静冈、挂川、滨松、丰桥、三河安城,中过名古屋,经岐阜羽岛、米原,西至京都和新大阪。在日期间,我乘坐了数十次东海道新干线往返东西日本,不仅坐过「ひかり」和「こだま」,甚至有次因为没赶上末班车强行坐了倒数第二班的「のぞみ」。就这样,新干线成为了我在日本旅行最大的收获,新干线便当成为了我至今怀念的美味——虽然它其实又贵又不好吃。

这两本书讲了什么

很遗憾,这两本书很多内容都是重复的,甚至是一字未改照搬过来。虽然在看第一本的时候觉得很不错,但是第二本读起来就有很多眼熟的文字和段落了。

第一本书讲了铁路的历史,英国、法国、德国、美国和日本的发达国家铁路史。关于铁路的历史,我注意到一点。日本十河信二建立新干线的过程,和中国刘志军建设高铁的历程,有很多相似之处。具体我不多说了,不过很显然的一点是,这种耗资庞大的系统工程,在触及了很多既得利益群体的蛋糕上马的情况下,即便是先进生产力的推动者,最后领导者落得一个不好的结果,也许是历史的必然吧。很多时候我都能从铁路爱好者中感受到他们对刘志军结局的不满,当我了解了这段历史的时候,一种“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的感情涌了上来。当然,我不是为刘跨越喊冤,在现代法律之下,他无疑罪有应得;然而,如果放宽到世界历史长河来讲,说刘跨越功在千秋,也绝非虚言。我从书中的一些文字中看出来,刘志军的下台,直接导致了高铁降速。就我不专业的看法来说,高铁降速调图,也间接导致了甬温线动车事故的发生。所以说历史是有必然性的,事故的发生和后来的政策调整,也都是建设社会主义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嘛。

第一本书后半部分和第二本书讲的都是中国的高铁建设史,第二本书相当于第一本书后两章的扩充。作者提出了五个阶段:

  1. 萌芽时代,1990-1998。京沪高铁的建设争论,磁悬浮和轮轨路线的争论。
  2. 青铜时代,1999-2002。秦沈客专和国产动车组。
  3. 黄金时代,2003-2010。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建设和动车技术引进。
  4. 英雄时代,2011-2013。刘志军下台、动车事故和高铁降速。
  5. 白银时代,2013-今天。恢复和扩展。

关于磁浮和轮轨的争论,我是有切身体会的。大概在小学时候,有一段时间在《红树林》这样的儿童刊物上和报纸上,大量刊载了关于磁悬浮的报道和文章。当时连火车都没见过我过,在电视上看到上海磁悬浮的时候,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直到2016年6月我去上海,飞机降落上海浦东机场,从机场坐磁悬浮到龙阳路去参加CP18。蓝色的车座和略显陈旧的设施,唤起了我儿时的记忆。坐上去想了想,怪不得最后磁浮派败了,这上海试验线简直就是用事实说话——造价高、运费贵、不稳定。注定在这些年不会成为主流的磁悬浮,作为上海著名旅游景点,可能也是不错的归宿吧。另一边日本的磁浮试验线,好像也咕咕了很久了。

在我第一次看到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规划的时候,八横八纵已经横空出世了。去年12月,我也在网络上直接见证了郑徐高铁的开通。就在眼前的建设成果,也不由得令我有些激动。当然,我还会持续关注中国的高速铁路建设。虽然我刚刚从书中简单知道了几个动车型号,就拿起了尘封已久的《中华铁道少女》(还是去年CP上入的日文版)看着几个早就应该认识的铁道娘傻笑。如果不是看书,我也不会知道中车就是南车和北车合并的结果。

昨天在从市区回家的末班城际地铁上看这本书,一位年轻人对这本书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并提出要翻翻看。我和他简单交流了下,知道了他是负责维护铁路线路的。下车之后,我心想,如果我能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建设之中,该多好啊。可惜我只能是“外行看热闹”的程度。

对于铁道,对于作为一个“铁道宅”,以至于想要成为铁道从业者,我恐怕还只是年轻得不够班啊。


Saki萌战应援本、闹萌网站开源

CP20结束,放出场贩所售两本源文件。

《Saki萌战应援》本,A4大小,183页。《东山奈央最萌大赛》,A4大小,27页。项目源代码地址:

https://github.com/kingfree/saimoe

都为LaTeX排版,编译方式:

1
2
xelatex 2014 # Saki萌战应援 => 2014.pdf
xelatex 2017 # 东山奈央最萌大赛 => 2017.pdf

封面在cover/目录下,为PDF格式,可以用Adobe Illustrator CC直接打开。


另外,闹萌网站(nao.toyama.moe)也一并开源,项目地址:

https://github.com/kingfree/naomoe

网站为简单的Laravel/PHP项目。